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业的变革管理
2011-06-14

变革的先行者们在成长
变革管理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对立概念。一方面包含着对更美好时代到来所抱有的希望,另一方面因面对诸多变化而心怀恐惧。这是5月在威斯巴登召开的德国专业报刊协会年会对变革管理所做的一个简单评论。

变革经常与危机互为双生子:企业的改制有可能会使企业陷入困境。如若用冷静的视角打量变革就会发现,从战略到结构、从流程到产品,适应变化中的市场是需要企业领导层不断履行的职责。只有“不要改变正在运行的系统”这句警句似乎还强调着长期稳定的重要意义。不过这种观念早已老得掉牙,而且对于IT行业而言,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派胡言。

德国专业报刊协会年会紧密围绕变革这一关键词。原因很充分:已经历了变革的专业出版社积攒了积极的经验,新的设想为他们开拓了新的业务领域。“从出版社变身为信息提供商”,“从出版人变为了平台” ,历年来年会对那些寻求建议的参会者所建议的,在此期间成为了现实。

专业报刊的财务报表也证实了,客户对于创新产品和服务是乐于接受的,并且也愿意为此掏腰包:2010年销售额实现小幅增长,今年的销售前景依然乐观。围绕电子媒体的相关业务增长迅速,相关活动的发展势头也非常喜人。

在危险中自有人成长为拯救者。对于那些有紧迫意识,懂得如何去说服自己的员工,努力将一夕制定的战略渗透入日常工作的那些人而言,他们必能实现一日千里的进步。

欢迎到无止尽的变革过程当中来,IBM公关经理现身说法。
关于出版社所必需经历的变革流程,盖尔德曼先生以关键词“改变游戏”来鼓动济济一堂的同行。

盖尔德曼任职IBM公关经理,陪伴了从IBM德国变为全球性一体化的企业的整个变化历程。盖尔德曼解释道,跨入变革流程之后企业大多会经历一个阵痛期,在这一点上IBM也毫不例外。五年前,这家大型技术康采恩开始了其变革的流程,至今这种转变依然还在继续:“变化无穷无尽。”盖尔德曼对此确定无疑。

不光是大型康采恩集团,就连中等规模的专业出版社也在盖尔德曼的报告中多有涉及。例如变化通常在周末的研讨会上发端;融入日常生活的变革步伐遭遇停滞不前。对于这种千篇一律、封闭的原则讨论又有谁不了解呢?盖尔德曼也深有体会:“一半的改革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改革管理需要权力。”企业内的矛盾争端很少表现于领导层和员工之间,而是集中爆发在企业高层之间。IBM的领导团队也经历过这样的考验,他们分为行动派和被动派两个阵营。行动派,因为他们要说服自己的团队,被动派,因为他们自己还要消化变化带来的影响。盖尔德曼认为:“沟通的能量必须深入中层。”一管到底只会使抵抗力量反弹。值得安慰的是:“一旦能使团队中40%的人站在你的一边,剩下的事情自会水到渠成。”

未来掌握在你的手中
光影交错、俯瞰纽约、快速的镜头切换、劲爆的音乐。在时光之旅开始之际,大约500位专业大会的参加者需要先起身,大家手牵手,阖上眼睛:“各位梦想中2021年的媒体世界究竟是何种模样?”

大街上随时可以面目识别,个性化的广告随处可见——数字世界的未来研究者对于美好的新数字世界充满期待。举个例子来说,有一部关于“活动眼镜”的微型电影,通过面目识别直接将有关被观察目标的所有相关信息(YouTube, Facebook, Google)弹出在眼镜之上。或者如微软的Kinect体感项目,在玩游戏之时用整个身体,而并非游戏手柄,来在电脑上进行游戏大战。尼尔斯·米勒迫不及待地和艾娃·威勒(德国Wiley-VCH出版社)以及凯泽尔·威尔海姆(演员)一起对此游戏方式进行了尝试,于是他的头脑中形成了一个天马行空的点子。

汉堡特伦多元公司创立者米勒先生的媒体时空之旅:
媒体1.0:所谓的可以让人靠在座椅或沙发上的媒体,试图唤醒人的注意力(例如“时尚”杂志)
媒体2.0:可能是个性化的杂志,带有Facebook的内容、Twitter等等,融合了编辑和用户生成的内容
媒体3.0:内容与游戏的结合(用虚拟头像在虚拟世界出现,带有Alice系统的互动电子书)
媒体4.0:实时在线(手机拍照并进行图像搜索的Google Goggles——每一个产品都有一个超级链接,所有搜索到的相关信息在用iPhone拍照时会呈现出来;一切过程变得互动和交互)

根据米勒的判断,iPad基本上已经过时了,随后几年会是Flexpap的天下,一种有机的屏幕,摸起来的触感像报纸一样。米勒认为,继外围网之后人工智能神经网络会大行其道,游戏、电脑将通过意志力得到控制。

那么,专业出版人该对这些信息从何入手?目标群体和终端都在急速增长,只有预算雷打不动。答案只有一个:多维度出版。这意味着,必须同时为目标群体和不同的使用终端,包括不同的使用场景准备内容。

Quelle: http://www.boersenblatt.net/443625/ (德国书业周刊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