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4德国图书市场(下)
2015-01-23

指南类畅销书围绕热门话题足球、美食、健康
旗下拥有集优(Gräfe und Unzer)和霍夫曼坎普(Hoffmann und Campe)两家出版社的甘斯克出版集团(Ganske-Gruppe)在过去的一年成为指南类图书市场的主导者,尤其是由阿尔弗雷德•德拉克斯勒(Alfred Draxler)编纂的《世界杯影像》(SportBild Fußball WM,Hoffmann und Campe出版社出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原因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从销售数字来看,德国人可不是只关心足球。他们还关心饮食,此类图书如《家乡》(Heimat,作者Tim Mälzer,Mosaik Verlag出版社出版)、《棒棒糖蛋糕》(Cake Pops,作者Christa Schmedes,Gräfe und Unzer出版社出版);减肥,如《健康素食》(Vegan for Fit,作者Attila Hildmann, Becker Joest Volk Verlag出版社出版)、《hCG饮食计划》(Die hCG-Diät,作者Anne Hild,Kamphausen出版社出版)、《亲爱的,我的裤子在往下掉!》(Schatz, meine Hose rutscht! 作者Andreas Schweinbenz,Vibono出版社出版);衰老,如《这美得可怕的年岁》(Diese schrecklich schönen Jahre,作者Constanze Kleis/Susanne Fröhlich,Gräfe und Unzer出版社出版)。集优出版社是实用指南类图书畅销榜上的常客:该社去年有30本图书进入了畅销书榜单(2013年这一数字为21本)。

2014年,还有一部德语作品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巨大销量。这就是一位年轻而漂亮的德国九零后女孩写的一本很冷门的关于肠子的书:《有魅力的肠子》(Darm mit Charme,Ullstein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印数已经达到了50万册,并且已经在18个国家销售。现在,这位医学系的学生兼新晋作家正在为她的博士论文奋斗,她的论文选题是“鲍曼不动杆菌”(„Bakterium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非虚构类——2014图书市场的排头兵
哈沛•科可林(Hape Kerkeling)是一位兼喜剧演员、主持人和演员等多重身份的畅销书作家。自从他的上一部描述圣雅各布之旅的作品(Ich bin dann mal weg)于2006年发表并成为当年最畅销的书以来,他的名字在德国已经家喻户晓,而且这部作品也被海峡两岸的两家出版社分别翻成中文出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给心灵一次放松的机会--我的圣雅各布朝圣之旅》;商周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我出去一下:聖雅各古道朝聖之旅》。在他的新书《这个少年需要新鲜空气》(Der Junge muss an die frische Luft,Piper出版社出版)中作者回顾了自己的童年,幽默而不失严肃,值得一读。

与哈沛•科可林一样,罗杰•威勒姆森(Roger Willemsen)也是一位知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为了2014年出版的新作《众议院》(Das Hohe Haus,S. Fischer出版社出版),他在德国联邦议院坐了整整一年。2013年每个星期的议会会议他都会去旁听,不是作为议员,而是作为一位普通观众坐在位于柏林的德国国会大厦的公众席上。至少在德国还从来没有人做过这种实验,而且还写了本书。

叙利亚和其他远东国家,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和西方国家的对俄政策是著名德国记者彼得•朔尔-拉图尔(Peter Scholl-Latour)有生之年最后一部作品所关注的焦点。2014年8月,这位有着超过60年工作经验,几乎跑遍了全球所有国家的德国最伟大的旅行作家去世了。他的《恶有恶报》(Fluch der bösen Tat,Propyläen Verlag出版社出版)体现了这位作家典型的混合新闻报道元素与历史分析的描写手法,在精装畅销书排行榜上位列第四。

《明镜周刊》文化版编辑菲利普•欧姆克(Philipp Oehmke)在《始于噪音》(Am Anfang war der Lärm,Rowohlt出版社出版)中为德国著名的朋克乐队“死裤子”(„Die Toten Hosen“)建立了一座小小的丰碑。这位德国记者早在多年以前就开始长达几个星期地跟随着这支乐队,并与乐队成员有着密切接触——结果证明,这本与乐队同名的书大卖。

还有一部作品与之类似,但创作过程却饱受诟病,这就是海瑞波特•施万(Heribert Schwan)的“关于科尔的报告”(Kohl-Protokollen):这位记者兼作家曾对前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做了长达600个小时的采访。施万曾在2001年和2002年将与科尔的谈话的录音和笔记整理出来,用以制作这位前总理的回忆录。其中第一卷的标题是《赫尔穆特•科尔——权力玩家》(Helmut Kohl – Virtuose der Macht,Artemis und Winkler Verlag出版社出版),除此之外,还有这位前总理夫人的一本传记(这位前总理夫人因为病痛的折磨已于2001年去世)。该传记曾是2011年的畅销书。此后,作者和前总理之间出现分歧,而2014年出版的《遗嘱——科尔报告》(Vermächtnis - Die Kohl-Protokolle,Heyne出版社出版)更是引发了司法方面的冲突,并且可能不会很快得到解决,因为作者在书中引用了被禁止透露的采访内容,比如科尔对以前同僚的一些夸张性的描述,包括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出版社非常看好这本书的市场,首印达20万本之多。

在熙熙攘攘的畅销书市场里到底缺了什么呢?宁静——正如威廉•施密德(Wilhelm Schmid)的新作《宁静》(Gelassenheit,Suhrkamp Insel出版社出版)的标题所展示的。单从销量上看,这也是一本值得推荐的作品。该书的出版社是这样介绍的:“不断前行的现代化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搅乱人们的生活,将其抛入混乱的漩涡,使得人们对宁静的向往与日俱增......这位来自柏林的生活艺术哲学家兼畅销书作家为我们带来了这本书。。。对作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简单地号召大家回归宁静,而是向大家展示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宁静。这个时代对宁静的需求已经如饥似渴,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整个社会而言。”听上去非常不错。

关于德国图书市场的分销渠道
实体书店仍然是德国书业最重要的分销渠道(2013年占到整个图书市场的48.6%)。直销业务(直接销售到各个机构、大学、企业以及其他最终用户)的份额在增长,占到了总销售额的19.7%。但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德国图书市场轻微的下降趋势。其它几个比较重要的销售渠道是:互联网书店(16.3%)及其它销售网络(又称作“二级市场”,其中包括折扣店、加油站、电器卖场等,共占9.9%的销售额)。

图书邮购业务(不包括网上书店,在2013年占总销售额的2.3%)近几年在德国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其中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世界画报(Weltbild)出版集团于2014年初申请破产。这家出版集团原本只是一家只有几本图书和一本杂志的天主教出版社。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展成了德国最大的出版集团之一。在业内专家看来,这家在提供大量可选书目方面长年保持实力地位的出版集团的破产,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邮寄图书业务重要性日益下降的影响。同样,书友会的重要性也大打折扣:比如2004-2008年在中国开展过业务的贝塔斯曼书友会(Bertelsmann Club)的最好业绩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实现的,当时的销售额最高达到7亿欧元,拥有600万会员。2014年6月,这家书友会在德国宣布即将解散——由于“公司经济方面的不景气”,书友会将只维持到2015年底。2013年,书友会形式的图书销售额还达到了1.55亿欧元,占德国图书销售总额的1.6%,以微弱的优势排在百货公司书店的前面(1.5%)。

尽管2014年德国图书市场所有销售渠道的完整数据要到今年六月才能公布,但书业协会今年1月发布的行业监测报告所显示的零售额可以作为一种趋势性指标加以解读。2014年,包括实体书店、火车站书店、电子商务书店和百货公司书店在内的四种零售渠道的销售额总计比上一年下降1.2%。去年发布的《2014德国书业年度报告》曾让大家看到过希望:2013全年德国书业的销售总额为95.36亿欧。在经历了两年的负增长以后,2013年德国图书行业又获得了稳定的销售收入,并出现了轻微上升的趋势。

盘点2014德国图书市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