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中版权代理机构系列专访——德国海格立斯贸易文化有限公司
2017-09-07























被采访人:蔡鸿君,德国海格立斯贸易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
联系方式:cai@hercules-book.de;www.hercules-media.com

1. 您从何时开始从事版权代理工作,因为怎样的契机选择这份事业?

蔡鸿君:1992年10月,我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为中国一家出版社寻找出版资源,得知中国决定签署“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公约”,当时就觉得,版权代理人对我也许是一种合适的工作,至少我今后可以理直气壮地为我的委托人“买”版权,而非协商免费赠送。1995年,我和我太太任庆莉在德国朋友Verena Fischer女士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叫“International Media Agency”的版权代理公司,专门从事图书的版权代理业务。

我们代理最早的图书类别是当代德语文学作品和德国儿童文学类图书,像黑塞、托马斯•曼、亨利希•曼、格拉斯、布莱希特、德布林,以及获得过国际安徒生奖的凯斯特纳、克吕斯、涅斯特林格。第一批合同是与译林出版社,漓江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明天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签订的。1998年,Fischer女士因个人原因退出,公司的法人改成我和任庆莉,易名为“海格立斯贸易文化有限公司”(Hercules Business & Culture GmbH),在德国法院正式注册。

2. 约有多少种德文书通过您把版权输出到中国,大多是哪几类书?其中最让您高兴的成果是哪些?

蔡鸿君:海格立斯公司主要人员是我和我太太任庆莉,还有一些定期或者不定期帮忙的“临时工”,在南京设有一个办事处,有一位半天的工作人员。迄今,我们已经成功地代理了5500多本德文图书的中文版权转让(大陆5000多本,港台地区400多本),涉及几乎所有类别 。

其中比较有名的有,文学类:《布登勃洛克一家》、《荒原狼》、《铁皮鼓》、《我的世纪》、《钢琴教师》、《剥洋葱》、《获救之舌》、《呼吸秋千》、《德语课》、《丈量世界》等;社科类:《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孤独相依:戈尔巴乔夫回忆录》、《拉贝日记》、《一个投机者的告白》、《所罗门王的指环》、《清醒思考的艺术》、《默克尔传》、《徒步中国》等;少儿类:《蓝熊船长的13条半命》、《我和小姐姐克拉拉》(3本)、《弗朗兹的故事》(18本)、《香草女巫》、《冒险小虎队》(50本)、《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儿童对话》、《写给大家的简明世界史》等。

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在格拉斯199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就已经将他的《铁皮鼓》、《猫与鼠》、《狗年月》和《我的世纪》的中文版权代理到中国和台湾。我本人也是最早翻译格拉斯的中文译者之一,那还是在1986年,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够获得格拉斯的中文版权事务独家代理权的重要原因之一。从畅销程度上来说,奥地利儿童作家布热齐纳的《冒险小虎队》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奇迹,浙江少儿出版社销售了3000多万册,就连德国的媒体在听到这个统计数字时,也不敢相信。

我们代理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有托马斯•曼、赫尔曼•黑塞、奈利•萨克斯、埃利阿斯•卡内蒂、君特•格拉斯、伊姆雷•凯尔特斯、埃尔夫利德•耶利内克、赫塔•米勒,其中格拉斯、卡内蒂、耶利内克、米勒等人的作品几乎已经全部在中国出版了。国际安徒生奖得主埃利希•凯斯特纳、詹姆斯•克吕斯、克里斯蒂娜•涅斯特林格、于尔克•舒比格、阿洛伊斯•卡瑞吉特、克劳斯•恩西卡特、沃尔夫•艾尔布鲁赫、尤塔•鲍尔、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

3. 您如何分配日常工作时间,能否在此分享您的日常工作体会?

蔡鸿君:时间占比,不太好划分。我们上班就在家里,我和我太太任庆莉平日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我偏重于看书、选书、与德中客户沟通,任庆莉负责数据管理和财务结算。每天的日常工作从早上九点打开计算机开始,常常到夜里11-12点才关机。每天上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因为与国内有时差,要找到国内的人,只能在这三四个小时里。

4. 您觉得近些年德国同行对中国更了解了吗?在和德方的合作中您是否有困难?

蔡鸿君:我们在20多年前开始把德文图书代理到中国,当时德国出版同行对中国出版社和图书市场的了解非常有限。如果说前十年,德国同行更多是听我们的介绍,那么后十年,他们则更多是亲力亲为,不仅在博洛尼亚童书展和法兰克福国际书展约谈中国出版同行,而且很多德国出版社的版权经理也亲自参加北京国际书展和上海童书展,从各个方面加深了对中国出版业的了解。我们这20多年与德方的合作,总的来说是顺畅愉快的,他们敬业守信,为我们的顺利合作奠定了基础,应该说这是一种双赢的合作。

5. 中国出版业发展速度很快,更多年轻编辑、版权经理成为主力,您觉得与她/他们的合作更顺畅吗?

蔡鸿君:中国出版业在过去的十年里发展非常快,会外语懂出版的复合型人才越来越多。20年前,全中国只有三四家出版社有懂德文的编辑,而现在与我们保持联系的会德文的编辑就超过了100人。我们与他们的合作也很顺畅,他们会德文,有些还在德国留过学,稍加点拨,他们就能做得非常好。这些年,根据德国的统计数据,德国图书版权卖到中国的数量一直遥遥领先于卖到其他国家的,这与懂德语的人投身中国出版业密切相关。

6. 您如何看待未来2-3年中国市场对德语版权书的需求?

蔡鸿君:德语图书在中国引进国外图书的数量上,一般是排在英文、法文、日文、韩文之后,我估计在未来2-3年里,超过韩文是肯定的。长期以来,德语童书一直在中国很受欢迎,今后几年内,中国市场对德语童书版权书的较大需求还会继续保持下去。

7. 目前您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您觉得有办法解决吗?

蔡鸿君:对我们来说,最费力气的,不是把书的版权卖掉,而是督促中国出版社执行合同,比如按时付款,按时出版,按合同标注版权说明,按合同寄样书,按合同办理年度结算,按合同办理合同延期,等等,总之,这些合同里白纸黑字的条文,很多中国出版社并没有认真对待,更没有严格执行。可惜的是,这种状况在过去20年里改变不大。我们为这些本来应该中方自动按照合同履行的义务,常常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收效甚微。就拿寄样书来说,我们每次都叮嘱中方各项注意事项,但是很多人仍然我行我素,结果给我们和外方造成很多麻烦,甚至导致样书被退回中国。

8. 您对德译中图书的翻译工作有什么建议吗?

蔡鸿君:毫无疑问,翻译工作是图书版权工作中非常重要的环节。翻译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中国读者对这些书的感受。有一些书,尤其是学术书,折腾了好多年,最后还是没有出版,据出版方称,主要就是因为翻译的原因。我自己也是翻译出身,现在仍然经常翻译。对我而言,翻译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责任。虽然翻译稿费很低,但是乐在其中,“享乐”的同时,不能忘记责任。德国图书信息中心从去年开始设立的“德译中童书翻译奖”是一件非常好的活动,肯定会推动德语童书的翻译工作。希望今后扩大奖项,比如德语文学图书翻译,德语社科图书翻译,等等,总之,希望通过多种形式,让更多的德语译者愿意参与翻译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