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中版权代理机构系列专访——安德鲁﹒纳伯格联合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
2017-09-07




















被采访人:黄家坤,安德鲁﹒纳伯格联合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联系方式:JHuang@nurnberg.com.cn;www.nurnberg.com.cn

1. 您从何时开始从事版权代理工作,因为怎样的契机选择这份事业?

黄家坤:我是从2002年开始从事版权代理工作的,选择这份职业的原因主要是之前9年在中国出版社从事翻译图书出版和版权管理过程中,深感国内职业版权代理人的严重缺失,看到了这个工作对翻译图书组稿和版权贸易的重要作用,而自己也很有兴趣学习一个新的职业,加上机缘巧合遇到安德鲁﹒纳伯格联合国际有限公司有意创办北京代表处,所以就改行从编辑变成了版权代理人。

2. 约有多少种德文书通过您把版权输出到中国,大多是哪几类书?其中最让您高兴的成果是哪些?

黄家坤:目前我们已有近200本德语图书授权给中国出版社,包括儿童文学,小说,文学,科普,励志,经管,保健,家教育儿,心理,大众文化,历史,哲学,传记回忆录等等类别。

获得中国编辑和读者广泛认同的有:青少文学类的《墨水心》、非虚构类的《黑岩 》、科普类的《有魅力的肠子》、历史类的《希特勒》、心理类的《做你自己》、运动类的《跑步圣经》以及大众社科类的《德意志之魂》。

3. 您如何分配日常工作时间,能否在此分享您的日常工作体会?

黄家坤:我们的团队主要分为版权销售,合同管理和财务管理三部分工作,我的主要时间在版权销售部分。一般上午是处理邮件和图书资料,下午与中国出版社编辑互动谈书,晚上阅读书稿。

4. 您觉得近些年德国同行对中国更了解了吗?在和德方的合作中您是否有困难?

黄家坤:确实如此,比如我们伦敦公司最近代理中国科幻作家郝景芳的图书国际版权,很快将其长篇《流浪苍穹》(STRAY SKIES)授权给德国Rowohlt Verlag。这说明德国出版社编辑对中国作品越发了解和有兴趣了。我们很享受与德国出版社的合作,他们很专业,很认真,不仅对中国市场很重视,而且也非常理解中国出版社的各种困难, 在语言上,翻译上,营销资料上都不断给予帮助和支持,这也使得中国编辑更有信心更愿意购买德语书的翻译版权。

5. 中国出版业发展速度很快,更多年轻编辑、版权经理成为主力,您觉得与她/他们的合作更顺畅吗?

黄家坤:感觉新一代中国编辑和版权经理人的素质越来越高,他们有更好的英语阅读和交往能力,更开放的心态和更专业的版权意识和营销意识,对国内外出版信息的把握也更加丰富和准确,这都很大程度上帮助和促进了我们的版权代理工作。

6. 您如何看待未来2-3年中国市场对德语版权书的需求?

黄家坤:未来2-3年预计中国编辑会对非虚构的大众类德语书版权有更大的需求,如保健,科普,家教育儿,哲学,心理,历史和大众文化等;与此同时对专业类图书如经济管理,建筑和平面设计类图书也会比较关注;对德国获国际大奖的文学作品和改编成国际大片的小说也会很关注。

7. 目前您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您觉得有办法解决吗?

黄家坤: 目前最大的挑战来自四个主要方面:

第一,授权纸质合同通过邮局寄特别慢,往返完成一份授权合同都在3-4个月,还经常被寄丢,而快递成本又太高。诚恳建议中德双方出版社能够接受电子扫描双签合同文本,这样可以彻底克服长途邮寄纸质合同的弊端,极大地提高版权书授权的工作效率。

第二,中国出版社版税预付金支付速度过慢,一本书的预付金通常需要至少60天甚至更长时间才可以完款,其中要经过比较漫长的版权登记和个人所得税扣税流程,还要遵从中国出版社内部的外汇支付流程,使得一笔预付金的支付周期特别冗长。这对中国出版社的商业信誉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第三,懂德语的中国编辑比较缺乏,这直接影响了德语书翻译版权在中国的授权。衷心希望更多懂德语的年轻人积极投身德语图书翻译出版工作中来。

第四,德语书需要像英语书那样提供比较详实的图书介绍资料给中国编辑,包括书的基本信息和内容梗概,作者照片和介绍,原书封面,重要评论,版权授权状态,获奖和影视消息, 作者官网和视频资料等,都会对书的推荐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文字最好是英语的或中文的,这样绝对会极大地增加德语图书在中国的授权机会。

8. 您对德译中图书的翻译工作有什么建议吗?

黄家坤:第一,建议邀请已在中国出版过图书的德国作者能来中国访问,参与图书推广和营销工作,与中国出版社和读者建立面对面的对话机会,甚至可以开通微博和微信等公共媒体,与中国读者保持经常的互动,分享作者的重要活动和写作状态,也分享中国读者和编辑的阅读感受。

第二,建议中国出版社按照国际比较通行的做法,将一次性翻译稿酬改为预付金加版税制的稿酬方式,以鼓励译者对译稿的质量高度负责并从译著销售中获得更合理的报酬,也避免质量不良的译稿给图书销售带来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