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好奇心期待与老友的重逢


专访康乃馨出版社版权总监霍尔格•贝姆(Holger Behm)先生
采访人:德国图书信息中心龚迎新

1. 据《书商》期刊("The Bookseller")最新报告显示,康乃馨(CORNELSEN)在国际出版商排行榜上位列第33名。您如何评价这一排名?贵社在德国以及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如何?贵社在教材图书市场的份额有多大?

对我来说,我想也可以说对于康乃馨来说,出版社国际排名并不会在我们的战略规划中发挥多么重要的作用。我们只是一个扎根于德语地区专注于教材出版的公司。在德国,我们属于市场领导者,并且有着颇为成功的历史:从1946年的为德国小学引进了第一本英文教材的小作坊一样的出版社,发展成为今天的现代化教育出版机构。康乃馨一直致力于教材出版,即便是在将来也不会离开德国的教育市场。康乃馨始终坚持"做受教师欢迎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教材",所编教材既要符合科学教学法,也要包含最新的知识点。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所做的问卷调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康乃馨教材出版社在德国的普通中小学教材图书这一细分市场(一到十二年级)已经成为市场领导者,并且在职业培训和成人语言学习这一细分市场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是在德国市场上领先的几家教育公司之一,不仅如此,我们还有望继续扩大我们的市场份额。

2. 请您介绍一下贵社在最近几年都有哪些重要的变化。

我认为,我们内部这几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对康乃馨集团旗下几家不同的教材出版社进行整合。他们分别是康乃馨出版社、人民与知识出版社、奥登堡教材出版社和鲁尔出版社,还有杜登教材出版社。不管是从内容上还是从经济上考虑,让这些同质性的教材出版社相互竞争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们对各家出版社的长处和短处进行了分析,找到协同机制,准确而仔细地将各出版社的出版工作及出版计划有机结合起来。这里必须指出,整合的时候会触动公司内部已经成熟的组织结构,并且必须加以改变;此外整合还涉及到一些不同的企业文化,而这些企业文化是不能轻而易举加以否定的。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但整合进程尚未完成。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

3. 康乃馨教材出版社目前正处于一个转型的过程。这一战略步骤有着什么样的机会和风险?这是否会影响到贵公司的国际业务?

是的,我们现在正处于重组的过程中。我坚信,任何一家想继续在市场中发挥突出作用的公司都必须直面挑战,简化其产品开发流程,降低成本。组织成长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具有着重要的意义。然而,我们也应该经常反省自身的发展,调整自己的战略以适应市场要求,根据需求进行适当的改变。我们已经有过这样的经历——鉴于数字技术给我们的核心业务带来了可以预见的影响,我们果断地采取了迅速行动。我们的国际业务不会受此影响。

4. 数字技术对康乃馨的核心业务具体有哪些影响?对此,据您看来,教材类图书在未来十年将有哪些主要的发展趋势?

数码产品所带来的机会对于传统的出版社来说是一个威胁,但同时也是一个机遇。

之所以说是威胁,是因为这些数字产品使得现有的产品模式——也就是印刷书籍陷入困境,看上去甚至有将其取而代之的趋势。我们出版人用了几十年发展并完善起来的商业模式也因此面临难题,必须重新思考。

之所以说是机遇,是因为我们可以借机将产品模式进行延展,打造能够满足我们对教材的高品质要求的配套产品。

我能够清楚地看到我们在新教材的市场分析、设计思路以及产品开发方面所面临的挑战。到目前为止,中小学用书处于我们的教材产品研发的中心地位,围绕我们的中小学教材,我们已经开发出了工作簿、教师手册、DVD光盘,CD光盘等配套产品。未来,我们将对教材及其配套产品进行整体设计。我们将从教学法的角度预先考虑好哪些教材要制作成电子版,哪些制作成纸质印刷版。我认为,一本教材制作出来以后不会就成为过去,它的生命将持续十年甚至更长时间。

5. 您是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老朋友"。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参加这个展会的?在您看来,中德版权贸易方面最重要的变化有哪些?

我得翻一下以前的记录,才能想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那是在2002年。确实是这样,我自2002年以来参加了每一届北京国际书展,因此可以说是北京国际书展的"老朋友"了。像我这样长期并连续参加北京国际书展的德国同行可以说屈指可数。但我也可以说,这样的坚持是正确的,因为我们与中国的出版社建立有了很好的业务往来,而中国从多年前开始就已经成为了我们在欧洲以外最重要的市场。
我们目前有三套德语作为外语(德福)系列教材在中国出版。我们是第一家与为全国各地的中学提供德福教材的中国出版社合作的德国出版社。近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一套新的系列教材的开发。这套教材将很快面市。我不便透露更多的细节,但我相信,这套即将由我们和中国合作方出版社共同推出的教材将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惊喜。

6. 近年来,康乃馨在国际市场上的版权销售情况如何?

首先请您谅解,在这个问题上我得有所保留。有一点是可以告诉大家的,那就是我们在全球已经售出了几千份版权,在中国的版权销量是三位数。在过去的几年中,我负责的业务的增长率保持在两位数,对这一发展趋势我是非常满意的。

7. 您觉着在中国的业务会遇到什么困难?您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对于您的中国合作伙伴,您有什么建议来帮助他们处理与德国出版商的合作关系?

对此,我在最近几年曾多次——包括在《中国图书商报》这里——提到我的立场。我一直认为,外国出版社也应该得到在中国从事出版的机会,就像在西方其他国家一样。此外,官僚主义和法律保障问题仍然是在中国的外国公司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话题。但就如何更好地处理与中国出版同仁的关系,我想说,我从没看出与他们的相处和与其他国家的同行之间的相处有任何不同。所以,我更多的是想建议德国的出版同仁: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做生意时要有长远的打算。如果只是参加那么两三次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再也不来了,那么日后沮丧地说起自己的失败来可别怪别人。

8. 您对2013年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有什么期待?

我很期待能够在中国的教材市场上发现创新型产品。四年前,我在中国发现了第一只会朗诵图书的笔。康乃馨从两年前开始也在德国提供这种新技术产品。我期待与中国的出版同仁们进行各种各样的对话,因为我总是喜欢谈一些既专业又有趣的话题,然后往往就谈出了合作意向。我带着好奇和轻松的心态来参加这次书展,期待着和老朋友们的再次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