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年的图书市场
2011-07-18

2025年的图书市场会是怎样一派景象?柏林图书日活动对此提出了55条结论。争论还在继续...

迪特里希•冯•克拉彭认为:出版人和书商会失去顾客...是为书籍进行宣传争取支持的时候了!

就在不久前,当阿诺德•施瓦辛格还在担任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时,他曾宣告要彻底取缔教科书的存在。为书的未来提出55条结论的那些作者们,施瓦辛格欠他们一个感谢,因为他们终于大声清晰地表达出了他们一直在暗示的事情:纸质书将在之后的若干年内慢慢失去重要性,专业书、教科书和高档非文学类书,当然也包括雄心勃勃的文学书,都将受到此类威胁,并且因此遭遇销售危机。

这里牵扯到的是一个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它正在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改变着书的世界。那些相信北美洲离我们很远的人,他们搞错了。艾姆斯兰地区的综合中学逐渐为所有学生配备了笔记本电脑,费用由学生父母承担。那些不愿意为此花钱的父母就得给孩子转学,但教科书迟早会被取代,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在博罗尼亚改革宣告彻底失败后,高等学校的状况比中学还要严重。当大学阶段的学习被当作职业培训,当学生们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读完大学之时,纸质书也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大学生们可以在内部网上找到并下载他们的文本节选和其他上课要使用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针对某一具体课时的;同时,大学阶段的学习中还充斥着各种社会活动、每门讨论课都要进行笔头考试,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们还能卖给大学生们一摞摞的书本吗?

那些美好而古老的纸质书的保存者,也就是图书馆,它们又在做什么?它们将越来越多的采购预算投入到电子书上,将自己的藏书数字化,为的是让读者时刻都可以在自己舒适的工作台上通过网络搜索到馆藏资料,如很多地区图书馆那样。这些趋势目前已现端倪,未来会变得更加清晰。那些提出55条结论的人,或许是对的。

但是,面对书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这一趋势,难道我们不应该行动起来,使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来与之抗衡吗?

我们应当继续保持全面的行业营销策略,在这一联盟中,书商及出版商协会、作家协会、读者俱乐部、图书馆、高等学校和中学以及其他所有爱书的人,都应当重新回顾书的重要意义和多样性。

在此方面的努力实际上在数年前就已开始。为什么我们不再次捡拾起这一理念并为其搭配一条诙谐有趣的宣传口号、一个具有普遍可行性和可辨识性的广告方案,它们可以供所有书商实地使用,可以在广播和电视里插入公开合法的、短小精悍的广告,还可以让那些热爱书的名人们出现在广告里。

其他书业专家所持观点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