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德国的阅读教育
2015-02-09

本文作者: Leonie Weidel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项目经理)

阅读教育的基本理念很清晰:通过多种措施,培养阅读兴趣,提高阅读能力。通常来说,目标人群设定为儿童及青少年。因为阅读的兴趣与能力,其基础多是在幼年时期打下的。阅读教育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家长要给孩子提供一个有益于阅读的环境。

在阅读教育中有一个具体目标,培养孩子的“多读”习惯,而不是“需读”习惯。这想法已经包含一种观念,即多读书对我们的生活总有帮助。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任何一个新文本并更快掌握它的重点。读书多的孩子词汇丰富,学习新生词也更快,而且他们不只是学习字词,还学到了内容,足不出户就可以从世界各地学到知识与信息,而且是系统的、经得起推敲的。换句话说,有些情况“多读”习惯甚至是有巨大的利益。比如,移民通常是“多读者”,因为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上学,上班,生活,必须多读。

德国阅读教育按照年龄和阅读水平进行分类。 0-6岁上学之前的相关经验对之后的阅读能力影响很大。父母的表率作用尤其重要,例如给孩子念故事,或者自己有经常阅读的习惯。读的越多越早越好,也可以把“读书”变成定期或者每日的“固定节目”,读书的气氛和环境最好是舒适放松的,而且在此期间,尽量不要让孩子被别的事物打扰。专家推荐,每次念读不要超过一个小时,阅读时间为20分钟,其余40分钟用来做准备及交流,包括家长做准备,孩子提问,讨论和聊天。多人一起念读,最多为5至8个孩子,这样才能保证每个孩子把书里的插画看清楚。最重要的是:朗诵者要做好准备,要喜欢自己念的书。朗诵者不是演员,孩子会感受到朗诵者的情感:朗诵者不喜欢,孩子也不会喜欢。

学习阅读不是上学之前的任务。孩子先要学会相关的能力:发展语言感知能力,感觉运动功能,及集中注意力。这些技能不需要在上课、有压力的情况下学的,比如,游戏可以非常有效率的培养语言能力:练习吸吮和吹气(使用气球、吸管、羽毛等等),练习诗词诗句,拼写,绕口令及押韵游戏;这些游戏都是培养阅读能力的基础。字母是抽象的,孩子要学辨析它们的区别是什么。画房子,把烟囱画在左边或右边不重要,房子仍然是房子;但字母改动一点就不是那个字母了,这个孩子也需要明白。会认字了,就可以准备培养阅读的速度,可以使用排序或扣子游戏,可以看无字图画书(在德国,Ali Mitgutsch 的绘本几乎是每个孩子都不会错过的)。语音识别也很重要,要听得出音,也要能知道相应的是哪个字母。埃尔兰根-纽伦堡大学发明了一个诊断措施叫做“周游听成”(Rundgang durch Hoerhausen),可以考查孩子是否在听力或者阅读方面存在障碍。

近些年,家庭以外的阅读教育的重点也移向更小的年龄层,其目的是为了更有条理地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幼儿园培养阅读能力的方法更加丰富多样,组织作家朗诵会,组建幼儿园图书馆,与当地图书馆建立合作关系,各方努力,互相支持。另外还可以组织“绘本观影”(把插画投影到大屏幕同时讲故事)、图书展览(书店、图书馆、图书俱乐部可以成为合作伙伴)、旧书交换会 、朗诵节、朗诵散步(结合故事和户外活动)、朗诵之夜等等。其中最突出的项目之一是“传话项目”,让孩子练习把故事讲给别人:每月拿出三天的时间,首先请一个班的孩子一起去图书馆听朗诵者讲童话。之后,再让这个班的孩子把听到的故事告诉另一班的孩子。观察记录孩子们的反应,再反馈给家庭。4到9岁的孩子最适合听童话,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从现实世界转换到童话世界。幼儿园之后也可以与出版社联系,让孩子自己讲故事自己出书,或者让孩子参与书籍制作过程,与图书亲密接触,培养感情。

当然,孩子上学后压力会更大,对于德国父母,成绩也至关重要(跟中国相比压力还是小一些)。在德国也有虎妈,但一般来说,没有人奢望孩子在上学之前有阅读能力,能认出几个字母和自己的名字就已经可以满足一般要求。对孩子来说,学习阅读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不只是对脑子,对体力也有要求。

每年10月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德国阅读基金会及阅读媒体研究院都会颁发“汤姆儿童软件奖”(Tommi Kindersoftware Preis),奖励创意出类拔萃的新技术出版物。德国中小学也开始使用新媒体培养孩子的爱好及阅读能力,其中一个新媒体是“安托林阅读软件”(Antolin)。主旨是为让孩子仔细阅读书中的内容,之后要回答相关的问题。最后孩子间会有比较:谁看书看得最多,谁回答问题答得最准,然后老师可以在孩子中选一人加冕为“安托林王”,这样学生也会有一定的成就感。

另外还有一些方法,比如,学校里的老师和图书管理人安排作家朗诵会。德国著名作家Burkhardt Spinne写了一本关于他在德国学校办朗诵会的书《在外朗诵》(Auswaertslesen)。书中讲述了他的经验和给学生朗诵的重要性:对他来说,学校是举办朗诵会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意义的地方。老师,作家,父母,在许多其它地方做出的努力令人钦佩,但学校仍然是让孩子认识文学的美好的最重要的、最合适的以及最好的平台。

在学校举办朗诵会与在别的地方进行类似的活动是有区别的。学生看书不是自愿的,是必须的,是老师安排的;文学变成考试的材料。另一个问题是,在德国的学制里有一个误会:阅读文学对学生和老师来说是奢侈的事,因为中学毕业之后更“硬”的科学才更有用。可事实是:进入了社会,工作生活上是可以考虑微积分和有机化学的效能,但谁都不应怀疑,掌握自己的母语总是很重要。无论做什么工作,我们都需要使用语言,语言能力不够,有时就相当于缺乏想法,能力欠佳。连体育教授都得靠语言教学,他的工作核心即为说话,运动员要听懂他的解释和指示,学会动作,也都要通过语言。

除了作家朗诵会,在德国比较普遍的还有名人朗诵会,有些学校会请市长,体育明星,音乐人及其他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到学校做演讲。

在学校之外,德国有几家专业机构常年致力于提高德国国民的阅读兴趣和能力。其中最有名的德国阅读基金会(Stiftung Lesen )于1988年成立,一直从事策划和推广全国范围的读书活动,如:每年11月份跟《时代周刊》和德国铁路会一起举办“全国朗读日” ;跟德国书业协会,德国书店,出版社,图书馆,学校共同策划“世界图书日”活动;与莱比锡书展合作推出“阅读指南书”;同学校及图书馆成立“阅读俱乐部”特别针对教育水平较低的家庭。从2008年起,德国阅读基金会跟全国范围的儿科医生合作举办“积极阅读”推广项目(Initiative Lesestart),向德国父母赠送婴儿图书礼包,其中包含图书及关于朗诵和阅读的建议。2007年还成立了阅读/媒体研究院,除了出版论文和研究结果,还负责评估这些活动。

成人学会了阅读就不需要促进其阅读了吗?绝对不是。如今,每年有10万种新上市的出版物,难道读者不应考虑该关注和购买什么书吗?因此,除了阅读指南还有各种评奖,比如“促进阅读奖”,“科学奖”,“黛德丽•奥本贝尔格媒体奖”等等。电视和报纸的作用也不容忽视,评论新出版物,传播文学评介,都可以让德国读者注意到新上市的优质新书。文学节(以柏林国际文学节为例)搭建了一个互动的平台,为作家和读者创造亲密接触的机会,让读者有机会向作者致词、提问,双方可以面对面谈论作品。

总之,面对如何培养阅读能力,各国的政府、教育工作者和家庭所面对的问题很可能不同。城乡差距在欧美亚非每个国家都不一样,社会、教育、政治等系统也有区别、技术与收入水平也都会影响阅读教育的具体情况。但无论区别多大,互相学习,吸收成功经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从学会阅读到成为一个成熟的读者,我们都要经过许多实践,从中得到经验,或者是教训。

简言之,人类绝对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我们生活的好和坏,性格和爱好,都会被读物影响。我们怎么读书,读什么样的书,都会制约我们的思考和生活。正如作家埃利亚斯•卡内蒂(英国德语作家,198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所言:“无论你读多少,无论你知道多少,你是什么人取决于你读什么书,哪怕只是偶然所读。”(Wie wenig du gelesen hast, wie wenig du kennst - aber vom Zufall des Gelesenen hängt es ab, was du b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