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德国人在读什么
2013-12-17

德国的图书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市场之一——但德国出版的书的数量这两年却有所下降,2012年的初版图书有79860册,而2007年和2010年曾分别达到86000册和84000册的高峰。下面简单介绍一下2013年德国人谈论最多的“必读书目”和畅销书。

翻译文学
从数量看,从外文翻译过来的作品在德国图书市场上有小幅上涨,尽管版权的购买量有所下降:2012年被译成德文的作品共10862册,2011年有10716册。在巴西作为主宾国的2013年法兰克福书展上,外文小说获得了极大的关注。这次书展给德国读者带来了丹尼尔•加莱拉(Daniel Galera)、安德烈亚•德尔•富埃戈(Andréa del Fuegos)等作家,后者的小说处女作《水的兄弟姐妹》(Geschwister des Wassers)广受读者赞誉。在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给观众带来充满启发性的精彩演讲的作家——路易茨•胡法图(Luiz Ruffato)在他的五卷小说集《临时蜗居》(Die vorläufige Hölle)中讲述了希望摆脱家境贫困处境的意大利移民的故事。当然,还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备受关注的莫言。他的小说《蛙》(Frösche)的德文译本已于2013年2月出版,引起广泛关注,当时德国所有的主流报刊都在谈论这部小说。中国诗人杨炼的诗歌已由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Wolfgang Kubin)译成德文,诗集题为《同心圆》(Konzentrische Kreise)。这本诗集里的作品被德语文学评论家称为“令人不安的美丽”(新苏黎世报NZZ)。对于廖亦武的小说《洞洞舞女和川菜厨子》(Die Dongdong-Tänzerin und der Sichuan-Koch)评论家们褒贬不一。

德语文学
马丁•瓦尔泽(Martin Walser)将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当作推出新作《布景》(Die Inszenierung)的平台。这本小说没有叙事者,其特点是使用直接引语,但小说并非没有主角:主角就是轻度中风后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著名喜剧导演奥古斯•鲍默(Augustus Baum)。故事从安东•契诃夫(Anton Tschechow)的喜剧《海鸥》(Möwe)的场景画面延伸开来,然后在医院病房里继续上演。叙事手法如同戏剧,并且融入了作家自身的经历,比如包括夜班护士乌特-玛丽(Ute-Marie),作家的妻子格尔达博士(Dr. Gerda)和作家本人都是里面的人物角色。

作家马龙(Monika Maron)在八十年代初创作了独具匠心的环境题材小说《飞灰》(Flugasche)后在德国家喻户晓。其新作《插曲》(Zwischenspiel)是她的另一项令人信服的文学成就——对这部小说的评价没有一条是负面的。小说让过去和现在,梦想与现实融合到了一起。

难道没有后起之秀的年轻作家?当然有。比如非常前卫的年轻作家安•科滕(Ann Cotten)。她的小说《颤抖的扇子》(Der schaudernde Fächer)备受关注。德国媒体纷纷表示对她的语言印象深刻——“跟日常用语的词汇差别很大”。她的小说引领读者进入的是日本的大学校园,乌克兰的村庄和柏林的夜总会。她与今年德国图书奖大奖特雷西亚•莫拉(Terezia Mora)得主的共同点不仅在于讲述故事的“国际化”环境的选择:安•科滕和特雷西亚•莫拉一样,都生于匈牙利,所以她们都是以德语创作的非母语作家。一段时间以来,这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趋势——突出的例子有2010年的塞尔维亚裔作家梅琳达•纳吉•阿波尼(Melinda Nadj Abonji)的《鸽子飞了》(Tauben fliegen auf)和2012年的阿塞拜疆裔作家奥尔加•歌利亚斯诺娃(Olga Grjasnowa)的《爱桦树就是俄罗斯人》(Der Russe ist einer, der Birken liebt)。可以说,无论怎么去称呼它,移民文学的成就是不可否认的:德国文学在这一潮流中获得了更多跨文化和具有不同语言背景的优秀作家。

对于书店和获奖出版社来说,德国图书奖意味着可以带来销售额的提升(以及版权转让金)。当然,莫拉的《怪物》(Das Ungeheuer)也不例外。在这部小说里,莫拉讲述了一位IT专家、生活上的失败者达利乌斯•柯普(Darius Kopp)的故事。男主角的妻子弗洛拉(Flora)死于自杀。简而言之:柯普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和谁在一起会幸福的男人,直到他的妻子去世以后,他才开始真正走进她的内心世界,而且比她生前更加爱她。作者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用两条线索将故事串在一起:书页的上半部分是柯普的旅行日记,下半部分是他的妻子弗洛拉的日记。也可以说,这是一本合二为一的书,两部分互为补充。柯普的旅行一直延伸到亚美尼亚。这本书是莫拉的小说《陆地上唯一的人》(Der einzige Mann auf dem Kontinent)的续篇,甚至是用相同的语句开篇的,但没读过前一部小说也并不影响这部小说的阅读,因为故事情节是独立的。小说有一个开放式的结尾,读者可以期待这个故事的续集。那么,究竟谁是小说标题中所说的“怪物”?作者通过女主角的嘴给出了答案:人类是“非自然的动物”——所以怪物其实就是人。

德国犯罪文学也非常了得:德国刑事辩护律师兼畅销书作家费迪南德•冯•席腊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于2013年推出了他的新小说《禁忌》(Tabu)。《禁忌》不仅是一本虚构小说,还是一部律政剧,描写了人的堕落——但与席腊赫以往的作品不同,这本小说并没有受到德国文学评论家的一致好评。2013年,弗里德里希•阿尼(Friedrich Ani)的侦探小说“塔布•祖登”系列(Tabor Süden)出了新书《M》。该系列侦探小说不仅可以从出版的卷数上看出非常成功,而且在文学评论家的眼里也是如此。《M》一书的犯罪现场和场景设置在新纳粹主义的情境下,通过最近在德国发生的新纳粹组织事件(对纳粹地下组织NSU提起的法院诉讼),使得故事具有非同一般的与现实息息相关的意义。在阿尼看来,肇事者的邪恶不是问题的重点,而是“所有人的孤独”。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些德国作家在起小说标题的时候非常节俭。除了弗里德里希•阿尼的《M》,2013年还一本非常值得一提的小说——丹尼尔•凯尔曼(Daniel Kehlmann)的小说《F》。凯尔曼的上一部作品《测量世界》曾红极一时。新作《F》讲述了三兄弟的故事,他们分别是撒谎者、骗子和伪君子。该小说入选了2013年德国图书奖提名名单,曾被德国“每日邮报”(die tageszeitung)列入畅销书排行榜,被称为“一本充满闪闪发光的智慧、狡猾、调皮却又充满友爱的小说,一本关于生命的难解之谜的伟大而有趣的小说”。此外,明镜周刊畅销书排行榜上的提莫•凡尔纳(Timur Verne)的《他又回来了》(Er ist wieder da),也是2013年度一部轰动一时的作品。这部讽刺小说的内容是这样的:阿道夫•希特勒在柏林中心的一块空地上醒来。没有战争,没有政党,没有情人夏娃。在和平世界中,他和数以千计的外国人在一起。他极尽所能地开始了一份新的职业——上电视。这个希特勒不是一个滑稽角色,因此真实得有些吓人。这本小说在上市后的四个月内售出了40万本,目前已经被翻译成27种语言,中文版也将于2014年面世。

非小说类/指南类图书
自由撰稿人麦可•维讷穆特(Meike Winnemuth)的新作《郑重启程》(Das große Los)是2013年德国畅销书。除了在一些德国最著名的杂志和在线期刊的工作,作者还撰写一个旅游博客,拥有20万粉丝。在一个名为“谁会成为百万富翁”的知识问答类电视节目中,麦可•维讷穆特赢得了50万欧元的奖金,然后花了一年时间周游世界。这本书引起了很多读者巨大的兴趣,德国知名电视文学节目“新鲜出版”(Druckfrisch)甚至称其为一本“给生命带来勇气和乐趣的美好的书”。

2013年,通过电视节目而广为人知的还有德国时装设计师吉多•玛丽亚克•雷奇默尔(Guido Maria Kretschmer)。他主持了一个叫“购物女王”(Shopping Queen)的电视节目。节目中的女嘉宾需要找出在剪裁、款式和材料方面与自己的身材最搭的衣服,同时讲述一些有趣的奇闻异事。该节目非常具有吸引力。吉多•玛丽亚克•雷奇默尔2013年的新书名为《风格不分身材》(Stil kennt keine Größe)。他在书中介绍了10个典型的身材特征,以及不同类型的女性如何凸显自己的优点所在。

同样引起读者极大的兴趣并创造了很好销量的还有沃纳•巴顿(Werner Barten)的《什么让夫妻关系持久》(Was Paare zusammenhält.)。他所提出的问题显然正中大量读者的下怀:为什么有的夫妻关系可以维持那么久,而有的不行?夫妻关系得以维持数十年的秘密在哪里?这位畅销书作家曾作为南德意志报的科学栏目编辑获得“年度科技记者奖”。他在这部新作中提供了很多关于择偶标准的信息,比如男女的理想身高,为什么一个人很好闻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当事人择偶时潜意识中判断对方的免疫系统的一个标准,目的是保证将来生出健康的孩子)。通过阅读这本书,读者还可以知道在压力下男人和女人想让他/她的生活伴侣如何对待自己,作者还解释了为什么在夫妻关系中有人会很怀念小时候的一些东西。

有一本书可能让人读起来不会有那么轻松的阅读快感,这就是著名的传记题材作品——克里斯蒂安•F(Christiane F)的《我的第二次生命》(Mein zweites Leben)。该作品的前传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年仅14岁的克里斯蒂安•F曾是了一名吸毒成瘾的妓女。她的自传《我们是来自火车站动物园的孩子》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并被采纳进八九十年代德国学校的教科书。这本书一直以来被老师和家长所重视,它告诉人们如何让青少年的生活免于步入歧途。一直到现在,第一本书的版权都是克里斯蒂安•F的生活来源。从这本由她本人和女记者左妮亚•武科维奇(Sonja Vukovic)共同撰写的第二本自传中,读者可以看到过去的35年中在主人公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尽管作者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这是一本“让人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翻阅的书”(南德意志报)。这就是《工作与结构》(Arbeiten und Struktur),内容是曾多次获得文学大奖的德国作家沃尔夫冈•赫恩多夫(Wolfgang Herrndorf)在自杀之前于2013年所写的博客。德国所有的主流报刊杂志不仅关注该书的出版,而且无一例外地给予了正面的评论。当医生诊断出沃尔夫冈先生患有脑瘤之后,他开始在博客上描述自己的感受。他对大自然的热爱,他的朋友们,他“直面真相的责任感决定了他面对疾病的态度:直接交锋”(时代周刊)。

在指南类图书类别中,克里斯蒂娜•贝恩特(Christina Berndt)的《韧性》(Resillienz)一书取得了相当不错的销量:为什么有些人能够承受得住命运的打击,成功度过危机,而有的人却会被命运打败?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整年地一周工作50小时甚至更多而乐此不疲,而有的人这样做会崩溃掉?作者写道:这是由于每个人有着不同程度的韧性,这种“心理韧性”能让一个人将危机看作机遇。而韧性来源于人类在婴幼儿时期的经历,如果婴儿在微笑之后常常得到积极地回应作为表扬,那么长大以后就会更加自信。还有:心理韧性也可以在成年时期通过训练锻炼出来。

有声书
有声读物已被大型出版社普遍视为二次开发和衍生产品。比如,很多知名文学出版社都跟“德国有声出版社”有合作,后者已经成为有声读物出版方面的领先出版社之一。2013年德国有声读物奖共提名21份有声读物和三个出版社,其中有的作品非常有趣,例如来自汉堡的有声读物出版社Hörcompany推出的有声系列图书《世界文学儿童读本》(Weltliteratur für Kinder),给小朋友们带来了接近古典文学的机会。打开其中任何一本,孩子们就可以听到通俗易懂的经典作品的朗读。这套书还附带跟读功能。有声读物奖的评委会是这样评价它的:“通过将视听乐趣和信息结合起来,将文学作品变成了带声音的体验。”出版社社长安德莉亚•赫尔佐格(Andrea Herzog)表示,自己对这套图书获得有声读物奖提名非常开心,“因为这表示业界对我们这套形式新颖、销量可观的图书是非常肯定的”。

被提名2014年有声读物奖的是“低语有声图书出版社”(speak low Hörbuchverlag)推出的以奥地利著名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和苏尔坎普出版社西格弗里德•昂塞尔德(Siegfried Unseld)之间的信件往来为内容的有声书。汉德克2013年推出了一本名为《当个蘑菇傻瓜》(Versuch über den Pilznarren)的作品。这是汉德克《当个......》系列杂文集的第五卷。作为当代最知名的奥地利作家之一,汉德克在这部作品里讲述的是一位想成为蘑菇学家的律师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个在国际刑事法庭上为战犯做辩护的律师。他选择隐退到森林里,想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写诉状。到森林里去的举动对他来说已经成瘾,因为外面的世界让他越来越不舒服,妻子离开了他,朋友们对他敬而远之。与作家的其他很多作品一样,这本《当个蘑菇傻瓜》也有很大的自传成分。这部作品受到了报刊杂志的文学评论的好评,让我们想起2013年过世的德国最著名的文学评论家马塞尔•莱希•拉尼奇(Marcel Reich-Ranicki)(Marcel Reich-Ranicky)的话:“有的德国作家交给出版社一部非常白痴的作品,那出版社就有两种选择:出版或者拒绝出版。如果遭到拒绝,那些有名气的作家就会去找其他的出版社。要是能拿到汉德克的作品,任何一个出版人都会开心。书的好坏已经不需要考虑,重要的只有一点:这书能不能让出版社赚到钱?”

(原文作者:魏妮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