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商—理想中的职业?
2010-06-02

很多拥有这份职业的人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一份受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委托而进行的调查表明:青少年认为这种职业选择是“不宜进行”的。  

弥漫着灰尘、在垂死挣扎中、薪酬低下、枯燥乏味:中学生们用来形容书商这个职业的这些形容词中,带有严重偏见——而且绝不是赞美性的。相比较而言,在出版界做媒体人,是更受青睐的选择。消费调研公司(Gfk)受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委托所进行的一份新的调查结果,再次证实了人们对书商职业培训所一贯持有的负面印象。受调查者包括中学生、书业和出版业中正接受职业培训者,以及主修图书、媒体、新闻学等相关专业的大学生——被调查者表达了他们对书商和媒体人这类职业的印象。  

对于中学生来说,接受职业培训成为书商这一前景无甚吸引力  
来自于中学生们的评价中,很有启发性的观点是:调查表中列举了十二种商人职业培训课程,其中书商职业培训在女性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排到了倒数第三位,而在男性学生那里排到了倒数第一位。对于中学生来说,在出版社工作要更有吸引力一些。对女孩来说,媒体人的受欢迎程度在列表中位居第三,对男孩来说,位居第五。  

书商职业不受欢迎的一个理由是:中学生们猜测,和书以及媒体打交道的行为,在社会地位等级中位置太低。另外,新生代还认为这一工作每月的毛工资只有1810欧元,而从事其他零售业的商人的月收入水平比书商高大约60欧元。此外,书商这一行业在未来的前景也令人担忧。中学生们认为,书业将迎来极困难的时期,但出版业在这方面受到的影响则并不大。对书业形成巨大威胁的因素主要是电子商务和电子书。而且,被调查者认为,未来人们的阅读兴趣将逐渐降低。  

接受职业培训后的发展空间  
青少年人不愿从事书业的原因还包括:这个职业的发展空间较小(引言:“只要做了书商,就只能一辈子做书商,而从事其他销售行业的工作的人则会有更多转型机会。”)、枯燥乏味的培训、并不友善的顾客、受到限制的职业空间。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职业培训委员会主席卡琳·施密特-弗里德里希女士认为,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书商是有良好前景的职业”——图书商品的种类繁多,书商可以在较大的企业中得到分店领导者的地位,或者在更细致的产品分类中获得针对某一种类产品的领导地位。而且,对于书商来说,更有可能较早获得职业上的自主性。  

中学生们愿意选择这份职业的动力包括这些原因:“拥有更多宁静”,“知识不断增加,非常有学识”,“大量阅读后睡眠质量更好”等。值得注意的是,阻止中学生们选择书商这份职业的原因远多于促使他们这样选择的原因,而且前者有时被表达得很敷衍了事。而在美因茨市古腾堡书店工作的赫尔伯特·里希第则认为:“很多求职者乐意进入图书行业,是因为他们有一种错误观念,认为从事书业的人不用和电脑打交道,他们和顾客之间会有更多、更长久的以艺术和文化为主题的、更文明的谈话。”  
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面临的挑战。  

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会长哥特弗里德·赫内费尔德在解释这些不尽人意的调查结论时,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并未获得足够的关于书业的信息:“看来,很多毕业生并不知道书商这一职业中蕴含着怎样的巨大潜力。”这一职业充满挑战性、充满现代感、丰富多彩而且前景良好。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有责任传达这些信息:“我们必须采取攻势型的公关策略,去修正2010年之后将要接受培训的那个人群对这一职业的看法。”比如开展一些活动,而莱比锡书展中“书+媒体职业宣传日”就是一个可以模仿的成功范例。“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将会致力于组织这样的行业网络内部的聚会;这里面当然也包括与职业信息机构和招聘求职会等组织之间的合作。”  

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职业培训部负责人莫妮卡·科尔普-克劳施女士认为,在这个调查报告的帮助下,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将在提升行业形象和发展新生代力量方面多下工夫。即使是现在,德国书商及出版商协会在补充新鲜血液方面已经面临着双重问题:“一方面受训人数名额在减少,另一方面又缺少资质合格的应征者,以至于还有很多受训名额被浪费掉。”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公众对这一行业形象所持有的负面观点。  

匮乏的行业新生代力量  
在今后几年,行业新生代的潜力似乎并不大。在接受调查的中学生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对这一职业培训感兴趣、认为自己“极有可能”会成为书商。另还有百分之五的人认为,自己“有可能”成为书商。百分之六十的人无论如何不想从事这一行业,还有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可能不会”从事这一行业。有更多中学生想成为媒体人:百分之二的受调查中学生认为,自己“极有可能”从事这一行业,百分之八认为自己“有可能”走这条路。百分之四十三的人无论如何不会从事这一行业,而百分之二十六的人“有可能不会”干这一行。  

那些对书商职业感兴趣或者已经在准备申请接受职业培训的中学生们,他们获得信息的渠道非常多元化。他们比较喜欢从互联网上搜集信息。百分之九十的青少年以这一渠道获得信息。莫妮卡·科尔普-克劳施女士强调说:“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有针对性地开拓新渠道、更好地让别人接触到我们。”百分之七十六的受访者已经和家人讨论过自己的职业计划,同样也有很多人已经做完了中学时期的实习。百分之六十二的受访者接受过学校提供的职业咨询服务。  

接受职业培训之后会发生什么?  
在那些顺利通过了书商职业培训的人里,对自己已掌握的这一职业的忠诚度的保持时间却并不长久。他们当中百分之四十的人并不想真的继续从事这一行业。百分之十一的人希望从事其他行业,百分之二十四的人希望得到一份奖学金,百分之二十的人对职业培训结束之后的生活尚无规划。要促使这些新生代改变自己的主意,需要提供哪些条件?百分之六十一的受访者认为,书业必须提高薪酬水平。百分之四十一的人认为,应该提供更多可以升任部门和分店领导者的机会。多于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希望雇主为其继续提高自身职业素养提供支持。
  
即使人们关于这种或者那种职业的说法并不一定都对,但我们书业无论如何不应该继续在沉默中被忽视。卡琳·施密特-弗里德里希女士呼吁,为了使这个行业赢得更优秀的新生力量,并将他们长久挽留在这一行业中,我们必须巩固一种更全面的书业和媒体业文化。“这就意味着,每一位书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必须将自己视为行业的形象代表——因为单纯地诉苦抱怨并不能将我们带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