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主宾国时代中德合作再掀新高潮
2010-08-20

受访者:岳根·博思(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主席)
采访者:段怡妹(商报记者)

问:听说您此次来中国,要与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进行会谈,讨论中德两国下一步的合作项目?
答:是的,主宾国活动从结束至今已经有半年时间,我们希望了解这半年以来中国出版界都有哪些变化、将来会有哪些动向,对主宾国活动有哪些意见和建议。除了与署长会谈外,我们还约见了一些中国出版人。我们非常重视在法兰克福主宾国活动中结交的中国朋友和伙伴,在书展以后,我们很重要的一个项目是要与这些伙伴继续了解和交流。这次到中国来,我们想多听、多学。我们经常拜访英美和欧洲等国,对他们的出版业十分了解,但由于中国实在太远,所以关于中国书业的消息我们还是了解得不够。比如,我们只知道数字出版的发展非常快,走得比较远,工作做得很多,所以这次我还想了解一下中国数字出版到底发展到了哪个阶段,都做了什么样的工作。

问:您认为中国与国外在数字出版的发展方面存在着哪些差异?
答:国际很多出版人对数字出版还存在一些担忧,担心自己会受到数字出版的影响。在日本,移动阅读已经发展到了全民接受的程度。上周我在伦敦会见了一些大型的出版商,他们纷纷对于电子书的发展前景表示悲观,但对于手机移动阅读却有着极大的兴趣和非常乐观的看法。但相比而言,我们感觉中国对此并没有很大的担忧,中国出版人对于数字出版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今年4月,我们的副总裁司马明先生来中国参加了移动互联网大会,在会上中国书业对于移动以及网络出版并不是非常担心,他们都是抱着非常正面的态度来迎接数字新时代的。

问: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差异的呢?
答:中国出版界正处于变革阶段,在这样的环境下,移动和网络阅读的出现产生的影响并没有表现得那么突兀。比如,盛大文学的运作模式对于德国出版人来说会是一种挑战。我刚刚在巴西参加完一个规模非常大的数字出版大会,我感觉像中国和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对于教育和革新特别重视,但他们却不像一些老牌的发达国家那样,十分重视新媒体的运用和开发。在巴西,社群网络的使用率非常高,此类媒体的使用人数,巴西仅次于中国,处在第二位。这对法兰克福书展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我们想要更多地去了解世界各国对于新技术的运用,接受态度如何,以及发展状况怎么样。

问: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有哪些新的变化?
答:去年法兰克福书展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开幕的,英国书店已经萧条,美国许多出版社也迎来了裁员危机。而今年完全不一样,我刚从英国回来,今年英国大部分的出版业务都在缓步上升,这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和机会。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版权中心的入场券在8月份前已经全部卖完了。今年由于冰岛火山灰的影响,许多人都没有如期参加伦敦书展,这就意味了这些人一定会去参加法兰克福书展。这再次证明了面对面的会谈和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虽然我们现在随时随地可以发送电子邮件或者登录facebook聊天,但毕竟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

问:今年4月本报对法兰克福书展副总裁司马明先生的专访中曾经提到:Hot Spots展区将会作为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亮点之一。除此之外,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还会有什么亮点?
答:Hot Spots将会成为今年法兰克福书展最大的亮点,在遍布5个大厅的6个Hotspot展示区内,高科技和出版内容第一次在法兰克福书展上相逢,6个科技主题围绕的是阅读器、移动、教育、文学、信息管理运作及出版服务。除此之外,参展的出版商还会在零号大厅发现被称为“法兰克福Storydrive“的另一个亮点。在这个大厅内,我们从电影、电视、动漫及书籍等各个角度来向参展者展示媒体之间是如何转换的,今年这一部分也将会是一个重点。我们最近与电影和电视界进行了一些交流,发现他们比较缺乏内容的来源,所以很多电影电视界人士专门来到书展上发现好的作品,购入版权。比如,法兰克福书展专门参与柏林电影节,举办了有关版权交流的活动,把出版社的人带到电影节上,为他们提供一个直接为电影界介绍好的图书内容的机会。
除此之外,今年也会配合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阿根廷组织一些活动。一直以来阿根廷书业并不被世界其他国家所重视,并且,南美的经济一直以来也十分萧条。他们正在慢慢崛起,正值新老交替的时代,今年大家一定想要了解一下他们文学上的发展状况,新老两代如何交班。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北京办事处也将组织中阿两国少儿出版人的会面。

问:您能对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热点话题做一下预测吗?
答:法兰克福书展是在不断的变化中寻求发展的。以前法兰克福书展只是一个单一形式的展览,但现在它就像是一个社交圈,世界出版业的同行都会借此机会彼此进行交流。除了展览之外,我们还将组织一些会议,活动种类达到上百种。并且,法兰克福书展中还包括了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小型展会。去年法兰克福书展期间,我们关注的目光还仅仅局限在一些电子阅读的硬件上,而今年这些目光将会转移到内容上,即如何利用这些硬件、如何盈利、商业运作模式又是如何,这些问题接下来都会成为人们的焦点。我们现在从硬件转换到了软件,转换到了人们的想法和作法。法兰克福书展今年的第二个亮点便是教育和培训,其实这也是书展长期以来的重点活动之一,因为我们并不希望大家只是关注在商业化和市场化上,更希望大家能够更多地关注教育,这对书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除了google.com和apple公司,还会出现不少新的品牌,所以电子出版这个板块会更加精彩。

问:去年,许多中国出版人将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带到法兰克福书展,并受到了海外出版社的欢迎。一年以后,这些作品是否仍然被德国市场所接受?
答:去年,中国文学作品在德国市场上获得了非常好的评价,许多中国文学作品被德国出版商看中并出版,据我所知,这些作品的市场反应非常好。当然接下来需要了解的就是中国图书在德国市场上的长久影响力如何了。其实中国文学图书需要做的并不是去适应外国市场,而是把自己的特点和精髓更好地展示给海外市场。

问:继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之后,德国图书信息中心与中国出版业还会进行哪些合作呢?
答: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活动只是我们中德两国书业合作的一个开端,在此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合作举办许多活动。比如,去年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开展的翻译赞助系列活动,另外,今年8月,德国图书信息中心还将组织一次中外交流活动,邀请德国出版社出版人到上海,在9月底还将组织一个少儿研讨团,邀请中国少儿出版界人士到慕尼黑和法兰克福参观德国出版社,与德国出版社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组织一个小型的研修班,邀请德国少儿出版方面的专家,为中国少儿出版社的同仁们讲授有关德国少儿市场营销和选题策划等方面的课程。 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我们将邀请国际出版人士,参加一场介绍中国少儿出版市场的早餐会,现在报名的已有来自21国家的50多家出版社的近80多位出版人士。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我们还为中国出版界人士组织一些主题交流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