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教育能帮助孩子拥抱数字化未来
2017-06-22

德国教育领域充斥着这样一种焦虑:我们在国际上以及各个州之间在效率、成绩和其他对比中排在什么位置?而最近还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的孩子们会不会与数字化时代相脱节?

可以/应该/必须在孩子们多大的时候让他们接触电脑?是14岁?7岁?还是干脆从襁褓中就开始?从何时开始需要评估孩子的学习效率、成绩及各种比较?从何可以判断有的孩子在某些方面只能垫底儿?实际上,最难回答的问题是:可能这些问题本身就是错的!如果给德国人带来冲击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出来以后混乱出台的教育标准完全忽略了教育的要领,那该怎么办呢?

弗兰茨•格洛(Franz Glaw )以华德福学校的名义给德国联邦政府最近刚刚出台的“数字法案”提出了一条很好的建议,那就是应该加上一份“模拟法案”(不是替代法案,而是补充法案)。也就是说,应该为青少年和儿童创造条件,确保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双脚和灵魂去实现从想象到实践的过程,再由从实践中得到的经验来建立自己对事物的理解。比如手工劳动、艺术创作或者其他一些需要创造力的活动。因为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我们这代人或多或少是在电视机前长大的,对很多事物的认识是肤浅的,而且在一些事物面前容易显得特别脆弱。所以,现在是时候让今天的孩子们重新——甚至可以说终于有机会——学着如何去利用自己的感觉、想象力、同情心和敏捷的思维,让他们以后可以作为独立的有思想的人去和这个日益复杂的世界打交道,并做出自己的判断。

围绕效率、成绩和其他对比的竞争完全没有切中我们这个时代的教育问题的要害。这种想法建立在一种把人仅仅想象成一种生产要素的基础之上,认为应该将人类与技术进步进行同步优化,以免与时代发展脱节。这种想法让越来越多的人觉着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宏伟发明中是多余的。效率、成绩、对比、优化是工业上的概念分类,也应该只留在工业界。

对于人类来说,这些概念分类还远远不够。否则,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大涨的股市就会成为优质教育的成功例证。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们有机会积累丰富的经验,并认识到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学习能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和在世界上生活的人们联系在一起,尽管我们和这个世界相比是非常渺小的,但我们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关注都是非常重要的,而学习永无止境。与爱相反,担忧和焦虑在学校里是一个最差的老师。

本文作者:亨宁•库拉克-乌布里克(Henning Kullak-Ublick)在德国弗伦斯堡自由华德福学校担任多年班主任,是自由华德福学校联合会、鲁道夫•施泰纳教育艺术协会和海牙华德福教育运动全球大会主席,也是华德福100的协调人。
原文链接:http://www.erziehungskunst.de/artikel/standpunkt/angstlerner/

70年前,斯图加特华德福学校和德国人智学协会在斯图加特共同创办了自由精神生活出版社(www.geistesleben.de)。出版社创办的初衷是为华德福学校制作教材,而现在主要出版生活艺术类图书,解决生活疑问,特别在烹饪、时间和生活问题、文化和历史、艺术和考古、特殊教育及医疗等出版领域进行了广泛的拓展。出版社现有图书800多种,每年出版新书约80种。其中创造力方面的图书占比较大,以前被称作手工书,主要教孩子们缝衣服、做木工等手工活儿。。

2017法兰克福书展研修(发现艺术之美,德奥两国行)将探访华德福出版社及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