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集团的规模之重
2015-06-24




关于邦尼传媒:总部位于瑞典的邦尼传媒集团是一家全球化的传媒集团,产品和服务范围几乎覆盖所有传媒领域,从书籍、报纸、杂志、信息服务到电影、电视、网络和娱乐业。集团旗下拥有约175家公司,在全球17个 国家有上万名员工,营业额约为45亿美元(2012年)。集团官网www.bonnier.com。

邦尼德国集团作为邦尼传媒集团子公司于1993年在德国慕尼黑组建,通过逐步收购,目前拥有有7家出版社、1家有声书公司和1家图书发行公司。目前年收入约为2亿欧元。邦尼德国集团目前是德国的第三大大众出版集团,排在前面的分别是贝塔斯曼旗下兰登书屋和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


集团下属出版社分别为:
-Ullstein www.ullstein-buchverlage.de (出版重点:文学和非文学)
-Piper www.piper.de(文学和非文学)
-Berlin Verlag www.berlinverlag.de(文学和非文学)
-Carlsen www.carlsenverlag.de(少儿)
-arsEdition www.arsedition.de(少儿)
-Thienemann-Esslinger www.thienemann.de (少儿)
-Aladin www.aladin-verlag.de(少儿)

去年38岁的Christian Schumacher-Gebler先生(此前担任Ullstein出版社社长)从60岁的前任集团总经理手中接过了邦尼德国的帅印。以下为《德国书业周刊》主编Torsten Casimir先生与邦尼德国新任总经理Christian Schumacher-Gebler先生关于邦尼近况与发展方向的对谈。

-Torsten Casimir:2014年对大众畅销书来说并不容易。盘点年度畅销书时我们发现,在霍尔茨布林克和兰登书屋两家大众出版集团之下,邦尼集团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Christian Schumacher-Gebler:乍一看似乎是这样,但其实这样比较三家集团有失公允。因为邦尼旗下仅有Piper 和Ullstein两家社做文学和非文学类大众书,他们的营收仅占集团营收的一半。邦尼旗下的Carlsen、Ars Edition和Thienemann-Esslinger三家出版社都很强,可儿童、青少年文学及图画书却未被计入评估比较中。相反,对于霍尔茨布林克和兰登书屋两家出版集团来说,文学和非文学类的大众书是他们的主营产品。

-如果不从集团层面比较,而是从出版社的角度来看呢?
那2014年对邦尼来说绝对是高增长的一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由Ullstein出版社出版的90后作家Giulia Ender的 《有魅力的肠子》 (Darm mit Charme)一书,在德国销售额和销售册数的年度排行榜上都是绝对领先的第一名。同样,由Piper出版社出品的哈沛•科可林(Hape Kerkeling)的新书《这个少年需要新鲜空气》(Der Junge muss an die frische Luft)取得了年度第四名的好业绩。

-相比Ullstein出版社,Piper出版社压力更大对吗?
不一定。在畅销书指数排行榜上,Piper是位居Ullstein之后,但其实两家出版社的营业额是不相上下的。Piper2014年业绩很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哈沛•科可林的新作。Ullstein则有《有魅力的肠子》。我认为两家总体是平衡的。

-贵集团旗下小而美的少儿出版社Aladin,其出版人在成立之初就声明只做对他来说有趣的书。您认同这句话吗?
很喜欢。Aladin的内容真的能给人带来快乐,是我们的骄傲。他独特的高品质内容同时也吸引了大量读者,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Berlin出版社也是吗?一家社,一位出版人,四位产品线总编,很多位编辑,却没有一本书登上2014畅销书榜。
在畅销书方面,Berlin出版社近些年确实不显眼,但是出版社本身还是挺引人注目的。社里人事变更比较频繁,现在一个崭新的团队正整装待发。对于这个新的团队和善于创新和激发团队智慧的出版人Georg Oswald先生,集团都非常有信心。对于Berlin出版社来说,不仅可以作为一个自由、自主的出版社在德国的心脏独树一帜,还可以享受来自邦尼集团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以便在重要图书项目上施展拳脚。

-集团准备给Berlin出版社多少时间?
邦尼集团2004年收购Ullstein出版社时,很多人曾质疑如何能再续成功。在投入大量努力和耐心之后,事实证明是成功的。它的增长速度在2012年出版社排名中登上了榜首。邦尼集团看的是长期成绩而非季度报表。我相信在2015/2016年会看到柏林出版社的第一份成绩。

-Thienemann 和 Esslinger 两家少儿出版社已经合并一年了,情况如何?
很好,超过我们的预期 。这两个本来已经相当成熟的少儿书品牌实现了完美组合。过去的几年,这两家少儿出版社的经济效益常常陷于零增长甚至负增长。但合并带来了经济效益,在第一年就看到了成果,我很高兴。为此要特别感谢同事们的努力。

-Carlsen作为集团中最大的少儿出版社启动了一个大型项目,“LeYo!”多媒体产品。是出版社独立运作的项目,还是有集团层面的支持?
完全是Carlsen独立完成的项目。在德国我们有6家独立的出版社,他们在经营方面有完全的自主权。集团层面只为出版社做核心服务和协同,集团的规模可以为出版社在很多方面带来效益。集团不会干涉各家出版社的内容及产品设置,在公司创新和战略层面也是如此。在传统纸书业务和数字创新的探索方面也不会例外。LeY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LeYo!项目是Carlsen出版社于2014年推出的新产品系,它将童书、知识库和多媒体终端实现完美融合,口号是为孩子们打造专属多媒体图书馆,链接:http://www.carlsen.de/leyo)

-集团内的其他少儿社能从LeYo!项目获益吗?
在数字出版领域当然要采取联合战略,集团另外两家少儿社Ars Edition 和Thienemann-Esslinger其实从一开始就了解了Carlsen出版社的行动。他们也早就开始筹划将自己的产品与LeYo!系统结合出版。从集团的角度,我们无法教各家出版社去创新,但是我会试着组建一个框架系统,使出版社的好想法能通过这个系统得到快速沟通。

-LeYo!项目是有风险的,投资很大。目前情况如何?
项目得到了不错的商业性评估,也采取了有效的风险控制。但是这个产品需要一定的时间让消费者慢慢消化和接受。《明镜周刊》在一份市场调查中证明了,孩子们愿意和 LeYo!一起去探索世界。当这一点也能被市场证明,那么Carlsen就成功了。

-邦尼集团层面有鼓励创新的措施吗?
有。比如2013年我们在出版集团内部组织了一个“数字创新竞赛”,鼓励出版社的同事们都来参加。最终我们总共收到了126份方案,而且方案涉及各个领域,从中体现出来的创新与智慧的丰富性让我们大开眼界。借助这样的驱动措施,我们来鼓励全体同事积极融入数字化发展。

-您如何看待亚马逊E-Book-Flatrates ?(亚马逊一站式打包订阅服务,在德国亚马逊每月10欧元可以读到65万种电子书)
您真的问到我的痛处了,虽然数字化本身对我而言是个让人兴奋的话题。我想您是想了解,我们是够会参加Kindle Unlimited计划。回答是否定的。无论在美国还是德国,我都不觉得会有同行愿意支持这个项目。他们的疑虑应该和我们是一样的。

-能具体谈谈您的疑虑吗?
我们最大的担心是,通过这种“读你能读”的自助餐式的模式,用很低的打包价每月9.99欧元,会伤害出版社赖以生存的商业模式。品质是有价值的,出版业也不例外。出版社是非常用心的和专业的在经营图书出版,当然还包括给作者以恰当的回报。如此低价,不仅对出版社是破坏,对作家利益也是一样的。有意思的是,《美国出版商周刊》报道,现在连亚马逊平台上的自出版的作家也担心他们的利益会因此遭到侵害。

-作为您的兄弟单位,邦尼英国的目标是2016年实现营业额的翻翻,从5000万英镑到1亿英镑。作为邦尼德国的领航人,您也有具体的增长目标吗?
基本上,我觉得企业规模的重要性在增加。在德国和其他地方我们都能看到,大型出版集团通常在商业上是成功的。这其中是有内在联系的。至少,在与国际电子商务巨头们谈判时,一定的企业规模可以为出版社带来平等谈判的资本。
至于邦尼德国,我更愿意说,我们期待增长和更多合作。战略上我们会继续秉持运营较小而灵活的成员单位。集团的管理架构为吸引更多合作伙伴提供了最理想的平台,在此成员出版社们可以继续坚持自己本来的出版理念。

-我们知道2014年贵集团与亚马逊的合作争端,请问结果如何?
对于细节,很抱歉还不能透露,但对于谈判的结果我还是满意的。

-可否透露你们签订的是否是有效期至2017年的长期合同?
抱歉,这个也是不允许公布的。

-作家对结果满意吗?
我认为是满意的。当然最后是一个互相妥协的结果,但是妥协的前提是要保护我们的作家的利益。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异常艰苦的谈判持续了几乎10个月。希望结果能保障双方的长期的利益。长远来看,毕竟邦尼从事出版经营已经超过200年了,我必须说:到此为止!出版社是有底线的。

-与亚马逊的贸易争端影响了邦尼德国2014年的经济效益吗?
真希望能跳过那段时间。但是全年来看,比2013年我们还是实现了两位数增长。我更喜欢从这个角度来看。

-听说贝索斯也亲自过问了这件事。
是吗?希望如此。

-现在您认识他本人了吗?
间接认识。我非常愿意能和他本人就此事交流一下,可惜还没有这个机会。

-您会与大型出版集团的同仁们分享与亚马逊的谈判经验吗?
当然不会。目前的卡特尔法(联邦德国反对限制竞争法)不允许出版社之间的协商。鉴于此目前我们正处于这样一种不幸的局面。好在听说政治和政策层面正在考虑对卡特尔法进行修订。卡特尔法本来就是诞生于工业时代的,对于目前我们所处的高度全球化和垄断的电子商务时代来说,有很多不适用的地方。

本文原载于 《德国书业周刊》,链接:www.boersenblatt.net ,由德国图书信息中心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