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之都慕尼黑
2010-06-30

谈到德国,书业人谁不熟知法兰克福书展?2009年仅中国大陆地区就有约2500位专业人士在金秋十月赶赴法兰克福,参加一年一度的书业盛会。与被称为欧洲金融与交通心脏的法兰克福相比,慕尼黑是全球第二大出版之都的事实并不为人们所熟悉。不仅如此,慕尼黑还是德国主要的经济、文化和科技的中心。更为可贵的是,这个国际大都市至今仍保留着原巴伐利亚王国都城的古朴风情。

如果您计划今年前往法兰克福书展,不妨借此机会走进这个全球第二大出版之都。2010年的秋天,法兰克福书展的前夕,在慕尼黑将举办十月啤酒节的200周年庆典。

在慕尼黑的文学生活
(作者: Georg M. Oswald, 德国作家)


在德国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中,慕尼黑占据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一方面,慕尼黑是带有一些乡村气质的,或者甚至是有些外省气质的;另一方面,慕尼黑这个城市又可以提供丰裕的物质生活和丰富的文化生活。从前,这座城市在这种农民-乡土气息的影响之下,曾被人戏谑地称作“人口超百万的大农村”,但是,最迟从1972年,慕尼黑举办奥运会之后,一种城市意识在这个城市觉醒,并一点点地掩盖了它原有的乡村气。慕尼黑从来都不是一座工人的城市,在这里,从来没有存在过值得一提的工业发展,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之后,才陆续有高科技企业迁来此处。这座城市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适于休闲的地方,它具有高出一般水平的生活水准,当然还有高于平均水平的消费水平。在慕尼黑,房租和基本生活费超过德国境内的所有城市。高档文化场所,例如歌剧院、剧院和博物馆是生活富裕的市民阶层经常光顾的地方,这些市民以喜爱标榜自我和炫耀自己的财富而著称。

文学在慕尼黑也很受重视——即使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比起绘画等其他艺术形式来说,表现力要稍弱一些。自从路德维希一世建立慕尼黑现代美术馆以来,再经过“画家王”伦巴赫、斯图克、卡尔巴赫的努力,绘画艺术在整个二十世纪都是影响这座城市对自我形象进行认知的重要力量。而提起绘画,人们首先就会想到“蓝骑士团体”和“斯普尔团体”(Gruppe Spur)。

慕尼黑的现代文学史开始于创立于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的“施瓦宾波希米亚团体”。弗兰克·韦德肯特、路德维希·刚霍夫、路德维希·托马、《痴儿西木》杂志、埃里希·穆萨姆、汉斯·卡洛萨、亨利克·易卜生等都属于那个时代。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包括托马斯·曼、贝托尔特·布莱希特、玛丽露伊丝·弗莱斯纳和奥斯卡-玛丽亚·格拉夫。如同在德国其他地区一样,在纳粹政权上台后,魏玛共和国时期一度繁盛的文坛及其作家在慕尼黑也变得了无影踪。二战之后,一个新时代拉开序幕,从那时起,德国文坛形成了一种独有的封闭状态,而其享有的外界关注极其有限。那些在慕尼黑以文学为业的人,一时间必须首先适应这一现状:慕尼黑,曾经是“运动之都”,而现在,它还为文学保有一席之地吗?

新一代作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成长起来,并且同时注意追随国际和国内文学走势。来自于慕尼黑的作家们,例如赫尔穆特·克劳泽尔、诺伯特·尼曼、海纳·林克、托马斯·马奈克、托马斯·帕尔泽、马克西姆·比勒、来纳特·哥兹、安德雷亚斯·诺伊迈斯特、乌尔丽克·德莱斯纳、哈里特·克勒、劳伦茨·施罗特、马蒂亚斯·波利蒂基等,都活跃在慕尼黑文坛,并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以自己的文学作品反映着现实。

和之前的时代不同,作家们已经不再倾向于组成团体。因为他们的美学观点是如此不同,而且,作为某一团体成员被人接受的必要性也趋向最低。

慕尼黑从十年前开始拥有一座“文学之家”,它在莱因哈特·维特曼的领导下,变成了文学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地标。来自于世界各地、也包括德国的作家们,在此朗读他们的作品,而此处举办的丰富多样的展览也吸引了大批对文学感兴趣的观众。

在施瓦宾区,也就是那个百年之前曾孕育过文学现代派的城区,今日建起了一座“诗歌之阁”,那是世界上馆藏最丰富的诗歌图书馆之一,这一建筑是特地为这座博物馆设计建造的,建筑本身从建筑学角度来看,就是一件异常美丽的作品。这里会定期举行一些作品朗诵会,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朗读者都是诗人,但参与者通常都是一些对文学比较在行的人。这样的朗诵对一个范围相对较小、有着较高水准的文学欣赏者颇具吸引力。

在建于1990年的、名为“实体”的酒吧里,雷帕·扎克和科·比兰斯基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组织“诗歌战场”竞赛活动,目前这一竞赛已经享有国际声誉。即使是原本属于“传统”文学竞赛、而并不擅长现场朗诵表演的作家,也被邀请来参加这一竞赛,并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受到了期待值很高的受众的宽容对待。

和柏林的作品朗诵会舞台一样,在慕尼黑的“克罗莫泊”这个位于相对落后的城区——吉埃森区的简朴酒吧中,直到不久之前还在举行朗读会系列“大城市故事”。这一系列一年举办四期,每次都会迎来满满一屋子年轻的德语作家。这样的拥挤场面证明,恰是那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们更倾向于现场聆听作者的朗诵,同时和他们一起喝点啤酒,赋予这个夜晚一种他们所熟悉的气氛——就像他们在平常乐意光顾的俱乐部、酒馆里所体验的那样。

慕尼黑所拥有的出版社从数量上来说,仅次于纽约,居世界第二。汉萨出版社、兰登书屋(之前是贝塔斯曼集团)、C. H. 贝克出版社、派珀出版社以及数量众多的其他出版社自几十年前就开始出版文学史和其他方面的出版。

当我们将这一切考虑在内时,几乎可以认为,慕尼黑对于作家们来说,是一个天堂般的居住地,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这里,和在他处一样,要体验那些改变世界的变革并不一件困难的事情。如果说,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慕尼黑尚是德国的文学之都,那么今天,它可能已经无法保有这一头衔。因为从那时起,德国有太多作家将他们的居住地迁往柏林,同时,不光在政治领域,而且在文学领域,人们也决定将柏林建设成为集大成之地。但这并不是慕尼黑的悲剧,在柏林的顺风带动下,慕尼黑作为“秘密首都”,一直都感觉良好。

况且,在过去十年中,媒介手段的迅猛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文学的生产方式,我认为,这一点更加改变了这个问题的意义并将其变得不那么重要:一个作家居住于世界的什么位置。当然,如果有人愿意日复一日地在晚上去参加朗读会、去文学主题酒吧、去诗歌战场和沙龙,那么柏林自然是居住地首选,但是,又有哪个作家真的愿意这么做呢。而且,当我们考虑到创作环境时,德国境内的哪个城市(好吧,也许除了汉堡之外)能像慕尼黑这样,被如此密集的水系环绕其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