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月德国畅销书盘点
2015-04-16

德国人爱看侦探小说。一方面引进版侦探类小说是德国畅销书榜的常客,最近畅销的有:塔纳•弗伦茨(Tana French)、尤西•阿德勒-欧尔森(Jussi Adler-Olsen)、迈克尔•赫约斯和汉斯•罗森菲尔德( Michael Hjorth & Hans Rosenfeldt);同时德国原创作品也广受关注,如尼勒•纽豪斯(Nele Neuhaus)的《生者与死者》(Die Lebenden und die Toten),沃尔克•克吕布冯(Volker Klüpfel)和迈克尔•库伯(Michael Kobr)联手创作的《愤怒的胡子》(Grimmbart)。此外,一些具有明显的地区特征的侦探类小说也取得了可观的销售业绩,尤其是来自巴伐利亚的阿尔卑斯山地区的故事。丽塔•福尔克(Rita Falk)的弗朗茨易北河畔系列(Franz-Eberhofer-Serie)作品已经出到了第六本。这套作品的主角是一个乡村警察,其语言富有方言特色,使用很多的日常俗语。这套书还涉及乡村旅游和旅馆建设的话题。德国音乐歌舞表演艺术家兼作家约尔格•毛雷尔(Jörg Maurer)从2009年就一直在写一部警长系列作品。目前的故事进行到了主角耶讷万警长(Hubertus Jennerwein)负责侦破一名前瑞典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成员的死亡案件。在文学方面表现出众的侦探类小说当属瑞士作家马丁•苏特尔(Martin Suter)的作品。 苏特尔在德语小说界因将侦探故事与社会批判相结合的特点而为大家所周知。他的新作《蒙特克里斯托》(Montecristo)就结合了最近发生的银行业危机,以金融和政治为大背景展开。虽然有的评论家认为这本小说的结尾具有局限性,但却对其“以小小瑞士为例将整个大事件的发生机制解释到位”的能力大加称赞。此外,畅销榜上还有瑟巴斯提昂•费策克(Sebastian Fitzek)的《第23号乘客》(Passagier 23)以及青少年图书女作家厄休拉•波兹南斯基(Ursula Poznanski)的新作《选票》(Stimmen)。这部作品是以奥地利萨尔斯堡地区为背景的侦探小说系列的第三本,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另外,之前就以一部描写自己的已婚意大利亲戚的幽默故事而出名的扬•韦勒(Jan Weiler)也凭借自己的侦探小说新作跻身2015年春季的德国畅销书排行榜。这次,他写的是警察马丁•库恩(Martin Kühn)极富故事色彩的工作和私人生活。

看看侦探小说之外的文学畅销书榜。德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兼演员于尔根•冯•德利珀(Jürgen von der Lippe)的畅销书作品幽默而不失商业价值。他的《拉起长调唱民谣》(Beim Dehnen singe ich Balladen)是一部短篇小说和讽刺性杂文的合集。跟作者的其他作品一样,这本书的主题也主要涉及男女之间的性爱、酒精和沟通障碍。对于中国读者,更值得推荐的是同为演员兼作家的罗伯特•施德哈勒(Robert Seethaler)的作品《整整一生》(Ein ganzes Leben)。这部作品受到了评论家及读者的一致好评,在畅销小说排行榜上保持了19个星期。德国《明镜周刊》称这部作品为“反全球化小说”。小说的主角安德烈亚斯•艾格(Andreas Egger)是一个出生在山里农户家的私生子,被养父母殴打致残,长大后爱上了女服务员玛丽,而玛丽在一场雪崩中不幸丧命。小说以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地区为背景,但作者认为不应过分看重故事的发生地。“山不是英雄,山就是山。”作家曾这样回复文学评论者对故事发生地的浪漫化置评。施德哈勒目前居住在柏林。他表示自己并不向往大自然:“我向往的是安静。”故事的主角最终成长为一个坚强的人,在战争中流落到了俄罗斯。施德哈勒称他笔下这位主角演绎的是一个“挣扎着活着”同时又尽力保持真我的故事。多特•汉森(Dörte Hansen)的畅销作品《阿尔特兰》(Altes Land)也卖得很好。这本书将一个典型的德国地区描述为一个充满风韵的地方,但故事的主题却非常丰富。德国报纸是这样评价这部作品的:“如果只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故事来看,可以说:这是关于两个循规蹈矩的女人在世上追求自身地位的故事。但是,这本书却远不是这么简单。”克劳斯•莫迪克(Klaus Moddick)的新小说《没有诗人的音乐会》(Konzert ohne Dichter)非常值得推荐。这部作品描写的是诗人赖内•马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和德国著名画家海因里希•沃格勒(Heinrich Vogeler)之间的关系。作者在书中引用了里尔克的一句话:“有那么多没有画下来的东西,或许一切都没有画下来。”小说以德国著名的艺术家聚居地沃尔普斯韦德(Worpswede)为背景,讲述了两位迥然不同的艺术家之间的友谊和分歧。小说的故事具有很强的普遍性,表现了艺术家们的自我反省和他们在商业化环境中的存在、自恋以及对自我营销的需求。有趣的是,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画家沃格勒是故事的主角。但他又与工人运动联系紧密,在巴肯霍夫(Barkenhoff)成立了一家附带工人学校的公社,研究共产主义著作,并积极投入到反对希特勒的反法西斯活动中。这本小说所提出的根本问题是:艺术的存在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两者的关系在哪里?

德国畅销书榜上当然有很多外文翻译作品。如高野和明(Kazuaki Takano)的《种族灭绝》(Extinction),尤•奈斯博(Jo Nesbo)的《儿子》(Der Sohn),凯西•赖克(Kathy Reich)的《骨头从不说谎》(Knochen lügen nie),保罗•科埃略(Paolo Coelho)的《不忠》(Untreue)。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米歇尔•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他的《服从》(Unterwerfung)因与最近在巴黎发生的查理周刊事件的巧合而在欧洲读者中引起了巨大的共鸣。戴夫•埃格(Dave Egger)的《圈子》(Der Circle)也在德国报纸上引起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尽管很多文学评论家对作品的文学质量评价不高,但都认为其反乌托邦的观点值得关注。此外还有在国际上取得很大成功的奇拉•卡斯(Kiera Cass)的《天选》(Der Erwählte)系列作品。卡斯将出席今年十月份举办的法兰克福书展,其《天选》系列的最后一卷首印五万册。

再看看畅销书榜上的青少年文学。家喻户晓的《比比和蒂娜》(Bibi & Tina,作者Bettina Börgerding , Wenka von Mikulicz)是大赢家。这当然得益于电影与图书的互相影响。该系列儿童作品讲的是一个年轻女巫比比的故事。比比的名字来自德国一座跟巫婆传说有着密切联系的山——布罗肯山。这本书本来是一个大约40分钟长的广播剧,目标读者是少女和4-10岁的儿童。故事的主题有梦幻、友谊、马和家庭故事,情节新奇而充满历险。马库斯•海兹(Markus Heitz)的《矮人的胜利》(Der Triumph der Zwerge)也力争到了畅销书榜前列。其跨媒体作品《犹大之裔》(Kinder des Judas)已被翻译成中文。“矮人”系列被译介到很多国家,包括捷克、意大利、荷兰、波兰、西班牙、英国和日本。还有出版商根据“矮人”小说开发了互动游戏书如:《第三次远征》(Die dritte Expedition)和《深处的星》(Die Sterne der Tiefen),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故事的发展。此外2013年另一家出版社推出了“矮人”图画小说 。德国畅销书女作家科妮莉亚•冯克(Cornelia Funke)的小说《金纱》(Das goldene Garn)继续大卖。她的书已经销售了共2000万册,被译成了37种语言。《金纱》是系列小说的第三册。这套小说的每一册都引用一个其他国家的童话元素;这一册的故事情节引用的是俄罗斯的童话元素。在少儿读物的外文译本中,在德国最受欢迎的作家当属杰夫•金尼(Jeff Kinney)以及JK•罗琳以笔名罗伯特•加尔布雷思(Robert Galbraith)创作的小说《蚕》(Der Seidenspinner)。

三月的莱比锡书展是德国书业的大事件。今年的莱比锡图书奖颁给了一位诗人的作品——扬•瓦格纳(Jan Wagner)的《集雨桶变奏曲》(Regentonnenvariationen)。这是首位获得这一畅销书大奖的抒情诗人,是给所有诗人的一份特殊礼物。评委会这样评价这本获奖作品:“充满机智果敢的诗歌”。与扬•瓦格纳共同分享4.5万欧元奖金的还有翻译家米莉亚•普雷斯勒(Mirjam Pressler)——译作《阿摩司•奥兹:犹大》(Amos Oz: Judas)——和非小说作家菲利普•瑟尔(Philipp Ther)——作品《旧大陆上的新秩序》(Die neue Ordnung auf dem alten Kontinent)。这部作品描写了后苏联地区的新自由主义欧洲。所有“想了解欧洲近代冲突”的人都值得读一下这部作品(评委会评语)。确实是这样——如果读者对德国以及欧洲感兴趣,还应该看一下非虚构类和指南类图书的畅销书排行榜。下次我们再给大家详细介绍这两类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