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德国焦点图书盘点
2016-03-04

熙熙攘攘的德国2015年图书市场落下帷幕。本文将综合《明镜周刊》畅销榜以及德国图书奖、德国经济图书奖、德国青少年图书奖、德国最美的书的入围及获奖作品,对几大类图书以及引起媒体热评的作品进行梳理及回顾。

2015德国最畅销的大众图书是夏洛特•林克的作品《受骗的女人》。虽然与2014年相比销售额回落3.5%,但德国人阅读侦探小说的兴趣势头不减。文学作品销售额总体微幅缩水1.6%,但文学历来占据德国阅读市场,市场份额依然坚挺,以35.7%的市场占有率与上年持平。除夏洛特•林克之外,斯蒂格•拉森和尤希•阿德勒•奥尔森的作品依然走势良好,他们二人也是《明镜周刊》2005至2015每年发布的畅销书榜单上的常客。

通常来讲,叙事文学一直都稳占图书市场的一片江山。去年,乔乔•莫耶伊斯的《崭新的生活》(翁德里希出版社)和《一幅关于你的画》(罗沃特出版社),格兰•辛姆生的《罗茜计划》都销量惊人。然而报纸的文艺副刊通常会忽略这类图书。虽然按照严格的定义很难描述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之间的区别,但是它们之间的区别还是显而易见。谁若要在德国知名的报纸里找寻有关这些书的书评,那他一定会失望。

文学

获得媒体热烈评论的当属安德里亚斯•迈尔系列小说的新作《地方》。作者在创作一部他希望能持续写下去的作品,“直至死去”。这一系列据说至少包含十部作品,一定程度上是一本不像自传的自传。故事围绕着德国黑森州一个充滿作者回忆的地方维特劳,作者赋予它自己的回忆。从上一本到下一本书,空间逐渐扩展,而视角却变得越来越窄,越来越微观。德国媒体期待迈尔在其最后一部作品中或许能从《房间》、《地方》来到《宇宙》,这样宇宙和人将最终分裂为基本粒子。兴奋的读者认为,根本不需要读完之前的几部,也能完全消化此书精髓。

乌尔里希•佩尔策的新作《更好的生活》(费舍尔出版社)或许更契合时代精神。他借助于三位不同的经理人士描写了现代商务人士的生活。他们追逐金钱,奔忙于机场,在繁忙的电话中消耗掉自己的私人生活。评论的声音基本都是正面的,认为作者在各种意识形态之下保持了中立,创作出一位极其出色的反面角色。但也有少量批评的声音认为,小说背景置于当下,或许会让一些青少年读者无力接受,大量的材料和人物同样也会让他们难以理解。

另外一部作品,克莱门斯•塞茨的小说《女人和吉他之间的时光》,引起的争议极大。文学评论家呼吁不要将获得德国图书奖长名单提名的此书选进短名单。从这件事能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德国图书奖一直被德语媒体紧密关注,受到极大的肯定。“今年提名的长名单[……]呈现出德语文学的多样性和评论的百花齐放。[……]在这个名单里,知名作家与无名新人济济一堂,大出版机构与小出版社共享盛事。这让我们感到倍加高兴。”德语图书奖的评委们在宣布短名单的时候表达了自己的欣喜,同时宣布燕妮•埃尔彭贝克的《去,去了,去过》(柯瑙斯出版社)最终进入短名单。虽然这部小说的文学性还有待商榷,并非所有人认同,但是大多数评论家都认为埃尔彭贝克的新作刚好是在合适的时间点上推向了市场。作者经过多年的资料搜集准备工作,对难民话题深有研究。

罗尔夫•拉佩特的《那年冬天》遗憾止步于长名单。这本书也将跟难民相关的一个细节编织进情节当中。故事的主人公,一位年近五十的艺术家,大量搜集难民遗失的东西,力图将它们转化为一件艺术品。不过,这本书跟德国当前面临的难民问题之间的联系也就到此为止,因为故事的核心其实是艺术家回归家庭生活的故事。

最终获得大奖的小说有着通常文学作品罕见的标题长度,以至于它的作者弗兰克•魏泽尔在颁奖仪式上请求大家允许他在提到这部作品的时候,不再念足它的全称《一九六九年夏一位躁郁症少年创立了红军党》(马特斯&塞茨出版社),而是简称为《创立》。作者本人也是一位音乐家,他在采访中曾谈及此书的结构设定是按照音乐的韵律。“我在构思一个章节的时候,对我而言其中一定要蕴含音律。每个章节也是,有时几乎能让我感受到诗歌的节奏。”

提到诗歌,诗歌、戏剧图书的销量在2015年突飞猛进,比2014年增长了14.5%。但是撇开高增长不谈,这两类图书的市场份额依然势微,只占总体的1.2%。2015年这一类图书之所以获得较多关注,主要应归功于年初在莱比锡书展上获奖的延•瓦格纳的诗集《集雨桶变奏曲》。诗歌与歌曲创作似乎水乳交融,这是乐队“我们是英雄”成员朱迪•赫罗菲尼斯带给人们的印象。在2015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她的作品也引起了公众的注意。霍洛芬斯初次进行文学创作,出版了一本图配文的动物诗集《吠错树》。

法兰克福书展每年的主宾国也会吸引媒体和读者加以关注。作为2015年的主宾国,印度尼西亚的文学图景也是一道亮点。特别是作家拉克丝米•帕穆特雅克,其勾勒印度尼西亚1965年至2006年历史画卷的长篇处女作《所有的颜色都是红的》,在媒体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非虚构类图书

虽然2014年德国非虚构类图书实现迅猛增长,增幅达到5.4%。2015年,非虚构类图书依然保持上升势头,又增长了1.6个百分点。纵观畅销榜单,位于2015畅销书榜第二名的大卖图书是吉莉雅•恩德斯的《有魅力的肠子》。而最受欢迎的圣诞图书礼物当属彼得•沃尔雷本的《树的秘密生活——树木的感受和沟通》(路德维希出版社)。沃尔雷本认为,森林有生命,树木有感知、有感情、有记忆。树木之间不仅仅只是通过散发香气传达危险信号,他们之间的交流有些类似互联网。通过蘑菇,信息以一种玻璃纤维网络的方式贯通整个地面,于是信息就这样从一棵树传向另一棵树。这启发了科学家们,他们称这是一种真正的“树木之间广阔的互联网”。

旅游类图书也经常被作为礼物馈赠朋友家人。12月底的销售结果显示,此类图书当月销售比11月增长了3.0%,虽有圣诞销售的小高潮,但全年销售总额却比上年缩水0.8%。12月最畅销的旅游类图书第一名是施特凡•奥尔特的《在伊朗沙发冲浪》(马利克出版社),紧随其后的是哈沛•科可林的《我出去一下:圣雅各古道朝圣之旅》(皮珀出版社),此书因为同名电影上映一举又冲上了排行榜。在《明镜周刊》2005-2015十年畅销书排行榜上,凯尔克林的这本书拔得头筹。想想过去几年这本书的累计销量,这倒并不令人惊讶。

若说起有关中国的图书,杨喜凡(音译)的自传《鲤鱼跳龙门:从我家看中国》(汉泽尔出版社)也获得了极大的关注。此书以一位年轻的德中混血姑娘祖父的故事开头。老人简直浑身拥有十八般武艺,既是疯狂的发明家,又是钢琴家、诗人、歌手,八十高龄还上了春晚。本书作者杨喜凡每年夏天都要来到她出生的这个地方。她深深感受到,她在上海的所见所闻,那种活力和节奏,已经席卷了全中国。而她求学的地方,德国慕尼黑,如今却让她深感无聊。每次从中国回来,她都觉得那种慢悠悠的舒适感让她难以忍受。在德国,她也感受到,德国媒体所勾勒出来的中国的模样跟现实中的中国存在着极大的差别。

杨喜凡并非是唯一一位将自己在中国的经验付诸成书的德国记者。《时代周报》负责东亚的记者安吉拉•科克里茨也成书讲述她在中国生活的故事,名为《在云端奔跑的人》。书中有中国人的期望、看法和目标。虽说中国远不是德国非虚构类图书作者关注的最突出、最重要的主题,但是有几本却不仅仅只是对中国感兴趣的人的书单中才有的必读书目。而托马斯•霍尔曼的《中国字》(贝克出版社),或是莉迪亚•郝思坦的《中国当代艺术》(德古意特出版社),估计就只能在汉学家或行业专家的案头才能看到。

去年有更现实、更严肃的话题得到德国读者的广泛关注。尤尔根•图登霍夫创作了《深入伊斯兰国十天》(贝塔斯曼出版社)一书。作为记者的托德霍菲尔和他的儿子受到伊斯兰国哈里发的邀请,走访伊斯兰国控制区十天。他的书内容翔实,个人经历丰富,读起来像是一部惊心动魄的政治侦探小说。

目前德国非虚构类图书的关注点也多与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有关。最能引起关注的作家当属伊朗裔作家纳维德•凯尔曼尼。去年他的《万分惊奇》不仅荣登各大畅销榜单,而且德国媒体更是热议纷纷。这是一部一位穆斯林理解接受基督艺术的书,最值得肯定的一点是德国人和穆斯林通过基督教的思想互相靠近。虽然他在2015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并不深得德国公众的人心,但这丝毫无损图书销量。他的这部新作不仅是畅销榜的常客,两本旧作也上了《明镜周刊》2005-2015畅销榜的榜单。

2015年有一本书获得德国媒体的交口称赞,那就是由提尔曼•拉莫创作的有关托马斯•曼家族的一本传记。拉莫借助于迄今未公开的大量资料,为读者讲述了曼家族经历的波折的生活。通过数年与托马斯•曼的交往,通过他掌握的还未公开的托马斯•曼与妻子和六个孩子之间的信件往来,作者无疑是为这本书做了极其细致周密的准备工作。

2015年还有几本围绕德国历史名人的创作广获关注。一本是有关哲学家康德的作品,斯特芬•马尔图斯的《启蒙》,另一本是托马斯•德•帕多瓦创作的爱因斯坦的传记《独自对抗万有引力》。

另外还有一本书,曼弗雷德•吕茨的《歧途——错误的对待》也位列过去十年德国最畅销的图书榜单。作者的新作《如何走上幸福之路》将哲学的历史用一种轻松且通俗的方式传达给读者,告诉读者他们该如何让自己感到幸福。作者以新奇的故事及富有说服力的论据来佐证自己的命题,令这个命题十分幽默有趣,极具思想性,又有深思熟虑之后的一气呵成。

而德国经济图书奖获奖图书《第二次机器时代——下一轮数字化革命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普拉森出版社)的主题听起来似乎没那么令人幸福。作者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迈克菲预言,正如200年前的工业革命,数字革命也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劳动生活。随着技术进步,我们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这本书从十本候选的图书短名单中脱颖而出并最终获得一万欧元奖金。

德国经济图书奖由《商业日报》、法兰克福书展和高盛投资银行共同出资举办,意图通过颁发此奖项强调经济图书在传播经济现象的内在关系方面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同时也致力于在社会中进行经济教育。通俗易懂是评奖的一条重要标准,评奖是为了推动社会对经济的了解。

少儿图书

阅读经济类图书的读者在德国毕竟有限,而少儿图书是绝不会被忽视的一个图书品类。2015年德国少儿图书市场基本保持稳定,或许会有微幅缩水,以12月为例,少儿图书的销售额比月减少0.3。

德国青少年图书奖是一个重要的国际奖项,无论哪国的作品,只要翻译为德语出版,都可以参加评奖。每年德国青少年图书奖的评委们都要审读600多部少儿作品。评委会主席认为:“图书艺术作为数字化发展的平衡力量变得越来越重要。2015年获奖提名图书中有许多以精美的设计、特别的手感令人爱不释手。它们用文字和图片构建一种诗意,内容质量高,主题丰富。虚构与非虚构少儿图书之间的界限也渐渐变得模糊,非虚构图书也善用叙述元素,唤起情感。绘本糅合幽默、荒谬,甚至科幻因素。儿童及青少年图书插上了幻想的魔力翅膀,令人在头脑中营造出堪比电影大片的画面与情节。”

绘本类的图书奖得主为大卫•威斯纳的《猫先生施努弗斯》。这本书里基本上没有文字,只有绘画,讲述了载有外星人的宇宙飞船落在了起居室,打扰了猫先生施努弗斯安宁的故事。故事情节离奇,封面设计却极其传统,维斯纳用这种对比打破了读者的预期。这不是一个甜蜜的小猫咪的故事,而是以图画书的形式表现的科幻故事。虚构的情节与现实的绘画风格形成一种反差的张力。无论是外星人交流的秘密语言,还是艺术故事使用的象形文字和石窟绘画,每一个细节都有心思,都有深意。

在青少年小说这一范畴获奖的是一本德语图书,由卡尔森出版社推出的《雪巨人》。作者苏珊•克莱勒笔下的两位主人公阿德里安和史黛拉,从小就是邻居,一起度过了他们的童年。友谊如何变成爱情,当只有其中一个人的情感发生变化又会有怎样的结局?从题目与安徒生童话的关联就能看出这本小说构建的元素。整部作品语言极具艺术性,情节饱含隐喻,作者常创造性地构建新词。

非虚构类少儿图书的获奖者为克里斯蒂娜•略克尔,获奖作品是《脑袋爆啦》(艺术策划出版社)。如何理解灵魂?如何解释灵魂?毫无疑问,用传统科普图书的风格来讲述这么复杂、多层次的主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略克尔处理这一哲学问题的方式,是通过把儿童的话语翻译成为丰富的插图,并采用儿童绘画的元素特点。知识不再只是干巴巴地被事实来传达,而是用感官上的近似体验来“表达无法表达的内容”。

每年,青少年图书奖评委会大奖会从获奖作品中产生。2015年的大奖得主是大卫•勒维坦的《最终,宇宙对我们无关紧要》。大卫•勒维坦笔下的主人公A,每天早上都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中醒来,有时是少年,有时是少女。他对这种挑战已经习以为常,只是留心不要留下痕迹,不要引人注目。可是A却疯狂地爱上了瑞亚侬,想跟她一起生活……作者成功地创作出一段可信且美好的爱情故事,用哲学的思想方式促使读者进行思考。除此之外,插画师萨宾娜•弗里德里希松荣获特别奖。

“德国最美的书”

图书设计越来越重要,当然并不仅仅只限于少儿图书。除了设计和手感,还有什么能使一本电子书有别于纸质图书?正因为如此,“德国最美的书”的评选在过去这几年越来越成为每年德国图书的亮点。“德国最美的书”由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组织评选。2015年,专家评委共从756本候选图书中甄选出25本“德国最美的书”。获奖图书来自各个图书种类,设计形式不同,制作工艺各异。

2015最美书大奖花落迈克尔•格拉沃格思的《69间酒店房间》(安德勒图书馆)。这本书荧光色封皮,夜色中会熠熠发光。值得一提的是,作者2014年过世,生前曾是德国最著名的纪录片导演之一。

还有一本入围德国最美的书主题新颖,不仅被报纸、电台强烈推荐,同时也是读者购物清单的首选。玛利亚•安塔斯的《一拭去尘》专门主攻清洁打扫,讲述我们的打扫行为是如何改变的,它又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最美书中还有一本值得一提,那就是马丁•施密茨-库尔的《书与书人——图书和图书行业的未来》(布拉曼出版社)。数字化和网络不仅改变了图书,同时也改变了图书行业。人们会问,变化是怎样的?一定会是糟糕的吗?身为记者的施密茨-库尔询问了众多行业专家,包括法兰克福书展、图书零售商胡根杜贝书店、数字化销售公司、数字化出版社、图书平台、自出版“教皇”、出版人、传媒大学教授等各色出版业代表。最初施密茨-库尔的计划是要将此书以各种可能的形式出版,最终却只做出一本纸质书和一本电子书。施密茨-库尔本打算用这一产品来展示图书不是只有一种未来,而是拥有多种不同的未来图像,可结果却是口袋书却因为电子书的发力显出颓势。而在他的受访者看来,市场对增强型电子书这种形式的产品似乎也并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

我们和读者一样好奇,在数字化热度不减的今天,前方还有什么样的挑战在等着我们?

(注:德国每一年的图书统计的具体数据将会在第二年的6月公布,此处的数据仅供参考以便了解现状及发展趋势。)

本文作者: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Leonie Weidel(魏妮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