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故事


——德语青少年文学在中国

北京华德星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王星

一位德国少儿作家写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天,一位诗人决定放飞他所有的故事,让它们去周游世界,然后再带着他们的经历回到诗人身边。我相信,美丽的故事都是长着翅膀的。它们在出版商和翻译的帮助下,会飞出千里万里,飞遍世界的每个角落。作为版权代理,我们或许是这些故事的一个小小的驿站,让它们在我们这里稍事休息,明确目标,再继续飞翔。

提到德国青少年文学,大家或许首先会想到德语经典名著《毛毛》、《永远讲不完的童话》、《少年克拉巴德》、《大盗贼》、《苹果树上的外婆》、《我的小姐姐克拉拉》、《本爱安娜》和《爱心企鹅》等。在智慧的中国出版商多年勤奋努力下,德语少儿文坛的大师, 如: 米歇尔-恩德(Michael Ende)、奥得弗雷德-普鲁士勒( Otfried Preußler )、比特-赫尔特林(Peter Haertling)、克里斯缇娜-涅斯特玲格(Christine Noestlinger)、米拉-洛贝(Mira Lobe)和米娅姆-普莱斯勒(Miram Pressler)的名字为许多中国读者所熟知。不知道这些大师在创作时是否曾想到,他们的毛毛、克拉巴德、大盗贼和树上的外婆等形象有一天会千万里地飞到遥远的中国,又飞落到无数中国小朋友心里。

从中国出版社近年所提供的销售数字来说,大部分低年龄段的德语青少年图书在中国图书市场上呈上升的趋势。 21世纪出版社的彩乌鸦系列汇集了德语地区低年龄段青少年文学的精华,近年年均销售量大部分平均在2万至5万册之间。如:《爱心企鹅》、《本爱安娜》、《兰心的秘密》、《风鞋与火鞋》、《小女巫》和《小水妖》等。最为突出的是《人鸦》,2012年的销售量接近10万册。新蕾出版社的国际大奖小说同样是目前中国青少年文学市场的名牌系列,其中德语小说的销售目前也是逐年上升,如《苹果树上的外婆》、《动物大逃亡》、《飞翔岛的故事》和《钢琴小精灵》等。《苹果树上的外婆》为该系列德语图书的冠军:在2012年,两个版本累计销售近9万册。

与此同时,作为单本推出的经典名著如21世纪出版社的《毛毛》、《永远讲不完的童话》、《少年克拉巴德》、《大盗贼》和四川少儿出版社的《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的销售量也十分可观,较之前几年在不断上升。还有近一、两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单本经典或畅销作品,销售势头也让人十分期待。如: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引进的《小熊跳跳》(米拉-洛贝著/Mira Lobe);湖南少儿出版社推出的德国魔幻畅销小说《黑暗之神》(乌苏拉-波茨南斯基著/ Ursula Poznanski)和北京天域北斗图书有限公司引进的德国经典插画故事《小马腾与白色海螺》(普鲁德拉著;克勒姆克绘/Benno Pludra; Werner Klemke)等。但总体来说,在品牌系列中的作品销售普遍高于单本的销售。

在选题方面,近年来一些中国出版社已经不再局限于经典作品,而是同时大胆地尝试引进德语地区中青年作家的新锐作品。如21世纪出版社引进的《驰克》、《夏洛特的梦》和《安东潜水记》等(未出版)。一位旅居德国的青年翻译评价《夏洛特的梦》说:"在读《夏洛特的梦》译稿的时候觉得,这才叫青春文学啊。很酷,很真实,又很美。中国的少男少女读这个,比读郭敬明强多了啊。书中对夏洛特的初恋写得特别自然美好。"

综上所述传达给我们一个令人欣慰的信号,德国青少年文学在中国的状况正逐渐转暖。作为一名专业德语图书版权代理,不禁深感欢喜并感慨万千。十几年前的中国,少儿图书版权引进还十分冷清。大部分出版社只关注低年龄段的德语青少年文学名著。编辑相信,名著是已经在本土大浪淘沙留下的精华,翻译过来也应该错不了。尽管有这样的信念,版权引进仍寥寥无几。 当时我还在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工作,我的德国同事柯乐迪女士和我一起曾经选出10位优秀的德语少儿作家,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辛辛苦苦地制作出一本漂亮的书目。然而,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中,书目里的几十本书只被中国出版社选走了不到10种。即使翻译出版后的作品,大多数的销售情况会令编辑大失所望。 由于阅读习惯、市场购买力和制作成本制约,图画书的版权更少有问津。大约从2004年开始,图画书市场才慢慢热起来。此间,德国青少年文学(不含侦探小说和通俗读物)在中国一直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就连刚刚起步的国际大奖小说和彩乌鸦系列,其销售数字也是平平。当时,也有编辑告诉我,他们选图画书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文字少,容易判断,从而降低选择的风险。可见大家对版权引进仍然比较忐忑。08或09年之后,大家才又慢慢重新关注起插画故事书。这些书的文字量大多在10万字以下。2011和2012年,引进版图画书市场熙熙攘攘,达到一个高潮。插画故事书经过几年的预热后,也开始受到青睐。著名作家和获奖作品开始抢手。回顾这十几年的发展变化,德语文学类少儿图书的引进似乎走过了一个圆圈——从低年龄段故事或小说开始,现在又回到了对同类选题的关注。但实质上,中国少儿出版业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引进理念走向成熟。大家的选择更加理性、更加自信,更加个性。

那么,德语少儿图书目前在中国销售与它们的本土市场有什么区别吗?就这个问题,我对几位德国和奥地利少儿出版社的同事分别做了访谈。我们共同对同一本书的两个市场做了比较,其结果引人深思,值得大家做进一步分析。

以上所提到的作品,其本土市场和中国市场销售情况比较相似的首先是恩德和普鲁士勒的主要作品。如:《毛毛》、《永远讲不完的童话》、《少年克拉巴德》和《大盗贼》——这些在德语图书市场都是长销和畅销书,在中国的销售也势头很好。 但德方认为,如果从读者群数量的角度来分析,两位大师中国市场的潜力还应有更大的空间。 奥地利清泉出版(Jungbrunnen Verlag)版权经理莫斯莱特尔女士(Martina Moosleitner ) 对《苹果树上的外婆》目前在中国的销售比较满意。该书迄今为止在奥地利的累计销售已近200万,融经典、长销和畅销书为一体。2015年,外婆将要欢度它在清泉出版社的50岁生日。莫斯莱特尔女士期望并祝福,《苹果树上的外婆》能在巨大的中国少儿市场同样成为经典、长销和畅销书。

同时,令德方出版社惊喜的是,一些德语图书在中国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本土。提诺曼出版社(Thienemann Verlag )的版权经理凯勒-蕾姆女士(Dors Keller-Riehm) 告诉我,《人鸦》、《爱心企鹅》和《风鞋与火鞋》虽然出自名家,在德国却销售却平平。特别是《人鸦》在中国的销售数字让她惊讶不已。贝尔茨出版社(Beltz Verlag )的版权经理米歇尔依丝(Kerstin Michaelis )也反映,《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近年在德国销售有所下滑,但在中国却总体呈上升趋势。而清泉出版的《动物大逃亡》和《飞翔岛的故事》虽是获奖作品,却在奥地利销量一般,和它们在中国销量差距较大。

但也有一些德语畅销书,至今在中国仍然没有迎来星光灿烂的时刻。曾荣获德国联邦十字勋章的著名畅销书少儿作家马克思-克鲁斯(Max Kruse) 的小恐龙和小狮子系列,过去的十几年中曾经先后由两家中国出版社出版,却都没能在市场上引起反响,两家社的累积销量不足一万册。凯勒-蕾姆女士介绍,仅小恐龙系列(Urmel-Serien/Thienemann Verlag )目前在德国的累计销量已经达到70万册。而提诺曼的另一本德国超级畅销的插图故事书《会飞的星星》(Fliegender Stern/Thienemann Verlag),出自著名作家乌尔苏拉-魏尔菲尔(Ursula Woelfel),在德国的累计销量已经超过100万册,但其中文简体字版权却一直没有售出,尽管该系列并没有涉及中国少儿不宜的内容。清泉出版社是奥地利的一家著名少儿出版社,以出版高品质的图画书和文学类少儿图书为主,作品获奖率达50%以上。莫斯莱特尔女士不无遗憾地提到该社的一位著名畅销和获奖作家阿尔伯特-温德特(Albert Wendt /Jungbrunnen Verlag )作品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中国出版社的广泛关注。其作品多以真善美为主题,充满温情和想象力,贴近孩子的内心和生活,文字幽默活泼。

写到这里不禁联想到德国著名作家雅诺什(Janosch)。其大部分作品虽多被归为图画书,但它们的读者群却远远不局限于3岁的孩子,具有浓厚的文学特质。当他的作品在德国不断再版,不断再版的时候,中文版的销量却少得可怜。目前雅诺什主要在中国部分少儿文学研究者和发烧友中得到尊崇和爱戴,并被亲切地称为老雅。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老雅的最重要的代表作——"小老虎和小熊"系列(以《美丽的巴拿马》为首)也在中国几易其主。过去的两家社都曾以迎娶公主的架势购买了该系列的版权,并在编辑和市场方面尽其所能。遗憾的是, 市场并没有给予他们相应的回馈。不知住在西班牙加纳利小岛上的老雅是否了解他的小老虎和小熊在中国这十几年的心酸经历。但老雅的忠实粉丝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的执着。如今,该系列版权又一次花落名家,我们不就将要再次见到新版本了。今天中国的读者习惯和市场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家对这位大师个性十足的理性和幽默已经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和接受。我们期待并祝福小老虎小熊终究能够在中国找到他们"美丽的巴拿马"。

由于篇幅有限,码字工程到此结束。感谢德国图书信息中心让我有机会在这里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所想到的絮叨出来,希望对大家在引进德语少儿图书时有所帮助。随着全球化的趋势,社会文化和阅读习惯的差异会越来越小,日新月异的数字化出版又给版权交易带来了更多的梦想和可能。让我们共同期待美丽的德语故事能够在中国飞得更远、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