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业需要更多自信
2011-08-17

 

 

亚力山大·斯基普斯(Alexander Skipis)- 德国书业协会主席

2025年的图书市场会是什么样?在今年的柏林图书节上提出了与此相关的55个议题。之后这个话题在书业引发的思考和讨论持续至今。德国书业协会主席亚力山大·斯基普斯先生(Alexander Skipis)认为,书业需要更多自信。

2025年图书市场的55个议题是由德国书业协会的专业委员会在柏林图书节上提出的,旨在引发思考、构建未来。未来书业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将有怎样的发展,如何推进整个行业的结构与产业链的发展。这55项议题引发了一场大辩论。

德国书业协会的核心任务是构建政策框架条件。在协会的引导下,图书市场越完善,我们在政治上的地位也就越高。我们成员的结构变化同图书市场的构成和政治分歧与问题的变化是一致的。协会在公共领域用同一个声音讲话,将来它也会为更多的市场参与者讲话。

德国书商协会有意识地提出“原书”一说。通过这一说法,从概念上把内容和载体区分开来。我引入这个概念,是为了引入一种认识过程并激发讨论,这也是我们产品的核心。因为这是一切可持续发展和一切经营模式的出发点。对这个概念的大讨论已经在网络上开始了,并且变得越发尖锐。在这个背景下,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和协会能够注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聚焦兼具经济和文化双重意义的图书产品。

作为协会,我们要给市场参与者提供机会,让他们参与新的发展并发挥其积极性促进发展。我们与成员单位一起努力,为大家提供服务——在进修、具体的咨询服务、新标准或者像libreka!这样的电子书平台服务等领域。这样,我们图书行业就做好了准备。协会不承担单个成员的经营风险,不遵循个体成员间约定的竞争规则, 即各种供货或者支付条件等的约定。这也是法律赋予我们的立场。

成员们的需求越多元化,协会和其下属单位的工作就越艰难。我们为各种利益诉求提供表达和联合的平台。这是我们的一个大强项。这种联合也有利于行业内部的团结,以保证各部门能有效运行,也保证多元化和质量。不过,这种利益处理办法并不能避免所有矛盾,也并不能总是奏效。这也是协会必须面对的一个挑战。

我希望我们能够更加自信。这种自信源于图书作为文化产品的属性、全行业的竞争力和图书作为知识传播者的特殊身份。首先,我们已经在谷歌图书案的纠纷中向全球化的巨擘们展示了这种自信。我希望,德国乃至欧洲的图书行业都要长久地保持这种自信。这个行业需要它来让图书文化在数字社会中站稳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