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出版研修:触动发展的另一种契机
2013-08-08

(本文作者:中国出版传媒周报记者刘海颖)

近期,集参观拜访、圆桌研修及书展活动于一体的2013年德国出版研修之旅正式启动,引得很多业者踊跃报名。从2008年起,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就为中国出版业者走进德国书业搭建了一条顺畅、有效的通道,已经发展成为海外出版研修的品牌活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中国出版业发展的客观需求。

目前,国际化已经成为中国出版业发展的一大趋势,其中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深入国际出版圈。国外出版研修可以让业者“零距离”接触国际出版企业,不仅可以获取国际化行业信息和经验,而且可以促发一些实质性的合作,因此很受相关出版机构的欢迎。

这样的海外出版研修可以为中国出版业者提供深入而全面的学习、交流平台,从国际角度触动发展的新思路。在新一轮德国出版研修之旅启动之际,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通过采访,期望此次专题报道能让业界分享品牌海外研修活动的设计理念、组织经验,同时针对“体量小,怎么发展”、“多元化,如何坚守如何拓展”等国内产业发展的热点问题,从过往研修活动中寻找一些有思考和借鉴意义的做法。

体量小,怎么发展?
时下在国内出版圈,评判一个出版机构、策划机构发展得怎么样,码洋规模和品种规模往往会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参考。既是如此,向大体量冲击,似乎变得自然而普遍。这种现象让小体量的发展显得越发艰难和尴尬:大体量的实力出版机构在资金运作、出版资源抢占、市场开发等等方面很容易造成强势压倒的局面,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始于甚至终结于“体量”的较量。这使得“规模经营”更加充满诱惑力,于是催生了一些出版、策划机构在图书品种上不断加速生产,部分中小规模的书业企业“宁缺毋滥”的坚守定力在这种情况下未免会有疲惫、纠结之感。而这一系列连带反应往往会带来产业生态的不健康性,更深层面是产品的“病态”,以及读者在文化阅读中的“亚健康”。

在书业企业的发展中,该如何清醒地面对体量问题?特别是,体量小,该怎么发展?德国图书信息中心2012年研修团拜访的第一个对象Mixtvision就是一个小型出版社。Mixtvision创立于2005年,每年出版的图书品种都十分有限,如2012年一共出版了13种新书,今年则计划出版14种。一个每年出书数量不超过20种的小出版社,如何定位自己的发展?Mixtvision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这个数字化趋势日益强化的时代,Mixtsion坚持“双线”发展的思路:一方面,出版社持续推出传统纸质图书,并且要一如既往地不断提升内容和装帧的质量,因为质量才是图书产品的未来价值所在。另一方面,Mixtsion也会为数字化的世界提供从电子书到App等形式多样的产品。在这一运作背景下,出版社在两个领域都有可喜的市场表现。体量小的出版机构,可能会由于抗风险能力低等种种因素的顾虑,容易在新业态面前表现出滞后性。Mixtvision显然并不在这个推理范围之内,小体量的它照样在敏锐地跟进世界书业的数字化变化。近年来,Mixtvision越来越重视数字市场,所以为成人和孩子研发了多媒体跨格式信息交互系统,其未来目标是,为各种媒介格式提供高品质的文本源,并成功实现销售。

事实上,Mixtvision的敏锐并没有止于此。作为一家来自于电视传媒界的小型独立出版社,Mixtvision希望以更为自由、开放的方式来对待出版,尝试性地探索、创造不同媒介之间的联系。也正如Mixtvision所提倡的:“我们对图书充满热爱,想在一个多媒体的世界里以紧密相连的、面向未来的方式去思考与行动。”Mixtvision的一些图书和项目开发定位在影视素材上,比如说分镜头剧本。

Mixtvision的发展充满了创新的活力,而它发展的真正价值则在于引导创新的活力。在图书出版上,Mixtvision坚持为读者提供优质的娱乐,将唤起好奇心和鼓励创造性放在最重要的核心地位——如果孩子们能被调动起兴趣和创造的主动性,将长久地影响他们对世界的理解。也正因为这一点,这家小出版社的产品赢得了市场号召力,互动型儿童读物《kein buch》已成为全球畅销产品,其版权也已输出到中国。这家只有一间仅够容纳5名工作人员的办公室的出版社,有一个设在社区里的儿童艺术活动中心,那里同样是激发孩子兴趣和创造力的活力空间。

在未来发展上,Mixtvision认为规模的扩张是次要的:对于Mixtvision的小团队而言,这一原则可以为质量提供更有效的保证。但是,Mixtvision会将多元发展作为优先选择,因为多元业务不仅可以令这家小出版社紧跟时代脉搏,而且也能让它更好地承受某个领域的波动性变化。

小体量出版社的存在与发展意味着出版产业的生态健康,在某种程度上也需要特别的肯定和支持。2009 年11 月,巴伐利亚州将有史以来的第一份巴伐利亚小型出版社奖颁给了Mixtvision 出版社。巴伐利亚州科学研究与艺术部部长在颁奖时说:“Mixtvision 凭借其高品质的出版物和极具设计感的封面,为巴伐利亚的出版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法兰克福书展和德国外交部共同资助“小而美”邀请项目,每年挑选24家来自第三世界的小型书业机构,承担旅费、在德培训费用以及赠送法兰克福书展展位一个,入选条件简单而严格——要小、要独立、要美。今年,来自中国的10家小型书业机构参与了评选,毛毛虫童书馆最后胜出,将在2013年法兰克福书展上呈现别样的中国书业之美。

多元化,如何坚守如何拓展?
在中国出版业,当市场化、产业化的渗透速度日益加快,当竞争的激烈程度日益加重,类型不一、大小不一的书企都在尽己所能地扩张业务链,以便通过多元发展来营造发展的安全岛。但是,多元发展中,仍要想法设法最大程度地释放主业能量,并且仍要强调多元发展中各种角色的协调性。那么,可以如何做?

拉文斯堡股份公司是德语国家中领先的儿童青少年出版物及游戏产品的供应商,包含玩具公司和图书公司两部分。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出版社来说,版权业务仍处于边缘地位。但是,对于拉文斯堡股份公司来说,国际版权业务在发展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公司拥有约8000 种在世界各地销售的不同产品(包括针对不同国家的版本)。玩具公司在世界各地的子公司对自有产品进行多元开发,图书公司将图画书、知识读物等各类图书的版权输出到国外出版社。

虽然经济危机使很多出版社面临多重挑战,但是拉文斯堡公司在欧洲特别是在斯堪的纳维亚仍保留了关系稳固的合作伙伴。亚洲也是拉文斯堡版权业务的重要阵地。由于拉文斯堡是一个国际知名品牌,甚至可以说是高品质的象征,所以受到各国出版机构的认可,中国出版商对这一公司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目前,拉文斯堡和土耳其以及南美洲出版社的版权业务合作呈现上升态势,和斯堪的纳维亚的版权贸易数量也持续递增。

拉文斯堡每年出版400多种新书,以其独特的设计理念和风格赢得国际市场的青睐。以该公司的《为什么》系列(《Wieso?Weshalb?Warum? 》)为例,该产品在德语国家市场截至目前已经销售了1900万册,在全世界出版了20种语言版本。

对于拉文斯堡公司来说,衍生产品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延伸业务。该公司和很多行业都展开了成功的合作,比如以公司的首席插画家的创作题材制作的餐具,另外还有壁纸、T恤等。同时,拉文斯堡特别强调,衍生产品要与公司的价值取向保持协调的一致性。

拉文斯堡公司还专门设立了一个拉文斯堡博物馆,既是拉文斯堡游戏及创意产品的展示王国,又为孩子们提供了可以参与其中的互动世界。

你说我说
Kerstin Oellers(Mixtvision出版社负责人):德国图书信息中心组织的研修团为我们提供了一次与中国出版业者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我们和这次前来的各出版机构都还没有任何合作,比如说针对版权事宜的洽谈等。在交流过程中,我们有机会对公司的产品和理念进行介绍,也可以对公司的其他相关情况作全面展示。比如说,我们建立的儿童艺术活动中心是一个公益机构,孩子们在那里可以进行内容丰富的艺术互动。我们很想和中国出版机构展开版权贸易方面的合作。我们既会以开放的态度引进有特色、有创意的图书,也十分欢迎国外出版社把我们的图书传播到世界各地。另外,我们也希望可以和中国业者就我们新研发的数字产品展开相关合作。

Merle Schierenberg(拉文斯堡图书公司国际版权经理):中国图书市场巨大,所以我们非常荣幸,德国图书信息中心集中组织了与我们出版领域对口的专业人士前来研修,这也为我们打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拉文斯堡虽然已经和一些中国出版社建立了联系,但是绝大多数都是通过版权代理机构在进行。双方能够面对面就兴趣点、共同点甚至双方的差别以及挑战进行交流,这无疑更加有意义。近距离的交流加深了彼此间的了解,更加有利于双方展开合作。我很快就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又见到了研修团中的一些同行,并且就我当时在公司里介绍的3本书签订了合同。可以说,没有研修,就没有这些合同。另外,研修也进一步密切了我们和德国图书信息中心的联系。
我们本身对中国的少儿图书最感兴趣。过去,我们和中国出版机构就绘本达成了很多合作,未来希望可以针对青少年文学增强交流。另外,儿童知识类读物也有很大的潜力值得挖掘。

杨定安(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国际合作部主任):德国出版社不论大小,都有非常鲜明的特色。对于新兴的数字出版,他们都非常敏感,并且积极参与而不是观望等待:GU出版社开发APP;拉文斯堡出版社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来开发电子书,已有不少成熟的产品;玉婷歌尔出版社基本完成了其拥有的出版资源的数字化工作, 为配合德国2013年的数字化教学做好充分准备;Zuuka公司专门从事儿童电子书的开发,在游戏和动画片产品的开发方面也非常有经验。在通过研修获取信息和经验的基础上,我社在数字出版方面也会开始更多的尝试。我们通过研修在版权引进方面也有所收获,从兰登书屋出版集团引进的图书计划在今年年底出版。值得一提的是,组织整个活动的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具有超强的亲和力和凝聚力,为研修之旅营造了良好的气氛。

赵艺超(深圳少年儿童图书馆):我在研修行程中拜访了一个小镇的图书馆。印象最深的是,很多读者把自己家里不用的书和碟放在图书馆门口类似玄关的地方,供其它读者选择有用的自行带走,不少人在那里精挑细选。除了可以借书,读者还可以借类似拼图之类的玩具。图书馆虽小,但是让人感觉很人性化,人们可以安静地读读书,可以休闲地喝喝咖啡,巨型玻璃和满眼绿植营造了一个十分惬意的阅读环境。

关于2013年德国出版研修之旅

(原文载于8月2日中国出版传媒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