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下)
2015-08-04

《出版瞭望》 (Publishing Perspectives,世界出版行业在线杂志) 于近期发布了“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 (White Paper: Global Perspectives on Book Rights and Licensing 2015)。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在此将部分内容编译为中文,与中国同行分享。 英文原文(点击下载)。


“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下)

--西班牙语市场为全球带来机会--

纵观世界上所有的版权市场,西班牙语市场或许是最具活力的,而且它创造的机会也是最多的。根据塞万提斯学院(Cervantes Institute)提供的统计数据,如今全球有近5亿人说西班牙语。人口最多的西班牙语国家是墨西哥,其人口数量达到1.13亿;紧接着是哥伦比亚、西班牙、阿根廷和美国,平均每个国家有4000到4500万说西班牙语的人群。预计在三到四代人的时间里,全球人口的10%将使用西班牙语进行交流,届时美国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拥有说西班牙语人口最多的国家。

众所周知,西班牙出版市场在近几年遭受冲击,2013年以来,其销售额下降了30%至40%,与此同时,2013年的新书出版数量也下降了14.9%。虽然如此,译为西班牙语的作品数量(主要是从英语译入)仍持续上升,翻译作品数量占所有图书出版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随着西班牙市场不断变化,全球西班牙语版权市场也出现了转变。西班牙艺术和文化机构(SPAIN arts and culture)是由参与大西洋两岸版权交易的版权经理人和出版商成立的机构。2015年3月,他们在纽约大学胡安•卡洛斯一世国王中心(King Juan Carlos I Center)举办了为期一天的版权销售座谈会,探讨西班牙语市场的发展趋势。

来自巴塞罗那Pontas Literary and Film Agency的安娜•索莱尔•庞特(Anna Soler-Pont)表示,虽然西班牙出版市场正在萎缩,但是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智利和秘鲁等拉丁美洲市场却方兴未艾。因此,人们更愿意将不同国家地区的西班牙语版权分开销售,而不是将全球西班牙语版权统一销售出去。索莱尔•庞特似乎对西班牙出版市场的走弱和其他西语市场的走强感到鼓舞、而非沮丧。她说这一趋势终于凸显出西班牙语这一语言市场的价值,摆脱了过去人们将西班牙语出版局限于单一国家的做法。

来自W.W.Norton的伊丽莎白•克尔(Elizabeth Kerr)表示,西班牙语版权市场的这一拆分趋势标志着出版趋势回归到约15年前,那时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大型出版集团还未崛起,拆分版权还是一种很常见的做法。克尔似乎为这样的情况感到鼓舞,她在瓜达拉哈拉书展(Guadalajara Book Fair瓜达拉哈拉为墨西哥西部城市,译者注)期间见证了拉美各地的中小型出版企业不断涌现、为出版行业带来大量的增长机会、并急切地想为各自的市场购买版权。此外,这对于出版商而言也是有所助益的,他们常常需要为不同的西班牙语方言地区出版不同的版本。例如,Salamandra就曾出版三种不同西语版本的《哈利•波特》。

又如,去年四月,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西语出版商,Grupo Planeta为拉美地区成立了一个新的版权分支部门,这是西班牙对西语市场的控制正在减弱的又一例证。该部门位于墨西哥城,是在努比亚•马希亚斯(Nubia Macias)的提议下成立的。马希亚斯曾任瓜达拉哈拉国际书展的总监,现任Editorial Planeta墨西哥出版公司的总监。在加布里尔•涅托(Gabriel Nieto)的领导下,该版权部门已售出25部作品,译为10种不同语言,在20个国家出版。“重要的是,拉丁美洲正在等待变革,而我们正在创造变革”,马希亚斯在接受《出版透视》的采访时说道。

虽然或许各出版商对于将西班牙语作品版权销往海外日趋看好,但是为数不多的几家专门将西语作品译为英文的美国出版商也坦言其中的不易。在纽约座谈会期间,Open Letter Books出版社的查得•波斯特(Chad Post),New Directions出版社的Barbara Epler,都指出了七年协议的问题,协议中的条款让出版商无法在未来的签约作家的现期合约到期之前全力对其进行投资。

在合同即将到期的时候,增加印量、作者与读者的见面活动和公开宣传看起来是很奢侈的做法,特别是对于那些以后可能被大型出版社要走的成功和黑马作家来说更是如此。

Grove Atlantic出版社的版权总监埃米•亨得利(Amy Hundley)表示,他们现在尽量避免签订有期限的协议。

在决定将哪些西班牙语作品引入美国市场时,西班牙语文学评论机构似乎仍然对编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良好的评论和之前作品在国际市场获得的成功被认为是影响美国编辑决定是否购买西班牙语作品的英文版权的两大重要因素,特别是对于商业性更强的文学作品而言更是如此。

--法国是版权主管而非版权代理的天下--

法语是世界上仅次于英语的第二大文学作品译出语,排在德语和西班牙语之前。在法国,出版的图书中近六分之一是翻译作品。因此出版商有大量交换版权的机会。

2015年3月,在巴黎书展(Salon du Livre)期间,举办了一场气氛热烈的讨论会,邀请到了各出版公司的版权主管以及一名畅销犯罪小说作家参会。他们在会上向公众解释了将法国作家出口到国外的流程。在巴黎书展研讨会上,人们的讨论凸显了法国人和英国人对外版权销售方法的差异——前者主要通过出版商来销售,而后者常常找版权代理合作。

尽管版权代理正在法国出版市场缓慢扩张其影响力,但是他们仍然只是少数。然而,如果有一名文学版权代理和一名代表作家的文学版权代理在场的话,当时的讨论会就可能会涉及更多方面。尤其是3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调查了作家和出版商之间的关系,发现61%的作家对其出版商表示满意,但是他们也反应其出版商在国外版权、翻译和销售问题上缺乏透明度。

Gallimard出版社的对外版权主管阿内-索朗热•诺布尔(Anne-Solange Noble)表示,她自己就是社里作家的版权代理人。她解释说,在法国,版权主管是很重要的,而在其他国家,因为版权工作常常由版权代理来做,因此就不那么有意思了。此外,“代理常常通过下面的分代理联系具体的出版商,而我们是直接联系出版商的。”

法国这种作者和出版商之间紧密的关系从作家让-克里斯托夫•格朗热(Jean-Christophe Grangé)出席讨论会就能看出来。格朗热的作品被译为30种语言,他会说英语,而且平易近人。他是和沙巴奈(Solène Chabanais)一同出席会议的,后者是格朗热的出版公司Albin Michel的版权主管。格朗热说他完全信任Albin Michel出版社,以及沙巴奈的海外版权销售能力。格朗热说,理想情况下,“你应该选择一家和你合得来的出版社。有很多出版社想要买下我的首部作品,但是我选择了Albin Michel出版社,我们的合作很愉快,他们知道应该把我的书卖给谁。”

沙巴奈说,有一年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公司为格朗热举办了一次聚会,请到了他所有的外国出版商来参加。他们在一起讨论了格朗热的图书封面种类和其他的细节。她说,让作家出国推售自己的新书是非常重要的。

“我喜欢推广我手头有的书,虽然有时候小说的作者已经去世了,”诺布尔回应道。“我也想说作家有权不说英语。当然如果作家很热情,愿意与公众互动的话,就更好了。”但是不是每位作家都会这么做。“诺贝尔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Patrick Modiano)就不去海外做推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推他的书。”

谈到Gallimard出版社的莫迪亚诺,诺布尔强调她作为中间人的重要性,“我们需要认真阅读作品,认识国外出版商,然后让他们来读我们的书。”
谈到版税,诺布尔强调,她认为版税比预付金更重要。她对于过高的预付金持谨慎态度。她觉得过高的预付金对于作家来说不一定有利。“出版商的销售额常常还不够偿还当初的预付金。这样他们下次就会以赔钱为理由拒绝再给该作家出书,而事实上问题在于预付金太高了。”

诺布尔说,对外销售版权的诱人之处在于,“我们为作家找到了一批身份完全不同的新读者。”

--打入巴西市场--

巴西人平均每年只读两本书,但是巴西人口达到2亿,因此巴西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市场。

根据Bookscan Brasil的统计,巴西图书市场在2014年的销售数量是4000多万册,总销售额约5亿美元。2015年巴西市场开门红,第一季度销量近1000万册,销售额超过1亿4000万美元。其中60%的作品为海外作家的翻译作品。如果看看这些作品的分布,其中34%为少儿图书,22%为非虚构类作品,24%为科技和医学类图书,20%为虚构类图书。

就像美国和欧洲市场一样,巴西市场最强劲的增长来自青少年读物,其利润同比增长6.8%。而科技和医学图书同比下降约12%。

根据Bookscan Brasil的统计,截至2015年3月,销量最好的巴西作家是:奇科•布阿尔克(Chico Buarque)、奥古斯托•屈里(Augusto Cury)、保拉•皮门塔(Paula Pimenta)、佩德罗•加布里尔(Pedro Gabriel)、安娜•玛丽亚•马查多(Ana Maria Machado)、爱德华多•施波尔(Eduardo Spohr)、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佩德罗•班代拉(Pedro Bandeira)、西拉尔多(Ziraldo)和费尔南达•托里斯(Fernanda Torres)。 此外,豪尔赫•阿马多(Jorge Amado), 拉莫斯(Graciliano Ramos) 和克拉丽斯•利斯佩克托(Clarice Lispector)也是畅销书作家。

对于想要出版巴西作家作品的国际出版商而言,国家图书馆基金(National Library Foundation)提供翻译资助项目。

翻译出版巴西作家作品的国外出版商可以申请获得最高8000美元的翻译资助。在过去的3年当中,超过40个国家的出版商已获得510项资助,总计200余万美元。联系方式:translation@bn.br。

国外出版商和文化机构也可以申请获得最高4000美元的拨款,以资助参与文学活动、图书推广和旅居项目的巴西作家的差旅费用。联系方式: intercambioautores@bn.br。

翻译巴西图书的译者可以申请获得在巴的工作居住支持。联系方式:tradutoresbrasil@bn.br。

文中巴西图书市场数据由Bookscan Brasil的伊斯梅尔•博尔赫斯(Ismael Borges)提供。

--图书的电影授权之本末--

对于许多作家而言,看到图书被改编成电影就像是目睹了某种神迹。“电影授权业务就像在每项图书业务交易后面加上一串零”,在谈到图书到电影的授权贸易时,美国独立出版商Dzanc Books的分属版权主管帕特•沃尔什(Pat Walsh)坦言。

随着近来很多图书被改编成的影片获得奥斯卡奖提名,图书的电影版权授权业务正在起飞。然而,好莱坞制片业正在改变之前在电影里堆满对话的编剧方式,转而倾向于使用少量的对白。这样影片翻译起来就更容易,向国外市场推广也更方便(例如超级英雄和机器人)。这意味着大多数图书的电影改编版权都销售给了手头预算一般并不宽裕的独立制片人。

沃尔什表示,上述情况对于期权和版权费用都有所影响。据他回忆,通常的平均期权费用从均价15,000美元至35,000美元(续约费用20,000美元)降至首次期权5000至10,000美元(续约费用10,000到15,000美元)。此外,现在的期权期也比通常的12至18个月要长。“这是市场的结果”,沃尔什说,“他们想购买更多的书,但希望降低费用。”

然而,沃尔什说,“如果交易的一方挣钱,你作为交易的另一方当然也希望挣钱。”沃尔什最近通过詹姆斯•佛朗哥(James Franco)和文斯•朱利维特(Vince Jolivette)的创作公司Rabbit Bandini Productions和他们达成一致,帮其买下已故美国作家威廉•盖伊(William Gay)的小说The Long Home。该作品之前就已进入广泛的国际市场,已由Faber & Faber出版社、Editions du Seuil出版社、Querido出版社和Arche出版社分别在英国、法国、荷兰和德国出版。
“围绕这部作品的谈判进行了六个月,但是一旦佛朗哥决定要,他就立即行动了。从版权的角度来看,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想尽快制作影片,希望明年就开始。”
影片投入制作的时间是正式买下图书版权的时间,而不仅仅是“预订下”该书的时间。这也是创造大量收入的时间。总的费用是以“基点”的形式进行计算的,也就是这部电影预算的百分之几,该数额可能达到数十万美元,甚至成百上千万美元。

“当然,基点是可以谈的,而人们对基点的计算方法却仍然充满争议。”沃尔什说道,“一般来说,我们会争取总预算的2.5%给作者。但是现实情况是制片人现在将基点与最初的预算挂钩,而不是将其与制片公司进行影片发行时所采用的最终预算挂钩。这意味着,如果最后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美国知名电影演员、导演,代表作有《逃离德黑兰》等——译者注)加入这部电影,预算将飞涨,但是我们却不一定能从中受益。”

沃尔什也见证了图书改编影片授权合同发生的其他一些变化,包括增加了可以永久使用书中人物的条款,以及授权适用于任何未来影片发行方式的条款。“这意味着20年以后,如果一部影片是基于你笔下的一个人物编写的,并且即使影片可以直接投射到观众的眼睛上,你到时候也不能从中获得一分钱。”

沃尔什称,除了费用,图书改编影片授权交易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出版商应将“关键图片”包含在合同中,以便以后将其用于图书封面。也就是说,这样的话出版商可以获得完整的授权,将电影或电影营销中的图像用于电影特别版图书的封面。“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有着关键图片的特别版销量是一般版本销量的十倍。”


欢迎关注《出版瞭望》--世界出版行业在线杂志(Publishing Perspectives, “the BBC of the book world”, an online trade journal for the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industry)
网址:http://publishingperspectiv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