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根·博思谈2015法兰克福书展展馆布局新变化
2014-09-21













不久前,法兰克福书展宣布了2015年将要对展馆布局进行重大调整。《出版瞭望》(Publishing Perspectives)总编爱德华•纳沃特卡(Edward Nawotka)专访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 • 博思,听他阐述即将到来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将给正处于转型之中的出版和传媒市场带来的影响。

法兰克福书展在2015年即将迎来重大改变,包括关闭8号馆,将所有英语出版商移至位于书展中心位置的6号馆和4号馆。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都明白,所有的业务都具有“本地性”,为了达成贸易,我们需要与那些身处“本地”市场的人们会面。我们必须进一步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目前,前往8号馆需要20分钟,贯穿8号馆又需要20分钟。如果想在那里约见的话,会非常浪费时间。我们的业务遍及全球,但是也有着非常强烈的地区观念和侧重。眼下,英语出版商已经在抱怨我们似乎把他们从全球其它出版世界当中分离了出去。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把他们移到6号馆和4号馆会带来高效率,这个决定也深受参展商们的欢迎。当然,这是个大的改变,大家都需要适应新的环境。法兰克福书展也在往另一个方向拓展空间,我们可能会在1号馆开辟出更多的展览空间。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英语出版商从位置上将靠近展会的中心,并且如果你问问大家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个众望所归的决定。

英语出版商离其他人更近了,这样做的好处有哪些?

另一个很大的优点是现在英语出版商离版权代理和版权猎头们更近了,因为他们都在6号馆。此外,我们也在逐渐摆脱“区域思维”,而转向一种“以主题为导向的商业思维”。比如一方面我们有图书出版,另一方面也有包装印刷,另外还有人专门经营儿童图书。我们正在努力让这些商业模式变得清晰。所以现在的世界不是区域化的世界,而是基于不同商业模式的世界。

但是版权代理仍然会留在自己的小城堡里,周围都是守卫城堡的士兵?

过去可能一直就是这样的,原因是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他们。如果你希望见到他们,就必须去那儿。在那里,认出并找到他们很容易。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见版权中心实现了增长,版权分配方面也还有很多业务可以开展。我们也必须通过把版权代理安排在展会的中心位置来展示这一点,这个我们已经做到了。现在我们也要把英语出版商移到中心位置。

对于亚洲出版商而言,还有一些其他的变化,原因是什么?

法兰克福书展一直都是“以人为本”的。我们有服务公众的功能,也是世界规模最大的文化盛会,但是最根本的是我们有来自110个大大小小的国家的参展人士。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功能是交换观点和知识产权。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看到了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正在做的就是反映行业内的这种变化——我们正在相互接近,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促进这种交流。亚洲是一个强有力的增长市场,因此,把亚洲出版商安排在4号馆,让他们更近距离的接触到英语市场和德国市场是很有必要的。

那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市场呢?

发展中世界,包括拉丁美洲和东南亚,有许多新的商业模式。拉美区设在5号馆,我们称之为“出版联合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北欧国家和其他欧洲国家也设在5号馆。为什么把它们安排在这里呢?例如,拉丁美洲曾拯救过西班牙,而墨西哥强势增长。在这些地区中,有很多地区把教育视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教育对我们而言是另一个重点领域,而且科技在推动教育发展的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我们正通过增强书展的核心领域来推动整个书展的发展,这很有趣。把人们聚集到一起一直是我们工作的本质,我们会以内容、语言和科技为主题来做到这一点,这些主题都会得到展现。

如果科技如此重要的话,为什么法兰克福书展不专门设立一个科技馆呢?

我们看见,科技正变得普遍,给整个行业带来巨大的机会。因为现在科技成为一个日常业务,与我们所做的事情方方面面结合在一起。一方面,数字意味着工作流程;而另一方面,数字又是出版商的日常生活——我们不需要专门为之设立一个展馆。如果你想看数码产品,你可以去CES(消费电子展)。数字并不等于硬件,它指的是商业模式,是背景。

在全球,很多人都认为像谷歌、苹果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会统治全球图书和出版业务,但是它们并没有来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它们是认为没有必要来参展吗?

当然他们都来了,只不过他们不总是待在展位上。他们需要近距离接触内容。但是他们中的很多并不在图书行业,而是在设备和物流行业。即便这样,举个例子,今年三星将成为书展的一家大参展商。一家科技和产品公司,现在更近距离地接触内容,这是很有趣的。

既然数字图书不需要空间来展示,这能说明展位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吗?

事情的重点从来都不是展示图书或材料,而是人们相互会面、销售版权、创造新的观点、互相学习、打开新的市场。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的理由有很多,并不一定要来展示“图书”。

那么这些变化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人们会面和交流提供一个平台?那为什么还要设立展台呢?

为了提高认可度、展示形象,这是你需要设立展台的原因。例如,如果你来自印度尼西亚、巴西或菲律宾这些希望通过参展来提升全球影响力的国家,你可能就希望展示出你的形象。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和那些拥有高度全球化和地区化战略的大企业而言是如出一辙的。在这方面,这常常意味着有全球和地区的双重形象,这也是我们在印度创造“全球本地(GlobalLocal)”这个会议名称的原因,这个名称总结的很到位。

这对于德国出版商而言又有什么影响呢?毕竟,法兰克福书展既是一个全球的书展,又是一个德国本地的书展。

我们看见,世界各地都对德国出版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现在他们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出版商距离更近了。作为一个巨大的团体,德国人做了很多翻译工作,对于其他欧洲出版商而言,德国也是一个重要的门户。虽然欧洲已经成为一个多语言并用现象非常普遍的地区,因为出版商们都从广泛的欧洲语言中获取出版素材,但是德国是翻译方面的领导者。如果你是一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出版商,你一开始可能会将作品翻译成英语或德语,因为欧洲市场是跟随德国市场的走向的。那也是法兰克福书展的另一个功能所在:展示这些趋势。

许多人会问:“为什么要来法兰克福书展?”法兰克福书展依然很重要,是因为……

人们一年至少应该见一次,这非常必要。只此一点就可以看出法兰克福书展的重要性。我们是世界图书业务的最佳会面地点。另一方面,人们汇聚在法兰克福书展,这为全球合作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例如,去年,我们看见拉丁美洲的大学出版社作为一个协会来集体参展,瞬间我们就有了一个全球大学出版社交流的平台。又比如,如果开罗书展不能运作了,埃及人如何接触国际市场呢?在不稳定的国际环境下,文化变得愈加重要。永远不要忘记,法兰克福书展是所有人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