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争取到12岁以上的青少年读者
2016-12-13



德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会(avj)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发起一场公开座谈会,主题为:他们活跃在何处?12岁以上的青少年读者在哪里?


Renate Reichstein(德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会主席)用两句话开启了讨论会。他提到了德国喜剧大师Loriot的一个赛马场的滑稽短剧,并总结道:“我们要拿好望远镜,好好张望,靠近青少年,以便看好他们,作出正确决定。”

不一样的阅读
讨论会有四大主题:事件书,电子阅读,封面设计和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市场的统计数据。其中儿童和青少年图书市场的统计数据作为讨论会的第一个主题被提到。


Jeannette Hammerschmidt(德国狮子出版社的项目经理)引出了第一轮话题:“自2011年起,儿童和青少年书籍市场回落了30%”,她说到,并且指出, 12岁以上的青少年更多地阅读纯文学或者转移到网上阅读,比如网上发表的作品和各种读写平台。她认为:“也许不是阅读量小了,只是阅读渠道不同了”。

Stefan Hauck,本届讨论会的主持人和德国书业周刊(Börsenblatt)的编辑,指出Mediacontrol和捷孚凯(GfK)这两个市场调研机构并没有绝对的相关数据。但是Hammerschmidt强调,出版社的经验、同图书贸易行业的直接交流结果和官方数据是吻合的。

校园外的阅读促进活动
座谈的各位公认,阅读量并没有降低。根据各种研究,大家达成共识,12岁以上读者群中有30%的人大量阅读,如果有适合的机会,他们可以带动那些读书少的孩子。“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事件书如《暮光之城》系列书或者《饥饿游戏三部曲》”,Birgit Murke说到。2003年她成立了柏林阅读鼠协会,16年以来她是柏林积极文学会(Literaturinitiative Berlin)的会长。Birgit Murke继续讲到,通过校园外的组织来激发阅读乐趣有多么重要。“我们在青少年和书之间建立起亲密纽带。谁要是来过我们的阅读群,感受过那种阅读激情,就再也不舍得学校毕业之前离开我们了。”

父母才是障碍
书店代表Sven Puchelt也有同感。20多年以来他在waldbronn的书店LiteraDur致力于读书促进活动。“在我们书店,阅读量可不小。我们与顾客建立起信任,一种很紧密的联系。我知道,今天青春期的孩子们读哪些画书。障碍更多来自父母。”

作者朗诵会能够吸引目标读者群
Theresa Feldhaus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青少年书籍阅读者,文学专业。作为柏林积极文学会的员工,她与Ursula Poznanski这样的优秀作家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不仅仅书要好,而且活动也要吸引青少年。那样他们根本就不再舍得让作家们离开了。”BrigtiMurke补充道:“那我们也能卖出相当可观的书籍。”

Tschick 题材与垂死英雄的拙劣结合
Ralf Schweikart是评奖委员会成员,编辑和文学评论家。他回忆了阅读裂痕的问题,并且指出通过文学质量来弥补该缺憾很有必要。“图书市场分裂了。电子图书并没有像人们希望的那样有力推动阅读。只要题目够新奇够独立,能够赢得读者,纸质图书依然在青少年之间盛行。”他指出了当下令人失望的模仿和对所谓的成功秘诀的追逐。“目前最盛行的就是把Tschick(译者注:Tschick是一部极其畅销并多次获奖的德语青少年小说,2010年出版。中文版译为《公路少年》,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小说中的题材与半路上垂死的英雄扯在一起。”他要求故事要讲得好,题材要个性化。

青少年图书封面接近纯文学
在座各位达成共识,一个好故事有很多地方需要注意,比如封面设计。Birgit Murke说:“恰恰是针对这个目标读者群,很容易犯错误”。Sven Puchelt说,“最严重的错误就是,为太年轻的读者设计封面。”“我们尤其注意这一点,”Jeannette Hammerschmidt 说到,并且举了几个青少年书籍的封面与纯文学封面几乎没有区别的例子。

时间因素是关键
最后的问题是:他们在哪里?所有人都知道,那些读书少或者不读书的孩子更愿意在社交网络或者Youtube消磨事件。“时间问题是关键”,Birgit Murke也如是说到,并且讲述了那些放学后因为丰富的课余活动而没有耐心看书的青少年。 那么是否写作者能力不如以前,也是原因之一呢?Stefan Hauck 提出这个问题。Ralf Schweikart回答道:“青少年文学的质量在过去几年并没有下降。原因不在这里。只是光景有好有坏罢了。”讨论会上大家统一认为,目标读者群自由时间的业余活动,是很值得关注的,而阅读应该在其间扮演一个更重要的角色。

报道原载于德国书业周刊官网,点击看原文

本文译者王青(德中中德翻译,日耳曼文学专业,博士毕业于柏林洪堡大学。邮箱:qingwang198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