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亚马逊的争论带给我们的思考


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

在美国,“这不是在亚马逊买的”(“I didn’t buy it on Amazon”)这句话已经成为读者贴在自己喜欢的书上并引以为豪的标签。在欧洲和德国,很多读者现在也会高兴地说起来,他们的书是在街头拐角处自己最爱的书店里买的,而不是在亚马逊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其中一部分原因来自关于亚马逊工作环境的争论。前段时间有一篇报道讲,在亚马逊德国物流中心来自欧洲各地的员工劳动非常辛苦但工资水平很低,他们的生活缺乏法律保护,时常担心被解雇。还有,亚马逊的市场主导地位不仅引起了出版社和书商的关注,也引起了读者的注意。不管在美国还是在欧洲,亚马逊在互联网销售领域没有一家值得一提的竞争对手,包括甚至尤其是图书销售。这样一来,大型连锁书店以及独立经营的小型书店所构成的图书销售网络就陷入了困境,实体书店的数量一直在下降。同时,亚马逊还宣布在图书行业开展价格战。据称亚马逊总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曾说:“我们会像狩猎羚羊一样围剿他们(小型出版社)”。尤其是亚马逊的电子书价格广受争议:亚马逊计划推出一种统一费率的全新定价方法,要求出版社给予很高的折扣,并且希望只为被读者看了超过一定篇幅比例的电子书付费。这好比是一个商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农民只能从那些被顾客完全吃掉的苹果中获得收入。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关于电商巨头亚马逊的争论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因为中国的图书市场格局是如此不同。在中国,亚马逊有着京东和阿里巴巴这样强大的网络竞争对手。而且,中国不像德国那样拥有密布全国各地的实体书店网络。此外,中国的价格模式也有别于西方。

关于亚马逊的争论表明,数字化已经把现有的整个行业体系搅得天翻地覆,而社会的发展却长期落后于此,好在现在终于赶上来了。读者们清楚得认识到,出版社和书店饱受垄断之苦将意味着好书的生产处于危险之中。读者有能力影响图书的出版,也有能力影响作者和出版社的利润空间。这场争论的核心是脑力劳动的价值。由于我们的社会越来越成为一个“知识社会”,这个争论必然事关我们每一个人,因为脑力劳动是知识社会的基础。尽管亚马逊引发了这场争论,但它同时也是新媒体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重要的创新驱动力。图书行业知道这一点,而且对其表示积极认可。亚马逊和其对手之间在中国的竞争将如何发展下去值得我们大家都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