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文学作品如何跨越国界?
2014-07-29

版权专业人士、版权侦探和各级版权代理公司为了做出成绩,必须持续不断地关注世界各地的阅读和出版趋势。有时候某一特定的国家和地区在版权引进或版权输出上略有优势,可否发现和预测这些周期?这些失衡是否代表着深不可测的文化差异?是否有办法弥合这些差异?

日本的自我反思时代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是日本版权输入和输出的鼎盛时期。当时欧洲、美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出现了爆炸式的日本漫画潮流,这也推动了日本的版权贸易。荻野千草(Chigusa Ogino)是日本版权代理公司Tuttle-Mori Agency的负责人,她说该公司自1992年以来就在世界各地销售日本漫画版权。尽管国际漫画市场在过去的10年当中略显颓势,但是一些漫画系列仍然继续受到读者们的追捧,例如尾田荣一郎(Eiichiro Oda)的作品海贼王(One Piece),在世界各地就有超过3亿4千万读者。

“对于现在任何一部在日本出版的流行漫画作品,我们都有着超过30种语言的版本。”荻野千草说道。在日本漫画首次在国际上取得成功之后的几年里,一些大型的日本漫画出版公司甚至开始在公司内部设立版权部门并在美国建立了分公司,如小学馆(Shogakukan)的碧日传媒(Viz Communications)。(欲了解更多关于日本漫画在全球流行的信息,请参阅刊载于本期法兰克福季刊的文章《为何亚洲文化如此风靡?》)。

虽然没有数据清楚地显示日本出版业翻译版权引进和输出的比较情况,荻野千草预计翻译作品只占全日本不到10%的市场份额。考虑到在日本每四本书中就有一本是漫画作品,荻野千草认为在现今的日本出版行业中,版权输出的数量大于引进的数量。

从总体上来说,翻译出版市场正在萎缩。荻野千草认为, 大部分译入日语的作品其原文都是英语(英式英语或美式英语),而从欧洲或亚洲其他国家引进的作品数量就要少很多。不过,还是有一些国外系列在日本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来自芬兰的姆敏一族(Moomin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年是姆敏一族人物的创造者朵贝•杨笙(Tove Jansson)100周年的诞辰,芬兰和世界各地都展开了纪念活动(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芬兰主宾国活动中也有相关内容)。然而,日本出版商通过翻译引进的作品数量越来越少,这是有原因的,而其中的一个原因特别突出。

荻野千草说,大约自2000年以来,日本读者变得愈发内省。“日本读者越来越关注日本本国的作者、作品和流行趋势,而对日本以外地区发生的事情不大感兴趣”。她补充说,这种内省的趋势在日本比在韩国和中国更为明显。战后的婴儿潮一代一直都为美国文化所着迷,如今他们年事已高,而年轻一代对本土文化更感兴趣。“简而言之,”荻野千草说,“那些在全世界超级畅销的作品在日本从来就没有流行起来,虽然它们确实在日本出版了,因此日本也成为唯一一个某个畅销作品无法得到畅销的国家。”

但是现在的日本读者果真不如以前那样关心世界中所发生的事情吗?或者说,是否这就是版权输出和版权引进达到“健康”平衡的状态?就在日本市场取得成功的那些作品而言,流行文化和文学是否有所区别?荻野千草认为这种区别并不存在,因为有的漫画作品的文学性也非常强。毋庸置疑,潮流确实改变了,但是市场却绝没有停滞不前。

通过社交媒体弥合与中国的文化差异
2013年中国的出版业产值达到120亿美元。所有外国出版商都想进一步了解中国市场。这也是去年8月启动“翻译中的成功(Found in Translation)”这一行动的初衷,该行动努力寻找并最终形成好的办法,以帮助英国作家和出版商克服他们在尝试进入中国市场时所面临的障碍。他们所面临的困境令人不解,毕竟很多英国的创意内容在国际上获得了巨大成功。那些英国出版商——或进一步说,其他外国出版商们——没有理解的中国文化规范是什么呢?或者说问题并不在此,而在于进入中国市场是无望的?即这种文化差异是注定无法弥合的?

这个研究项目为期12个月,得到了英国艺术与人文研究理事会(Art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的资助,由创新慈善机构Nesta和文学平台组织(The Literary Platform)共同执行,并在执行期间得到了英国文化协会(the British Council)和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豆瓣(其月访问量达2亿次)的支持。这个项目主要关注的领域是电影、书籍和音乐。

在一开始,项目就将英国最受尊敬的小说家之一、《云图》(Cloud Atlas)一书的作者大卫•米切尔(David Mitchell)放置在中国社交网络领域的中心。豆瓣网发布了米切尔的两部短篇小说《园丁》(The Gardener)和《硕鼠》(The Massive Rat)的摘要,并邀请读者进行翻译。最终,约200人提交了自己的译本。专家组挑选出他们认为最优秀的3个版本,并邀请公众对其进行投票评选。获胜的译本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在豆瓣阅读网站上。

根据译者和投票网友所展示出的文化偏好,以及他们与米切尔的小说进行互动的方式,“翻译中的成功”项目组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份报告。文学平台组织首席执行官索菲•罗切斯特(Sophie Rochester)解释说,“这份报告有史以来第一次定位于从中国传统出版体系的角度描绘数字时代中国出版业的全景,研究数字如何转变出版体系和翻译过程,推动中国在线文学平台和移动阅读市场的发展。报告探讨了重大的数字变革如何能为英国作家和出版商创造新的机会,其中包括其对翻译过程和监管的冲击和对复杂的编读关系的影响。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社交媒体是了解外国作者的重要工具——在传统纸质书和电子书市场都是这样。然而,出版商仍然可以通过这些渠道在国外作品营销方面有更大作为。“社交媒体平台在培养中国消费者对书籍一类文化产品的喜爱方面起着重要作用,”Nesta创意经济、政策和研究部门负责人哈森•巴赫希(Hasan Bakhshi)认为,“我们在对豆瓣平台数据分析之后发现,不同的群体以不同的方式与小说进行互动,这将为理解英国作家如何在中国为自己的作品培养读者提供重要的思路。”

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人们也希望通过这个活动发现翻译比赛是否能激发起人们对其他英国作品产生兴趣,以及产生了哪些兴趣——在文化和商业方面都是这样。虽然详细数据要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发布,但是一件事情已经非常清楚:翻译这一行为能够以其独一无二的方式吸引读者并弥合文化差异。即使是一些参赛者提供的译文中所存在的瑕疵,也让我们看到为什么有时小说——特别是文学小说——在跨越文化界限的时候如此艰难。

本文作者西沃恩•奥利里(Siobhan O’Leary)
文章原载于法兰克福季刊 Frankfurt Quarterly (F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