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4德国图书市场(上)
2015-01-23

去年8月份出版的《2014德国书业年度报告》显示,德国人最爱的休闲活动是看电视。与之相比,读书的受喜爱程度远远落在后面,仅排在第14位。排在读书之前的还有:在家放松、看报纸、听广播、与家人共处、听音乐、上网、做饭等。但德国书业协会于今年初的一项调查可以让书商们感到欣慰。那就是德国消费者在12月底的时候纷纷走进书店,为亲朋好友挑选圣诞礼物。也因此使得去年圣诞节期间的图书销售额与上一年相比增加了2.9%。

平静的2014,非虚构与指南类市场表现突出
总的说来,2014年的德国图书市场比较平静。这或许可以用一般消费的低迷来解释,但也有可能是因为缺少对电子书销量进行确切统计的工具。例如《2014德国书业年度报告》调查显示,2013年,电子书占大众图书市场(不包括教科书)销量的3.9%,这一比例相当于电子书取代了2150万本纸质图书的销售。

2012年有《五十度灰》(„Shades of Grey“)支撑着小说的销量,2013年小说销量开始出现了轻微的下降趋势。由于缺乏“超级畅销书”,2014年文学类图书销售额再次回落,下降幅度达到5.1%。

2014年,德国实体书店的总销量预计会出现小幅下降,但是有两类图书的市场表现非常好,即非虚构类和指南类图书,其销售额分别比上一年增长了6.9和2.3个百分点。在2013年就略有增长的旅游类图书在2014年继续表现良好,大约增长1.4%。这些数字尽管还不能够刻画出整个市场的表现,但可以作为一种趋势看待。因为实体书店是图书行业最重要的销售渠道。(关于德国书业销售渠道请见盘点下 最后部分)

小说基本上还是图书零售中最重要的一个图书类别(2013年市场占有率为33.8%),尤其是对于小型书店和平装书市场(71.3%)来说。第二个最重要的图书类别是儿童读物,在2013年占到15.8%。紧随其后的是指南类图书(2013年占到14.5%),以及非虚构类图书(9.3%)、学习及辅导类图书(9.0%)、旅游(6.3%)、艺术与音乐(4.5%)、STM科技(4.3%)以及社会科学、法律和经济学(2.6%)。

2014年德国人都在读哪些小说
2014年德语文学界最受关注的作品是德国图书奖获奖作品——鲁兹•塞勒(Lutz Seiler)的《克鲁索》(Kruso)。这是塞勒的第一本小说。这位曾做过瓦工和木工的作家此前在苏尔坎普(Suhrkamp)出版社发表过诗歌和散文。

2014年排名最高的德国小说其实是一部青少年读物,但是它做到了老少通吃。孩子们可以从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而充满苦恼的父母们则可以通过书里的笑点给自己找点乐子。这本书就是德国记者扬•韦勒(Jan Weiler)的《青春期的小动物》(Das Pubertier)由金德勒出版社(Kindler Verlag)出版。书中主要内容来自作者的报纸专栏,全是关于他女儿的青春期搞笑故事。

德国畅销书作家法兰克•薛庆(Frank Schätzing)的新作《突发新闻》(Breaking News, Kiepenheuer&Witsch出版社出版)是一本厚达976页的大部头,吸引了不少评论家的注意。作者似乎对一些热门话题非常有研究,在他的笔下,这些事件被加工成了一部扣人心弦的小说。不过,在语言和风格上这篇小说还算不上薛庆的最佳作品。

塞巴斯提昂•费策克(Sebastian Fitzek)的《第23号乘客》(Passagier 23, 由Droemer Knaur Verlag出版)很受惊悚故事爱好者的欢迎(在《明镜周刊》的畅销书排行榜上位列第五)。出版社把作者描述成“德国最成功的心理惊悚小说作家”。书很畅销,但书评只能说是马马虎虎。

在2014年德语畅销书排行版上还有一张熟脸——尼勒•纽豪斯(Nele Neuhaus)。她的书最开始是在一个自媒体平台上发布的,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打理。后来她被德国乌尔斯坦出版社(Ullstein Verlag)发现,成为签约作家。她的多部侦探小说都获得了可观的销量。这些侦探故事有一个共同的典型特征:以法兰克福附近的一个地方为案发现场。2014年出版的《生者与死者》(Die Lebenden und die Toten)已经是围绕侦探“皮娅基尔•霍夫”(Pia Kirchhoff)和“奥利弗•冯•博登斯坦”(Oliver von Bodenstein)发生的第七个故事了。这种独具地域特色的惊悚故事在德国一向很受欢迎。

和纽豪斯的作品几乎一样受欢迎的还有一部由两位作家沃尔克•克吕布冯(Volker Klüpfel)和迈克尔•库伯(Michael Kobr)联手创作的一系列充满幽默的侦探故事《愤怒的胡子》(Grimmbart,由Droemer Knaur出版社出版)。故事发生在德国南部的阿尔高(Allgäu)地区。

德国畅销书排行榜上另一个常青藤也未缺席2014年的排行榜,她就是女作家科斯汀•吉尔(Kerstin Gier)。她的《银》(Silber)是《梦想》青少年三部曲的第二部(Träume,菲舍尔出版社Fischer FJB出版)。在这本书中,故事的女主人公丽芙转学到了英格兰的一所学校。一方面,她要努力适应新的再婚家庭;另一方面,她结识了新的朋友,并学着控制进入自己的梦幻世界的能力。德国《明镜周刊》曾这样写道:“......这位畅销书女作家将‘盗梦空间’(Inception)与‘绯闻女孩’(Gossip Girl)成功地结合到一起。”

2014引进版图书继续受到德国读者的欢迎。其中非常畅销的有杰夫•金尼(Jeff Kinney)的《小屁孩日记》(Diary of a Wimpy Kid,德国版由书屋出版社Baumhaus-Verlag出版)和肯•福莱特(Ken Follett)的《永恒的边缘》(Edge of Eternity,德国版由吕贝Bastei Lübbe出版社出版)。

对于2014年德国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来说,最大的赢家非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Holtzbrinck-Verlagsgruppe)莫属。霍尔茨布林克旗下拥有Kiepenheuer & Witsch、Rowohlt、S. Fischer和Droemer Knauer等多家出版社。来自该出版集团的出版社在2014年50个畅销书周排行榜上33次名列榜首(数据来源:捷孚凯娱乐GfK Entertainment)。这一成绩大大地超过了德国兰登书屋(Random House Deutschland)(5次)和吕贝出版集团(6次)。苏尔坎普出版社(Suhrkamp-Verlag)在2014年也获得了令人鼓舞的成绩,尽管该出版社还继续为内部问题所困,但有四部作品进入畅销书排行榜的前25名,而获得德国图书大奖的小说《克鲁索》更是取得了25万册销量的好成绩。

年度文学好书推荐
对于畅销书,德语知名电视文学评论家丹尼斯•谢克(Denis Scheck)在他最新策划的法兰克福书展“2014年文学新书”系列介绍中是这么说的:“大众读者莫名其妙地把目光锁定在畅销书上很可能来自于语义方面的误解,即将最好与最畅销的书混为一谈。现在让我们做一个小小的思想实验。想象一下,我们要挑选出十款最畅销的德国菜出来。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都会是高速公路服务站的便当快餐,根本就不会想到真正的美味佳肴。这跟畅销书是一个道理。都是大众口味的最小公分母而已。”

说到文学质量,我们不得不谈到在今年伊始的“文学之春”中崭露头角的培•利奥(Per Leo)的小说处女作。他的这部作品《洪水与土地》(Flut und Boden,Klett-Cotta出版社出版)获得了一致好评。这部作品将其祖父的过去进行了鲜活的再现——以扣人心弦的方式,因为作者自己本身就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历史学家。这是一部“描述纳粹心理的作品,却通篇没有以往描写纳粹的陈词滥调......是对家庭浪漫的一种重现。”《明镜周刊》对这本书作出了这样的评价,并将其选为“春季20本最好的小说”之一。

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托马斯•海彻(Thomas Hettche)的《孔雀岛》(Pfaueninsel,Kiepenheuer&Witsch出版社出版)被视为德国图书奖的二号种子作品。《孔雀岛》讲述的是矮人玛丽(Marie)和她的兄弟一起来到柏林附近的孔雀岛上的“皇家病房”所经历的故事,也可以看作是一部浓缩的德国19世纪历史。

德语文坛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格鲁吉亚女作家尼诺•哈拉齐维丽(Nino Haratischwili)推出了《第八条命》(Das achte Leben,法兰克福出版公司Frankfurter Verlagsanstalt出版)。这部引起了德国文学评论界热烈讨论的小说讲述的是一个格鲁吉亚家庭贯穿整个二十世纪的故事。

文学评论家在2014年秋季比较关注的作品还有:已故作家沃尔夫冈•海伦多夫(Wolfgang Herrndorf)的未完成小说片段《伟大爱情图片》(Bilder deiner großen Liebe,Rowohlt出版社出版)以及芬兰文学。因为2014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的身份,芬兰文学受到了极大关注,共有215部新书被引进德国图书市场,并有60家德国出版商出版了来自芬兰的新书。

盘点2014德国图书市场(下) 指南类与非虚构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