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上)
2015-05-25

《出版瞭望》 (Publishing Perspectives,世界出版行业在线杂志) 于近期发布了“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 (White Paper: Global Perspectives on Book Rights and Licensing 2015)。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在此将部分内容编译为中文,与中国同行分享。 英文原文(点击下载)。


“2015全球图书版权业务白皮书”(上)

--序 言--

18世纪知名散文家和词典学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曾经写道:“不给钱,只有傻瓜才写作”。但是,在这个时代,自由写作大行其道,出版行业的准入门槛近乎为零;同时,版权观念受到挑战,一直靠使用正版内容为生的创作者开始考虑采用令人质疑的做法。

在这种情况下,钱从哪里来呢?当然是书籍销售。版权及授权贸易常常是可靠的收入来源。想想那些改编成大片的小说或者紧跟时事的纪实文学作品吧,它们的预付金高的令人咋舌,因此我们不难相信出版商签订版权合同的时候就确信可以通过国外版权销售来赚回部分、甚至是所有预付金。

就拿文学翻译来说吧。来自总部设在伦敦的摇椅图书公司(Rocking Chair Books)的扎玛尔•阿马姆(Samar Hammam)的工作是销售小说、漫画小说和非虚构类通俗作品。他说,“代理们常常低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翻译能够成为最有价值的市场。也许一本书在英国的销量只有3,000到10,000册,但是在德国其德文版销量却可以达到250,000册。因此,翻译市场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采用多元化经营,那么在其他地方大获成功的机会就会多很多。”他补充道,“而且,总体而言翻译市场更加健康,虽然现在的市场行情比六、七年前要差一些,但是比几年前(经济衰退的时候)要好。人们的情绪更为乐观。虽然想成功就要努力,也必须找准方向,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书展与自动化--

咨询任何一位版权专业人士,他都会告诉你,比起一年的通信往来,参加在伦敦书展或者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举办的一场30分钟的会议,收获常常会更大。

“我是20世纪60年代开始做出版的,那时候大部分的通讯都是通过传统的信件而不是通过电话或者后来出现的电传来实现的。”培生前版权主任、《销售版权》(Selling Rights)(劳特里奇(Routledge)出版社,2015年第七版)一书的作者琳内特•欧文(Lynette Owen)说到。《销售版权》是版权专业人士名副其实的圣经。

如今,人们谈论最多的却是利用在线通讯、数据管理和自动化来简化版权业务。

那么,在2015年——许诺创新的数字革命过去十余年之后,现实情况又如何?版权业务有了很大改观吗?答案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

不可否认,有许多、甚至是大多数的版权谈判和贸易仍然是以面对面的方式进行的。特别是文学作品,版权交易最终是否能够达成,取决于卖方向潜在的买方传递其对书的激情和热情的能力——而这是无法通过数字方式做到的。因此,如果要表达情感,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仍然处于优势,而且其优势还很大。

但是,版权业务先后得益于喷气时代、太空时代以及当下的互联网时代的技术进步,肇始于20世纪中叶,并在21世纪的今天焕发出蓬勃生机、催生出数不胜数的机会;如今,它又如何从数字化当中获益呢?首先,数字化或许能帮助我们实现版权业务的自动化。

如今,有几家公司已经推出管理版权信息和版权销售的自动化产品,其中包括版权清算中心(Copyright Clearance Center)、知识产权许可公司(IPR License)、PubMatch、Biblio3、Bradbury Phillips、出版技术公司(Publishing Technology)和Klopotek。

不幸的是,即使出版商拥有其久负盛名的体系和工作流程,在将其已有的版权数据导入这些系统时,他们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也许最大的挑战在于标准的缺失:关于版权,业内还未采用一套通用的定义,合同和版税报表等文件也没有通用的格式。版税报表以PDF、Excel、甚至是纸质打印版的方式发送。以前的合同常保存在微缩胶片上,这样的文件在缺少人工干预的情况下是很难进行数字化的。2015年3月,《出版人周刊》在纽约举办了一个研讨会,与会人士普遍感叹相关标准的缺失。美国书业研究会(BISG)标准和最佳实践项目经理朱莉•莫里斯(Julie Morris)表示,在最近几年中,版权权益人认为,“执行统一标准的投资回报率还不够”。

即使机会确实存在,许多出版商也没有相应的内部资源来充分执行完全数字化的工作流程。规模最大的出版商,如企鹅兰登书屋等,确实有足够的资源来搭建自己的版权管理系统,但是当企鹅和兰登最近合并他们两家的系统的时候,其过程却“十分不易”。企鹅兰登书屋副总裁兼分公司权利总监丹尼丝•克罗宁(Denise Cronin)也证实了这一情况。

但是,鉴于全球版权市场的庞大规模,这里汇聚了小型、中型和微型出版商以及作品经纪人、律师和其他各类权益人(其中很多可能就是作者本人),其中能够实现版权自动化的仍然只是沧海一粟。

琳内特•欧文在接受《出版瞭望》采访时着重提到了其他的一些问题:“……数字化的速度惊人。出版行业的问题显而易见,那就是出版商各自为战,他们都被一些困难束缚住了手脚:他们需要经营日常业务,但未来的格式规定却不甚明了……我们是应该颇费周折地将我们存书目录上的全部书籍都转换成数字格式、即使有的作品永远没人会要呢,还是应该有所取舍?即便如此,未来新的出版物的制作和保存一定都会采用最佳的数字格式,以便于日后对其进行调整,从而推向一系列平台”。

显而易见,随着各出版商继续改造其体系,使其适应完全数字化的工作流程,出版业的版权方亦将受其带动。但是这将需要时间。至于面对面的会议,现在仍是不可替代的。

--世界版权销售情况一览--

如今,许多国家的出版商正在遭遇经济困境或文化危机,版权市场也充满变数。即便如此,版权主管和作品经纪人们一般都认同这样一个观点:如果是好书就一定能卖出去。而且,总体而言翻译市场——特别是文学小说翻译市场——还是在不断向前发展的。

世界上一半的人口居住在亚洲,这里对出版商有着独特的吸引力。之前,这里的出版市场偏好虚构类小说,现在已转而偏好非虚构类作品和童书——在中国尤其如此。不论是版权购买还是版权出售,中国市场一直在持续地增长。日本仍然是全球五大图书市场之一,但是由于该国仍在应对经济危机,出口到日本的版权销量的增速有所下降。韩国的年轻一代对数字化十分热衷,想要让他们阅读书籍,图书行业任重而道远。

在欧洲,俄罗斯、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遭遇了困境,他们给人的印象是对待购买过于小心谨慎。特别是意大利的出版商,之前一直以花钱大方、先下手为强而著称,但是现在该国正在抗击经济危机,因此这样大方的消费也戛然而止了。意大利国内的预付金金额已降至四位数,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印数也下降到每部作品仅2,000至3,000册。其他以购买翻译版权而著称的地区,包括荷兰和北欧国家,也比以前更加谨慎了。

法国市场在版权购买方面依旧欣欣向荣,但是儿童书的合同条款遭到了攻击,并引来了一系列抗议,最近的一次抗议发生在今年的巴黎书展(Salon du Livre)期间。抗议来自对版税和对出版商缺少透明性颇有微词的作家们。德国市场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稳定和强劲的增长——人们总是将德国市场称为虚构作品翻译版权的最大买家。在发展中国家中,普遍认为土耳其正在起飞,而波兰和捷克共和国展示出了很强的生命力。

在南美洲,巴西这个该地区最大、最进取的市场表现不一。一些代理人说这里的业务欣欣向荣,大部分是非虚构类和儿童作品,但是虚构类作品增速有所放缓。西班牙正在发生的出版危机给拉丁美洲的出版商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因为国外出版商对他们比以前更加感兴趣,而且对购买版权的兴趣也提高了,特别是现在许多代理人和版权主管选择将版权在不同的西班牙语国家和地区分开销售。

--作品示例--

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对西班牙语市场、法国、德国、日本、印度尼西亚和巴西进行详细报道。以下是对本报道有贡献的作品经纪人和版权主管目前正在销售的作品示例。

Actes Sud公司的版权总监克莱雷•迪尤维森(Claire Teeuwissen):
-售出热门的卡迈勒•达乌德(Kamel Daoud)的小说《默尔索调查》(Meursault, contre-enquête)的版权,Other Press出版社买下了其世界英语版权(2015年6月出版),该作品版权销售到约20个国家。
-售出2012年法国龚古尔文学奖(Goncourt)得主热罗姆•费拉里(Jerome Ferrari)的新书《原则》(Le Principe),该书在德国同步出版,并且销售火爆。
-在非虚构类当中,Michel Echnlinoff的作品《弗拉基米尔•普金在想什么》(Dans la tête de Vladimir Poutine)非常热门,该书已在俄罗斯和德国销售。

Capel & Land公司的作品经纪人格奥尔基娜•卡佩尔(Georgina Capel):
-西蒙•塞巴格•蒙蒂菲奥里(Simon Sebag Montefiore)创作的以斯大林和耶路撒冷为主题的书籍已销往48个地区。
-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创作的一卷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书《战争风暴》(The Storm of War)以及人物传记《拿破仑》(Napoleon)。
-格雷格•伍尔夫(Greg Woolf)的书籍《罗马——一个帝国的故事》(Rome: An Empire’s Story)销往多个地区。

摇椅图书公司(Rocking Chair Books)的作品经纪人扎玛尔•阿马姆(Samar Hammam):
-叙利亚作家萨马尔•亚兹贝壳(Samar Yazbek)的新书《穿越:通往破碎的叙利亚之心》(The Crossing: My Journey to the Shattered Heart of Syria)英语版的世界版权卖给了英国的Rider Books出版社。
-米凯•梅达利亚(Mike Medaglia)创作的鼓舞人心的漫画小说One Year Wiser将于2015年9月由Self Made Hero出版社出版。
-布赖恩•特纳(Brian Turner)的战争回忆录《异国的一生》(My Life as a Foreign Country)的平装版即将出版。

布莱克•弗里德曼作品经纪公司(Blake Friedmann Literary Agency)版权总监伊索贝尔•狄克逊(Isobel Dixon):
-备受喜爱的长销作家如南非作家德翁•迈耶(Deon Meyer)的几本新书,以及已被美国Scribner公司的纳恩•格雷厄姆(Nan Graham)和约翰•格林(John Glynn)抢先买下的查尔斯•兰伯特(Charles Lambert)的《孩子们的家》(The Children’s Home)等黑马作品。
-多米尼克•博萨(Dominique Botha)的《错误的河流》(False River)——作者用英语和阿非利堪斯语创作的富有力量的自传小说,该书去年在南非屡获大奖。
-经典作品:阿夫里卡(Tatamkhulu Afrika)的《悲伤伊甸园》(Bitter Eden)由美国Picador出版社出版;法文版被Presses de la Cite出版社抢购,将于今年晚些时候面世。
-坎布里奇•唐•爱德华•威尔逊•李(Cambridge don Edward Wilson-Lee)的《莎士比亚在斯瓦西里国》(Shakespeare in Swahililand)被来自英国哈珀柯林斯的阿拉贝拉•派克(Arabella Pike)和来自美国FSG的米茨依•安杰尔(Mitzi Angel)抢先购买。

Rogers Coleridge and White公司的版权总监劳伦斯•拉鲁亚克斯(Laurence Laluyaux):
-正在努力将拉丁美洲的新声音带给世界,包括墨西哥的爱德华多•拉瓦萨(Eduardo Rabasa)和他的饱受赞誉的首部小说《零和游戏》(Zero-Sum Game),这部作品正在被翻译成法语。
-达尼埃尔•萨尔达尼亚•帕里斯(Daniel Saldaña París)的《身处奇怪的受害者之中》(Among Strange Victims)。美国咖啡屋出版社(Coffee House Press)正在将其翻译成英语,准备出版。
-玻利维亚小说家罗德里戈•哈斯本(Rodrigo Hasbun)的小说《感情》(Los Afectos)的版权已销往8个地区(包括英国的Pushkin Press出版社),之后还在西班牙出版。

--内容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出版瞭望》--世界出版行业在线杂志(Publishing Perspectives, “the BBC of the book world”, an online trade journal for the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industry)
网址:http://publishingperspectiv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