谈谈德国的文学论坛


对德国作家来说,受邀参加朗诵会是件很正常的事。对此感兴趣的人们聚在一起听作家朗诵新作,常常一听就是一个小时。在德国,大家对此习以为常。但法国或英美作家会感觉很陌生,因为他们没有这种“经典”方式的朗诵会,只有签售会,最多谈论一下新作。

在德国很多地方都会举办朗诵会:书店、剧院、学术协会、中小学或俱乐部。20世纪八十年代年中期,新兴的文学馆成为文学活动的理想平台。1986年柏林建成首家文学馆,接着许多大中城市相继建立文学馆。“文学馆”一词几年前才被收入杜登字典,但是这个概念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个品牌。它的影响巨大。2005年,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建立文学馆,在名称中直接引入德语词“Literaturhaus”。这是标志着一个概念已经自然而然地代表了特定的含义。

至今为止,德语区有十五家文学馆以及相应的文学机构——柏林(文学馆和LCB文学学会)、慕尼黑、哥廷根、威斯巴登、罗斯托克、汉堡、科隆、斯图加特、莱比锡、格拉茨、萨尔斯堡、苏黎世和巴塞尔——加入了文学馆的网站(http://www.literaturhaus.net),以加强自身的重要性,安排朗诵会行程和其他活动,颁发每年的文学馆奖项。德法电视台Arte是网站的媒体伙伴。

各类文学作品的汇集地
文学馆尽管紧密联系,但是自主运作且各有侧重。它们有两个共同理念:一方面,文学馆要确立在各自城市中的文学中心地位,并通过举办国内外活动引起更广泛的关注。另一方面,所有文学馆都要以远离市场的经济规律为已任,为将质量置于纯商业销售之上、不一味迎合主流的文学开路。换言之,文学馆要顾及被忽视的、处于边缘的作品,让观众关注一些使用实验性先锋性的形式涉足新领域、也许不能一下子被人理解的作家及文章。另外,很多文学馆不仅关注新作,还举办“文学史之夜”,回顾那些作品可能被遗忘的作家。

克里斯蒂娜•威斯(Christina Weiss)是汉堡文学馆的第一位馆长,后担任文化部长。她当时就坚信:“文学馆是各种形式的文学作品的汇集地,包含当代文学和过去文学的所有。”重点是“汇集”一词。每个文学馆都要将自己作为汇集地,作为文学交流、文化及美学讨论的平台。只举办知名作家的朗诵会还不够,要成为多样化文学生活的中心。所以一些大的文学馆设有餐厅和书店,为人们相聚在一起,也为朗诵会后的交流提供了便利。

幸好人们不能用数学方法计算或“证明”文学的好坏,这让文学馆的工作充满吸引力,也解释了文学馆提供的文学作品虽然有一致的方向,却很丰富多彩。人们可能因各自的理解,对小说和诗歌的质量高低有不一样的意见。馆长并不会解答美学判断的相关问题,相反他们会优先邀请来访者一起探讨文学作品的成败。

文学总是需要年轻的力量。因此,许多文学馆专门为青少年准备了各种活动。只要能读书,就有机会在文学馆中感受文学的魅力。除了为六岁以上的小读者提供下午的文学活动,有些文学馆还为新一代作家安排写作工作坊或者创作课程。参与者可以在名师指导下,逐步地学习写作技巧。可以看到,文学馆活动不仅是新作展示——当然这也可能很重要。做客文学馆的作家代表了同时代的文学生活以及德国文化的多样性。因此这也不难理解,文学馆会定期参与国内重要的文化讨论,或者邀请参加过专家论坛的嘉宾。如果场地允许,比如在斯图加特、柏林或慕尼黑,文学馆还为个别作家或重要的文学主题安排展览。

精神食粮的赞助者
举办大量的文学活动自然需要用钱,因此财政问题是文学馆工作的重要部分。虽然有国家的资助,比如汉堡文学馆每年预算的五分之一左右来自汉堡市文化部的补贴,但是文学馆还是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满足增长的开支:付给作家报酬、报销差旅费或是维护保养建筑。

有的文学馆,如慕尼黑文学馆以基金会的方式运行,其余的则依靠协会及其成员。当然也不乏私人赞助者,他们知道,文学不仅是日常工作的装饰品,更是关系(文化)民族福祉的不可或缺的“食粮”。德语区的文学馆每年都需要寻找经费来支持项目和机构运行。最重要的是出资者不能试图影响项目的主题。当然,文学馆乐于接受基金会的建议和其他的支持,共同开展项目。不过,保持项目工作的独立性对维护文学馆的声誉十分重要。有些行为需要抵制,比如邀请某些作家参加文学之夜,只因为出版社给了赞助——这样的诱惑也许很大。“文学馆”这一品牌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独立性和自主性。

汉堡文学馆在阿尔斯特河畔一幢美丽的19世纪的别墅内。这里每年举办大约120场文学活动,旨在展示对文学新趋势、陌生演讲形式、创新的开放接受——即使某些在以后可能被证实是错的。不过,开放不等于随意。文学馆项目的确定也包括排除不合适的内容。也就是说,文学馆的决策者也是“守门人”。他们做出评判、排除、否定、阻止或者拒绝。他们并不对所有人或事开放,他们帮助制定规则,拒绝一批心怀不满的、在美学评判上和馆长有分歧的人(包括作家和出版社)。

身在城市中,心怀全世界
大都市的文学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所在城市的社会生活。它们尝试报道有争议的重大话题。移民运动使整个欧洲发生巨变。汉堡是港口城市,又被称作“通往世界之门”,因此常需处理移民潮引发的有关现象。汉堡文学馆也在努力增强国际化定位。文学是外来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文学传播的任务包括展示这种多样性——在考虑美学重要性的前提下。

文化、文学与城市的紧密程度与历史传统有关。比如两德统一后,柏林成功地吸引了大批作家,为文学发展提供了一方沃土。反之,汉堡一直以来都被视作不热衷于艺术的城市。作为贸易城市,尽管人们乐于见到文化机构蓬勃发展,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积极推动文化机构并为它们自豪。逐步改变这一现状是汉堡文学馆的日常任务之一。

来访者平均年龄较高,他们的社会身份也很难代表整个(汉堡)社会。这些是许多文化机构要面对的事实。固定访客们期望文学活动能够体现当代文学生活,在满足他们的同时还急需开拓新路。具体来说,比如在“中小学小说创作”项目中(www.schulhausroman.de),汉堡中学生与经验丰富的作家一起,创作自己的故事和文学形象——该项目的举办地常设在所谓的问题地区的学校中,在那些地区艺术很少得到关注。通过这种方式接触忽视文学馆及其活动的年轻人。这种多样化的努力不限于儿童和青少年文学。向其他形式的艺术及其代表机构开放也同样重要。多年来,汉堡文学馆一直与汉堡艺术馆合作。比如“描述图像”系列,他们邀请作家选择艺术馆中的一幅画作进行阐释,之后开展讨论。

越执着地推行这种跨界,人们才越有可能注意到这些形式,甚至可以获得汉堡之外的关注。传统的朗诵会也许无法再给整个文学生活新的推动力。因此有必要不断开发新方式,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吸引区域外的注意。

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2010至2014年,汉堡文学馆每年组织为期两天的“汉堡邂逅”。每次到场的作家和文学评论家约有30名。他们讨论最具争议的美学问题,私下之间轻松地推广新作。

另一个是:德语区的人们最近才承认漫画或漫画小说的确具有极高的美学潜力。它们曾被视作雕虫小技。汉堡文学馆从2012年起举办“漫画小说日”,在晚上安排活动或者工作坊,展示国内外的艺术家。作为高水平的试验项目,它做到了两点:接受长期以来被低估的艺术形式,吸引至今为止将文学馆视为早餐地点的公众的注意。

一直以来,文学馆旨在为文学提供一个有活力的平台,接受新发展,不跟风社交媒体中的流行现象。文学的影响是长远的。

本文作者:莱纳•莫里茨(Dr. Rainer Moritz)教授,任职于汉堡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