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德国《儿童与青少年读物趋势报告》
2010-05-03

德国少儿阅读促进同盟要求为儿童及青少年树立阅读榜样/ 儿童与青少年读物去年全德国销售增长11.1%/12岁以上的青少年读物销售势头强劲

 “阅读能教育儿童和青少年,使他们成长为自信和有能力的人。孩子们需要阅读的榜样,以培养他们的阅读乐趣,使其对重要话题感兴趣。这些榜样不仅存在于故事中,也该在孩子们的身边。”这是此次德国年度《儿童与青少年读物趋势报告》呼吁的中心内容。这其中,家庭、政策和社会的榜样作用应是首要的。在今年莱比锡书展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德国的少儿出版社联合会(avj)、青少年文学工作委员会(akj)、阅读基金会和书商与出版商协会四家组织联合推出了这一年度趋势报告。

德国书商与出版商协会新闻发言人克劳迪娅·保罗(Claudia Paul)女士说:“青少年儿童读物是为年轻的目标客户群量身定做的,它们是书籍的未来。”出版社的这种对下一代阅读者的责任心也体现在青少年儿童读物市场上。在2004年《趋势报告》发布之初,青少年儿童读物占书籍市场总销量的份额就达到了15.7%的新高。2009年,这个份额较前一年度更是又增长了一个多百分点。2009年青少年儿童读物的销售额增长了11.1%。克劳迪娅·保罗指出“针对年轻目标客户群的文学作品是一个重要且迅猛成长的市场,在适合12岁以上的青年读物这一板块儿尤为显著,适合所有年龄的书也属此列。”2009年青少年读物的销售额增加了44%,约占青少年儿童读物的33%。以上数据由媒体控制GfK国际机构受德国书商和出版商协会的委托,调查得出。

少儿出版社联合会认为,青少年读物板块儿将越来越重要。这不仅可以从图书市场份额上看出,也可以从出版物的目标客户群中觉察到。“青少年读物的重要性日渐增长,因为现如今它们可供社会所有阶层和年龄段阅读”,联合会主席乌尔里希·史丢里柯·布鲁慕(Ulrich Störiko-Blume)认为,“图画书开启了进入阅读时代的大门,而青年读物作为适合所有年龄的书也吸引了成年人。从前者到后者,少儿出版社为每个人提供所需。”唯一让人担心的是低幼儿童读物,这一部分在2009年毫无增长。然而在年轻人的阅读生涯中,阅读低幼儿童读物的这个年纪是特别重要的。因此应须在这阶段多鼓励阅读。“成年人必须主动推动阅读文化,以使孩子获得阅读的乐趣。”史丢里柯·布鲁慕先生说。

“儿童读物有一项使命:它们应该伴随孩子的成长。从第一次热恋、害怕不愉快的经历到家庭问题,儿童读物应该将阅读者引向那些重要的话题并使他们鼓起勇气。”青少年文学工作委员会董事会主席雷吉娜·潘托斯(Regina Pantos)说到。然而现阶段的儿童读物并没有充分完成这一使命。潘托斯说:“儿童读物水准停滞不前…。”目前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大部分只是给孩子们提供了一个用于消遣的充斥了无忧无虑的礼盒。但是为了适应孩子独一无二、各不相同的发展要求,以及培养他们成为乐于阅读的人,仅有这些是不够的。

德国阅读基金会称,适合所有年龄的书是促进阅读的良好契机,因为它在家庭之中起到了一个桥梁作用。“适合所有年龄的书为各代人提供了共同的阅读材料,供所有人思考、讨论和闲聊。”阅读基金会下属的阅读与媒体研究院负责人西蒙妮·恩米西博士(Dr. Simone Ehmig)这样认为。但这种潜在力量的前提是家长自己就阅读并朗读。恩米西博士说:“家长必须乐于谈话才能为孩子的发展铺平道路。”没了这个前提,不论是适合所有年龄的书还是儿童图书都会长期停滞不前。为了促进阅读应确立框架条件,要让全民都来读书。

《儿童与青少年读物趋势报告》中各机构观点补充

—来自德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会的观点
发言人:乌尔里希·史丢里柯·布鲁慕(Ulrich Störiko-Blume),联合会主席

在少儿出版社积极发展的图书类型中,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占有很大比例。尽管书中大部分都以年轻人为主角,也有很多成年人阅读此类书籍。其中许多内容丰富而价格昂贵的长篇小说都属于奇幻类。随着如此可观的经济利益不断加强,少儿社们的涉及领域不断扩展:这一行业满足了社会所有阶层和年龄段人的需求,同时传统的部分也得到促进和进一步的发展。

图画书永远是开启阅读时代的大门。德国图画书2009年的销量较书业整体趋势相比也比较乐观,增长了近4%。和书打交道越早越好,2009年有3本图画书被列入年度销量最好的50种青少年及儿童读物。

尽管2009年销量最好的50种青少年及儿童读物中有16本是儿童读物,但这部分图书2009年的总体销量没有增长。作为青少年及儿童读物的核心领域,出版社、书业和作家都对儿童读物非常关心,希望其重新有所进展。每个人在一生中都会回忆起一些让他们衷心热爱的儿童读物。这些读物既可以是出自著名的获奖的文学大家之手,也可以是简单的系列读物,关键是孩子们能从一大堆提供的书中选出他们所爱的。

促进小学生的阅读乐趣不能仅靠说教。尽管人们能够通过简单的文章学会识字,但是只有叙述优美的文章才能使人爱上阅读。“孩子们需要儿童读物!”——有责任感的成年人必须知道这一点。“孩子们爱儿童读物!”——当我们提供合适的书籍,并由成年人主动推动阅读文化的时候,将最终产生累累硕果。法国作家丹尼尔·贝纳(Daniel Pennac)对此的评论十分中肯,他说,“阅读”和“爱”一样都受不了命令式。


—来自青少年文学工作委员会的观点
发言人:雷吉娜•潘托斯(Regina Pantos),委员会主席

“适合所有年龄的书”这一概念可能被猜测为,‘为0到99岁的人准备的书籍’。这当然是一种谬论。一般情况下,它指的是针对青少年和年轻成人的书籍,年龄群约为12至30岁。统计显示,这类书在过去几年的销售中占据优势:2002- 2009文学类销量20强的书单中就有11本是“适合所有年龄的书”,这意味着有一半以上的畅销书是青年读物:他们是《哈利·波特》、《墨心》和《Bis(s)》系列。这些最成功的青年读物宣扬了些什么呢?年轻的男女英雄在融合奇幻元素的世界里历险,告诫恶魔要收敛一点,为了获得宝书而斗争,故事围绕着厄洛斯和塔那托斯,也就是爱和死亡展开。这些永恒的主题总是变为1000多页跌宕起伏而又妙趣横生的内容。夏洛特·罗奇(Charlotte Roche)的小说《湿地》则反向行之,目标群体从成人扩展到少年,紧随三本《哈利·波特》之后,位居排行榜第四名。打破禁忌对年轻人来说自然是有很强吸引力的。除此之外,人们还必须能参与到同龄人对于畅销书的谈论中去。
适合所有年龄的书由目标客户群自己购买,而儿童读物则总是由成年人购买的。成年人若不是手握孩子们列出一溜书目的圣诞愿望单,就会喜欢买一些名家经典,这些书不是从他们孩提时代就已耳熟能详就是须经人推荐。这些经典会出现在出版社的再版书目里,有些甚至以漫画的形式再版,如埃里希·柯斯特纳(Erich Kästner)的书。

儿童读物出版社出版的原东德儿童文学经典著作,物美价廉而且销量不错,其中95%的销量来自新联邦州。对出版社来说这是个有保障的银行:供应内容丰富的书,这些书适应的年龄范围从阅读启蒙阶段到9岁,首先要包括的是名家经典系列,因为在家长和老师眼里这些书能把孩子们从游戏娱乐引向独立阅读。这些书将各种教学方式运用其中并用于挑战各种陈旧观念。从儿童时期开始书中就有了男孩和女孩之分,这体现在不同的主题上,如公主和仙女就是针对女孩子的,而足球(毕竟我们正处于世界杯之年中)及骑士、海盗则是针对男孩子的,吉儿汀•波伊(Kirsten Boie)的《海盗摩西》中出现的女海盗是个例外。女士们不会出现在骑士城堡中。有一个系列故事中的“奇异又可爱的主角”要隆重预告并特别推荐给男孩子们,他们是“卢拉齐(Lulatsch)和豪德郝夫(Haudrauf)”。在针对稍大一点孩子的现实主义儿童读物中,故事都发生在学校,毫无疑问,在此期间小学生间的武力成为了主要话题。女孩子则在系列读物中沉浸入粉色闪亮的品牌世界。儿童文学家贡德尔·马滕克洛特(Gundel Mattenklott)如此描述:“喜爱流行读物的女生阅读群体将渐渐形成——这就像收集明星画片一样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也不会造成审美上的误导。”

儿童读物是不适合帮助那些半大孩子成长的,如第一次热恋、害怕尴尬的情况及如今过早出现的青春期。同时,让孩子在家庭和物质状况都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自我反弹,自主形成自信和有抵抗能力的人格,这也不大现实。儿童读物的发展正停滞不前,也就是说它面临着一些老问题。对于6至11岁的孩子来说只给他们一个用于消遣的“充满了无忧无虑的礼盒”是不够的,这种“礼盒”所提供的内容就像大部分“适合所有年龄的书”一样。儿童读物也应独具特色、与众不同地就相对较短时间(约5年)内的孩子成长进行研究,这样才能挖掘并留住感兴趣的读者。

合适的书是存在的,但是为了找到它们,成年购买者必须得到建议,才能找准方向。德国青少年文学奖的儿童读物奖项正致力于此。此外,在青少年文学委员会2009年的“儿童读物”推荐书目中,也有近150本为5至12岁孩子挑选的读物,并进行了批注。

—来自德国阅读基金会的观点
发言人:西蒙妮•恩米西博士(Dr. Simone Ehmig),

要问起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对儿童读物市场产生的影响,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它赢得了目标客户群和潜在购买者的目光。适合所有年龄的书需要一个适合所有年龄的环境。家庭就是这样一个理想的环境。家庭中至少有两代人,并同时存在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和儿童读物的目标客户群,唯一不同的是儿童读物使其中一代人特别感兴趣,而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则使所有人感兴趣。

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在家庭中会提供哪些机遇,需要哪些前提,又会受到哪些限制?通过关于家长和孩子对阅读态度和阅读社会化的全民调查,以上这些问题得以解答。在过去的两年中,阅读基金会下属的阅读与媒体研究院实施了一次民意调查。该调查得到了联邦教育和科研部、联邦家庭、老年人、妇女和青少年事务部、德国铁路股份公司及时代周刊的支持。
 
在德国每四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从不读书。与此相应的也就有四分之一的成年人从不读适合所有年龄的书,更别提读儿童读物了。有小孩子的家庭中只有略多于一半的家长经常阅读。42%的家长极少或根本不阅读。特别是父亲们很少读书。在父亲们不读书的五花八门的原因中,差不多有1/4是因为那些书的阅读内容对他们毫无用处。对于适合所有年龄的书来说,父亲们也是他们的一个潜力市场。为什么孩子们已经到了适当的年龄,有阅读的能力,而不能阅读那些成人们正在读的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呢?

阅读对孩子们来说是好事。在这一点上德国的家长都是意见一致的。但在他们的教育目的中阅读书籍只处在次要地位。只有约一半家庭中的父母会积极影响其后代的阅读态度。此外有些家庭中的家长只受过简单的形式上的教育,自己也极少或基本不读书,这些家庭在孩子的阅读社会化中会呈现特殊的“风险因素”。一个有细微差别的分析显示,如果家长们认真看待孩子,并让孩子们加入一些他们能参与的谈话,如果家长不只是朗读给孩子听,而是与他们一起读书,这种家庭中的孩子也能形成阅读的乐趣。这种分析结果给出一个信号,看起来出版诸如《Geolino》或《Mein Siegel》等书的出版社已经理解了这个信号:出版针对孩子的平面媒体,把它们和家长们的刊物栓在一块儿——如果家长也读这些刊物的话。类似的,适合所有年龄的书也有这个潜力:出版为各代人提供阅读材料,这些材料能让所有人都进行思考、讨论,让不同辈的人谈话交流。

《报告》结论

当适合所有年龄的书处在适合所有年龄阅读的环境中,它就能发挥其桥梁作用,这桥梁作用本绝不会对儿童读物这样的特殊年龄层产品有害或使其多余。家长、儿童和青少年都必须阅读这些书。如有可能家长必须朗读或传达书中内容。他们必须乐于交谈,为孩子们提供阅读的条件,为其自我发挥铺平道路。没有这些前提条件,不论是适合所有年龄的书还是儿童读物都会长期停滞不前。总而言之,为了促进阅读,要在这比较困难的阅读环境中建立全民阅读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