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教育出版概况
2011-07-18

德国共有约80家教材和教育出版社,它们为大约1200万中小学生、70万教师、所有参加成人教育的学员和学习教育学专业的大学生提供教材、课堂材料、练习册、职业培训资料及相关产品。这些出版社也提供数量众多的数字产品,包括为学生和老师提供的学习软件、下载资料及网上资料库。这些产品被统称为教育媒体产品。目前市场上可供中小学校选择的书目总量在45000种左右,每年还有3000多种教育类新书上市。

教材出版社都做出了哪些贡献?以下是德国教育类出版社联合会对其教育媒体产品作出的总结:

教材:始终针对一个被严格界定的目的

教育媒体产品是出版社产品中一个非常特殊、分类非常细致和复杂的门类,这些产品都是为特殊的学习目的或者具体的学习群体而准备的。首先,这些产品是针对具体联邦州及其教育体制、教学计划和核心课程的。在德国各个州的教育制度和政策不尽相同,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在教育结构和按照教育/教学大纲所要达到的教育学目的上,各州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此就要根据各个联邦州和地区的教学任务开发和生产出相应产品。萨克森州设有“中学”(这是介于普通中学和实科中学的一种学校形态),黑森州的普通中学和实科中学则是相互独立的。在柏林,小学教育的年限是六年,而巴登-符腾堡州则是四年。巴伐利亚的数学课和石荷州的数学课完全不同,北威州普通中学的教学思想和巴腾的也很有差异。如此,教材和教育媒体产品所对应的是不同的学校类型,还有具体的年级、科目或者综合科目、超过四百种职业培训课程和更多的职业教育课程。而这些受教育群体的数目又是极不相同的:巴伐利亚州有2.9万名文理中学的高年级学生在十一年级学习英语,在不来梅市只有2500名。在巴符州有9200名十一年级的文理中学生要学习拉丁文,而这一数字在石荷州只有771。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对于教育媒体产品来说,并不存在联邦范围内的统一市场,而是一个个单独的、一定范围内的“小市场”,这些小市场针对的是具体的年龄群体、学校体制和科目设置。

教材是兼顾周全的媒体套件

除了极少数个例外,当今的教材已经不再是一种“单一”的教学用书,而是一种根据教学目的设计出来的、可供教师和学生双方使用的、兼顾周全的“媒体套件”。教学用书通常包括练习册,现在也多附有CD,CD中包含内容更为广泛和深入的教学内容,语言类教学用书通常配有语法练习册、词典。自然科学科目的教学用书通常配有表格或者公式练习册等等。对于所有科目来说,教材都是按照年级“成序列”设计的。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达到各州制定的教学计划和核心课程中规定的学习程度。从这一意义上说,一本教科书是整个教学方案中的一个环节。

教材可以被理解为受各联邦州文化部和学校“委托”而出版的。作为课堂教学最重要的工具,它是除教师培训外,最能推进新教学目标和教育改革的工具。因此,教材要受到检验批准才能上市,设立这种程序的目的是检验教材是否可以达到既定的教学目的。教学计划和核心课程中制定了确切的教学目的,而如何在成功的课堂教学实践中找到有效实现这些目的的途径,这便是教材编写者和出版社的任务了。

出版社除了在教材中要提供契合教学计划和核心课程的内容之外,还要将相关科目最新的专业动态融入中学教材中。中学课本的内容必须“准确”,因为这关系到一整代人。因此,教科书的编辑既要能很好地把握专业知识,又要接受过出色的教育学专业培训,这一点是有些令人惊讶的。

为了开发新教材,作者们通常会和教育出版社的专业编辑们一起研究出一个“教学法方案”,这一方案确定了教材将要选取的内容、这些内容的顺序以及重要程度,还要确定教材中要不要以及如何设定重点内容,要如何将新题目引入到课堂里,学生理解教学内容的难度有多大,教学应该根据怎样的节奏向前推进,等等。

同时,作者们也要和出版社编辑部就“设计方案”达成一致,也就是说,媒体产品的数量、使得页面“发挥作用”的文字/图片元素的适当搭配、公式/练习题/测试/图形/表格等的设计等等。字体大小、行间距、基础色调以及其他一些外部特征也同时被确认下来。

“设计方案”必须与“教学法方案”相辅相成:内容由出版社加工好,然后将设计方案添加进去,设计方案要为内容留出足够的空间,并且为传播内容服务。

当一个出版社设计并出版一本新教材后,就要将它提交给联邦州相关部门,以便通过相应的审核过程——只有那些被联邦州的文化部批准成为教材的书才可以被用于课堂教学,只有这样的教材才可以出现在地区性市场上。

除此之外,针对某些尚在开发阶段的重要新型系列教材,出版社会在某些被遴选出的中学进行试点教学。这一昂贵的过程使得教材可以提前适应教师的需要,从而保证此教材的成功。

当这些障碍被一一克服后,出版社会着力开发完善更多的配套媒体产品:教育出版社通常会提供针对性很强的练习册,这些练习册中有一部分针对的是教学计划中某些特定的主题(例如外语教学中的语法练习),还有一部分是为了帮助学生弥补学习中的不足或者巩固学习成效。在这些练习册中,也有一些多媒体产品供学生在家使用。出版社也为学生提供试题册,以便他们为中期考试和结业考试做准备。出版社还为组织课堂活动生产相应的文件袋、文件夹、CD等。对于出版社来说,还有一个重要业务就是为教师们提供具体详实的指导类意见,为他们解释某些课堂设计的教育学设想以及如何去实现某些具体的教育学行动等。

作为教师继续培训机构教育出版社

当各联邦州在继续培训教师方面表现得越来越不积极时,教育出版社也就越来越多地承担起了这项任务:在教育展会、专业会议或者学校里,教育出版社每年为教师提供六千多场次的继续培训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教师们会在教育出版社相关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得到继续培训。在这一过程中,如何通过使用适合的教育媒体产品来提高教学质量是核心议题。

教材出版社为开发和生产新教材以及修订已有教材做出了巨大贡献,而这还往往是在一个较小地区、较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实现的。出版社不光承担着因投入资金去开发和生产新教材而带来的全部风险,同时,因为教材市场是一个季节性市场,这一市场的80%会在夏季几个月内得到满足,因此,出版社在承担开发费用之外,还要在很长时间内预先垫付这一业务的所有相关费用,这一开支有时会以百万欧元计。

作为学校服务供应商的出版社

教材和教育出版社所有工作的最高目的就是,持续改善教学双方面的状况,从而使每个学生——不管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都可以得到尽可能好的教育。因此,教材和教育出版社是真正生产“精英中心”的地方,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作者和其他外部专业人员既熟悉专业情况又具有创新精神地,他们共同参与到一个重要的教育过程中来:那就是知识和教育的传递和传播。目前,教育正经历着全面、持续和复杂的改革,改革的目的是要让教和学都可以更好地适应21世纪,而教育和教材出版社的工作正是投身其中,贡献力量。

如果您希望进一步了解德国的教育出版,请您关注 “德国出版高级研修之旅”之2011教育出版及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