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系列(三):图书馆在服务阅读之外,还做什么?
2015-06-26

图书馆在德国是最多为公民所使用的文化和教育机构,人们在这里可以平等自由地获取信息和知识。除了是一个装满图书和文献的大房子,图书馆还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公共服务机构。

10180座图书馆分布在拥有35万平方公里国土、8200万人口的德国。在德国,每天都有70万人次走进图书馆,图书馆每年举办的活动总计近35万场。

作为德国图书馆界促进阅读的缩影,我们来看看三家大小、风格不一的德国图书馆,在尽心服务阅读之外,还做了什么?

--慕尼黑图书馆--
发掘故事,唤醒阅读兴趣,教授使用媒体的能力——慕尼黑图书馆通过不同途径开展图书馆导读会、媒体资料打包、班级会话、朗读会、多语言阅读和写作坊,以及举办作家朗诵会和阅读夏令营等活动,以此来支持阅读及语言促进。过去几年,该馆多次受到巴伐利亚州文教部与科技部的联合表彰。

服务幼儿园等日托机构
唤起孩子的阅读兴趣,传授他们使用新媒体的方法。慕尼黑图书馆通过提供不同主题的媒体资料包,为学龄前儿童举办图书馆导读会、图画书影院,或为幼儿园举办多语言朗读会等多种方式,积极支持幼教教师们的工作,包括亲自到幼儿园现场。

图书馆为日托机构提供个性化的愿望包或媒体资料包。媒体资料包是针对幼儿园、学龄前儿童班、小学不同阶段,围绕一个主题汇编不同媒体资料的集合包,主要包含科普书或有声读物,以及CD、DVD、游戏、教育专业书籍和教育视听光盘。市立幼儿园还可以享受免费送货服务。

想方设法吸引孩子们
除了在图书馆内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慕尼黑图书馆还举办为期数日的工作坊、巡回活动和长期系列项目。

少儿侦探节。慕尼黑图书馆与文化娱乐空间协会共同策划举办少儿侦探节。这是孩子们人生第一次认知犯罪行为的启蒙课。持续两周的少儿侦探节围绕犯罪、牺牲者、案犯、作案现场、证据、目击者、嫌疑犯、犯罪动机。侦探小说家们来这里介绍他们最新的作品,并解答孩子们的各种问题。在写作坊、戏剧工作室、媒体工作室和侦探研究室里,孩子和大人们一起,或改写著名侦探小说,或忙于独立创作。

图书馆的夏令营。 每年城区图书馆都会举行免费的夏令营——阅读俱乐部,21个城区图书馆分馆几乎遍布了整个慕尼黑。假期一到,夏令营欣然迎接阅读粉丝们的蜂拥而至。他们可以从适合6至14岁儿童的新书中挑选吸引自己的材料,同时准备由阅读专家准备的问答题目。夏令营结束后,孩子们还会被邀请到读书节参加活动。

男生读物。专为小学年龄的男孩儿打造。他们可以在此找到图书馆为其量身定做的读物。主题广泛,从足球、明星到乐高玩具,从侦探小说到海盗故事。在自主挑选好富有吸引力的阅读资料后,将其打包在一个可外借的炫酷帆布背包里。

大小书虫一起来。组织大孩子们为学前儿童读书。这样既可以增强大书虫的自信心,锻炼自由演讲的能力。而生动的演讲和别开生面的走近文学的方式在小书虫们中也很受欢迎。

新媒体周。给粉丝和朋友的点子+窍门。每年年初,青少年信息中心及咖啡社交网络联合邀请慕尼黑图书馆的媒体教育者,围绕脸书、网络安全及游戏等话题,组织工作坊、对谈或是演讲活动。

走近图书制造者。图书馆组织当地孩子拜访慕尼黑本地的图书工作室、作家,与插图画家面对面交流,并参观出版社。

--汉堡图书馆--
汉堡图书馆以480万访问量成为汉堡公众最多的文化场所,同时也拥有德国最大的区域性图书馆系统。每年外借的图书、媒体资料超过1400万册。36个图书馆提供各类信息,教育及娱乐指南。总馆配备有一个大型儿童图书馆,32个分馆遍布城区,还有一个前卫的青少年图书馆 及两个汽车流动图书馆。

每年图书馆会为不同背景、不同兴趣和不同年龄段的读者组织举办逾万场活动。定期举办的儿童读书活动有图画书影院、朗诵会及导读课。家长、幼儿园和学校一致认为图书馆举足轻重——他们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校外教育伙伴。在全市范围内,汉堡图书馆联系密切,与许多教育及文化机构合作紧密。

针对阅读行为,汉堡图书馆与高校及科研机构开展长期合作,并将研究成果和新鲜教育理念第一时间分享给图书馆的读者和家庭。

“男生不读书”是其中主题之一。研究表明,女孩儿偏爱读虚构类图书,喜欢设想自己是书中的角色,经历故事中的跌宕起伏。而男孩们在阅读中,更多是要放松自己,分散注意力或是去体验一场未知的冒险。通常不喜欢在体验他人经历中探寻自我。他们的反应常常带有防御性,喜欢提出针对性强的问题。男孩儿和女孩儿不仅有不同的阅读兴趣,表达方式也有差异。男孩儿惯用行为举止表达内心想法,女孩儿则通过人际交往。男孩儿可以更好地在与自然和世界的相处中游刃有余,而女孩儿则在人与人的沟通中更加得心应手。

这些差异直接影响了男孩儿和女孩儿的阅读兴趣和能力。男孩儿对专业读物中的字体、图像和表格的理解比女孩儿更胜一筹。然而,男孩儿的阅读往往没有受到特别的关注。比如,阅读网络或电脑使用说明通常不被视为一种阅读,期刊、杂志或是使用指南也不归入书籍阅读。 阅读促进应该推动语言能力的获得,促进人格发展,培养社交能力。为了实现这三个目标,在涉及到男生读物时,选择的书籍应能满足典型的男生阅读需求。

对孩子好又适合孩子通常是为孩子选书的人下意识的误解。在大多数时候,选书人的“我喜欢的或是这个年纪喜爱的”是现实中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人们为男孩儿挑选的读物中,主角总恰好是一个男孩儿。 而其实有性别特点的阅读促进,不应该被理解为相互对立的性别划分。应该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两性差异,看待两性不同的兴趣和生活情况,而不是用歧视和糊弄相互抵消。

阅读开荒队,父子行动!是一个在汉堡图书馆成功实施的阅读促进项目,针对6到11岁男孩儿,由大学生团队策划。调研显示,男孩儿缺少男性阅读榜样。在家里,大多数是妈妈给他们读故事,在学校,特别是在小学,通常是女老师在扮演朗读者的角色。因此,在孩子们的生活中,阅读被贴上“女性”的标记。这个方案是想让爸爸积极担任朗读者的角色,创造父与子之间的共同阅读经历。

活动主题为“蛮荒之地与东方异域”。选定这个主题,也考虑到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地区的紧张局势使和平亲近这个文化圈变得很有必要。这个活动既能唤醒兴趣,又能预防产生偏见。

为了提高体验感,丰富孩子们对异域的联想,组织者尽可能扩大了图书馆的幽暗范围,并将活动时间定在傍晚。漆黑一片中,悠悠闪烁着烛光,一切显得更神秘,更随意。即使是最简单的装饰也发挥了很好的效果。布景黑暗的另一个优点在于,五个各具特色的体验站——“飞毯”、“法老之墓”、“神秘的变形”、“懒惰的荒漠”、“感官的绿洲”,不会被马上识破,让孩子们可以在寻觅探索中发现它们。比如“法老之墓”被设置在儿童图书馆的地下室房间。一面高高垒起来的图书墙挡住了入口,图书墙后藏着一只真蝎子的标本,蝎子挡住了入口通道。即使是小型图书馆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用最小的空间来打造多个体验站。没有被发现的区域就任其湮没在黑暗中。每个孩子会领到一个手电筒,方便在黑暗中走动。最后,“开荒队”穿过禁地,越过隐蔽带,完成任务。在每一个紧要环节,都会有设计好的故事由父亲们朗读出来。孩子们也可以自己挑选契合主题的故事在活动中寻找合适机会与同伴分享。

大部分的爸爸们都喜欢为孩子们读书,男孩儿们也乐此不疲。孩子们很努力,并能较好地融入故事情节。这种形式的活动能够帮助男孩儿,提高自身具有男性特征的阅读能力,并让他们对独立阅读产生积极的态度。

--居特斯洛小城图书馆--
“悄悄爱上图书馆”项目是居特斯洛图书馆促进阅读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居特斯洛是德国北威州的一个人口不足10万人的小城。为了能让所有生活在居特斯洛的孩子充分体验到图书的魅力,图书馆联合贝塔斯曼基金会创建了该项目。通过为小学一至四年级学生制定不同的体验模块,逐步提高孩子们的阅读动力。

贝塔斯曼基金会斥资20万欧元推动了的这个创新型阅读促进项目的有效实施。 基金会负责人认为:“阅读和书写等基本技能可以为孩子们打开多彩世界的大门。社会各个阶层的孩子们应该与图书馆结缘。特别是那些在家里无法从阅读中找到乐趣的孩子们,图书馆应该提供一些必要的基本条件。

项目负责人说:“我们采用游戏的方式向孩子们展示,他们可以在图书馆找到哪些书,并体验到听别人朗读或是自己读书会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我们与老师、家长一起,带领孩子们在图书的世界,体验一次扣人心弦的旅行。”为了使活动更形象生动,她还带着一个大大的、装满阅读材料黄色旅行箱。

项目聘请教育和教学专家为不同年龄孩子设置了相应的体验模块。一年级有:导览-海盗发现图书馆、图书观影-为何狮子不会写,狐狸不能读、当心字母被吃掉;二年级有:来吧绕口令、菜单也疯狂、图书观影-勇敢者的游戏;三年级有:探索图书馆让我来、怎样为犯错找到有趣的借口、图书馆拉力赛、箱子故事-印章、土豆和一本书的关系;四年级有:来做图书馆专家、80个问题环游世界、图书宾果游戏等。

一方面,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会走进校园,为孩子们介绍图书馆;另一方面,图书馆邀请小学生们定期走进图书馆,完成系统模块体验活动。孩子们不仅可以亲身体验图书馆里有哪些书和媒体设备,更重要的是能学习到正确使用媒体的方法。

该项目需要图书馆与学校紧密合作,在向学校和老师们做了充分的项目介绍后,图书馆会与学校签订合作协议,以提高合作效率和延续性。希望能使小学生们从第一学期就开始了解图书馆,悄悄爱上图书馆,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和媒体素养。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还将关注以下主题:
(四) 出版社、书店和书业协会,以书为生的行业如何参与
(五) 教育机构和家庭,阅读的未来在这里生根发芽
(六) 德国制造的创新项目与经典案例
(七) 德国的阅读科研成果,看看阅读能解决人们哪些烦恼

全民阅读系列(一):国家战略,政府行动——德国促进阅读基金会

全民阅读系列(二):大企业来这里发挥社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