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德国人在读哪些书
2015-08-05

为复活节兴奋的不仅是孩子,还有德国的图书市场。与去年相比,今年德国各月图书成交量均有所下降。唯独复活节季,图书交易额增长了9%,挽救了图书市场。这是因为德国人习惯在重大节日赠送图书,例如复活节和圣诞节。

其中一种重要的图书类型是少儿图书。当然,大牌作家的图书销量也非常出色。例如保罗•马尔(Paul Maar)是德国儿童图书领域最成功的作家之一。他的新作《加利马特》(Der Galimat)是其已出版童书系列的最新一部,该系列的前几部已经被翻译成中文。与他的《小怪物六六》系列类似,本书的主人公本是一位心地善良的独行客,他的生活却在一夜之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巨变。小吉姆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只要读过百科全书的任何一页,他都能够烂熟于心,并在任何时候唤醒记忆。可是他的愚蠢同学和周围的人并不看好这个特长。因为除了不断转述知识,大声背诵百科全书里的定义之外,这个技能似乎没什么用处。不过,养育他的叔叔和婶婶可不这么认为,他们想利用吉姆的能力赚钱:他们俩设想,让吉姆报名参加电视益智节目,用他的技能答题,赢取奖金。这时,一个仿佛来自童话世界的小生物来到小吉姆身边——加利马特。他可以像3D打印机似的,吐出一颗颗愿望药丸——吉姆的愿望是变成一个成年人,因为他不想再被欺负。而且,要参加益智节目,年龄必须在18岁以上。另外,同班同学瑞贝卡也急需他的帮助。

小说中,自传和历史题材的表现尤其亮眼。其中被提到最多的是拉尔夫•罗特曼(Ralf Rothmanns)的《死于春天》(Im Frühling sterben),该书目前位于畅销书排行版第11位,版权已出售至英国、西班牙、法国、北欧各国、保加利亚等多个国家。罗特曼的小说通常被称为“诗意现实主义”,语言贴近现实,描写手法现实,直抒胸臆。 “小时候,我和父亲讨论他坚硬的头发。他说因为战争,人们每天都用新鲜的桦树汁按摩头皮。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也许问了一句,但并没有得到更详细的解释。几十年后,答案自己浮现。当时我手中握着许多士兵坟墓的照片,看到前线后方,无数用新鲜桦树干制成的十字架。”小说的框架情节也符合作者的真实经历:一位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已经安息的父亲。不少德国当代作家曾经涉足这个题目。但是罗特曼运用其独特的叙事手法,成功地赋予该题目新的含义。这本书如电影般纪述了一个年轻人的一生——如何卷入战争,变成士兵,独自面对一个残忍到失去理智的世界。

主角是一个年轻的挤奶工,正羞涩地试图展开他的初恋。这种与战争的对比更加彰显了纳粹高压的反人性特征。虽然沃尔特找到一个相对“更好”的差事——给党卫军运送补给的司机,但是他最好的朋友却不得不上前线。这部小说的出色在于细微之处,冲突之中,通过故事跌宕起伏的情节表现出来。“每一场战争都是一次同室操戈。”作者在接受采访时说。——沃尔特最好的朋友菲特一向心高气傲,反对战争,却被发配前线。在经过一系列戏剧化的历史发展后,他作为反战者站在军事法庭上,面对最好的朋友。在战争即将结束前,他将被自己最好的朋友送上绞刑架。“这本书的核心实际是童年时父亲留给我的一片真空。当时我问他是否在战争中被击伤。他十分吃惊地望向我的母亲说,我该怎么回答?母亲对我说:去,收拾你的房间。我的父亲代表了上世纪迷惘的一代。18岁参战,在战争的摸爬滚打中幸存,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我爱他,崇敬他,正是因为他散发出压抑的悲伤。他不理解这个世界:作为被强迫招募的党卫军,他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是战争结束后,他却被当成凶手接受审判。一个18岁的年轻人,从未学习过如何思考,他将怎样面对这一切?”接受采访时,作者如是说。

今年春季,战争成了一个热门的话题。例如,史蒂芬•柯派斯基(Steffen Kopetzkys)的《风险》(Risiko),描写了1915年一个德国探险队前往阿富汗的故事。那里也是诺伯特•舒尔(Norbert Scheuer)《鸟类的语言》(Die Sprache der Vögel)的发生地。不过,与其说是一个战争故事,这部作品更像是关于人类和鸟类的史诗。或者说,是一部卫生员兼鸟类学家的个人历史。

对所有长篇小说作家来说,语言都有着特殊的作用,这一点十分明确。但是今年三月,德国最重要的图书奖之一——莱比锡图书奖上一本诗集意外获奖。杨•瓦格纳的《集雨桶变奏曲》(Regentonnenvariationen)虽然有时会遭遇批评性评价,但它至少为一向销售不佳的文学体裁点亮了一盏灯——用它的销售数字。57首诗被分为五个部分、日常家庭的自然状态、“维持边缘存在”的物质——瓦格纳的第一部诗集赢得了今年莱比锡书展通俗文学大奖。“这是一个轰动的消息。”《南德意志报》这样评价。

此外,特克斯•罗宾维茨(Tex Rubinowitz)的最新长篇小说《伊尔玛》(Irma)也广受关注:作为去年巴赫曼奖的意外获奖人,这位旅居维也纳多年的德国人之前更多地被视为画家和漫画家,而不是一名“从高尚的胡扯灵魂中书写”的作家。他的“伊尔玛”是一位波罗的海德国人,他们在迪斯科舞厅相识并住在了一起。这部小说用敏捷而时尚的笔触描写了艺术家自己的生活——伊尔玛开启了他记忆的洪流,以及对“爱情观”的思考。真实与虚构的内容彼此交织,贯穿全书,随着情节的发展二者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罗宾维茨以这部小说获得的文学奖项激励了一批同样刺激而有趣的作家——其中,今年获得媒体最多关注的是丑闻女作家珑雅•冯•罗尼(Ronja von Rönne),一个23岁的前模特。她用反女权主义和政治立场完全不正确的文章和博客吸引了德国读者的注意力(《为什么我厌恶女权主义》(Warum mich der Feminismus anekelt)和《为什么你们都有精神病》(Warum ihr alle psychisch gestört seid)

更加郑重推荐的是最后一本书。在德国图书的春天中,被提及最多的非虚构类新出版图书: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温克勒(Heinrich August Winklers)《西方历史》(Geschichte des Westens)的第三部——《当代时期》(Die Zeit der Gegenwart)。作者历时五年,用4500页的文字为他的著作《西方历史》画上了句号。这部著作的时间跨度之大,从古希腊罗马时期直到今天。最新出版的第四卷创作于2014年深秋,回顾了过去四分之一世纪的历史。这本书特别有助于对时事感兴趣的读者,了解乌克兰危机、美国的政策、欧盟的未来等话题。德国媒体盛赞这部著作是一座“丰碑”,“具有和谐的内在逻辑”,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师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