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同的习惯
2007-05-30

在德国,越来越多的中小学生借助于网络来填补他们知识的缺口。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书籍作为信息来源的价值已大不如从前。数码传媒工具越来越多的登上了中学生们的课桌,尤其与专业书籍相比,网络更是成为极具竞争力的信息来源。据少儿消费者分析表明:有三百五十万的六至十岁儿童在家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二百七十万儿童经常上网冲浪。

德国图书商报为此走访了德国一家少儿出版社社长柔登(Behrendt-Roden)。她认为:青少年上网数字今后会持续增长,这从他们对电脑的使用率上尤其明显的反映出来。15岁以上的中学生有百分之九十八在家使用电脑,而且平均每周使用时间达10小时。最新和最快的传输技术以及按时计价的上网收费方式也加强了这种趋势。

中学生上网主要是用来与其他人交流。其中最受欢迎的莫过于发送即时消息,简称作ICQ;大概百分之六十的上网时间都由此消磨掉了。这种类似于电报的交流方式,允许不同的人在相同的时间里直接的聊天交流,从而形成了他们自己的、新的、相对封闭交流圈。    他们写作业的时,顺便开着聊天的对话窗口,一旦出现有趣的聊天对象,就会闪电般迅速的给与回应。其次受欢迎的活动就是写电子邮件,以及上网下载歌曲和听歌。再次就是获取教育信息和新闻讯息了。

在谈到工具书可能遭受到的网络冲击时,柔登说,孩子们的时间压力确实在增大,但尽管如此并没有哪种传媒工具失去效用,包括书籍。将来也会如此。如果工具书能够很有针对性地面向某个目标群体,并充分的包括了青少年所要查找的东西,那么它还是可以很好的被应用于家庭作业中的。发挥书籍作为传媒工具的力量,并与数字传媒工具相结合来应用,这应该是一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但目前,使用词典的人数越来越少。网络的利用导致2006年在德国工具书的使用率下降了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传统的词典顾客群减少了许多。当然,同时青少年图书出版社的工具书也受到了影响。但针对不同的目标群情况却有所不同:虽然青少年词典呈现一种下降的趋势,但学龄前儿童以及小学生词典的销售额却有所增长。对于较小的儿童来说,书籍作为知识媒介的重要地位丝毫没有丧失,因为在这个年龄的群体中数字传媒工具仍然只扮演次要的角色。

不过,我们也不能因此而乐观地认为书籍在较小的儿童中仍然居于首要地位。这可能只是一种短暂的幻觉。毕竟网络使用者正越来越年轻化,以至于不久后对于小学生来说,网络的使用也变得跟书籍一样理所当然。依我所见,这种趋势不止对工具书,同样也会对儿童以及青少年专业书籍的销售同样会造成影响。

网络为后代们提供了哪些优势呢?柔登说,如果我们针对这个目标群体做一下调查,他们会列出许多网络的优势。在网上,人们可以很快地搜索想要的东西,你只需要给出一个简单的搜索名称。而如果没有网络,人们可能都不知道该从哪本书里能够查找这个词汇。迅速的进一步浏览可以告诉你想要的解释,这不止能够帮助人们准备报告或学校作业。被调查者的答案很通俗:青年人们宣称,要从他们房间里找出相关的书籍是很麻烦的,相比之下直接用鼠标点击对他们来说要快得多。
 
那么书籍会不会有一天被青少年淘汰呢?不,调查表明,面对网络的直接挑战,书籍在儿童和青少年心中还是很受重视,并且还是被经常的使用。它的优势尤其体现在与学校教材的同步。这些书籍被有针对性地编写成易于青少年理解的信息,并让他们能够直接的运用新知识。另一个值得一提的优势就是它的可移动性,即使是在城铁上或朋友家中,带上书籍也可以随时学习。

怎样才能提高书籍的吸引力?——这也正是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年轻一代根据他们不同的教育程度以及应用目的提供他们的所需。这说起来容易,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们不仅面临网络的竞争,还面临传统的学校书籍的竞争。一目了然的版式设计、清晰的行文结构、不同的文章类别,以及引人入胜的编排,这都会让读者们胃口大开的。

我们因此对书籍的未来并没有失去信心。我非常欢迎青少年们在网络中能够充分利用信息来源的多样化,同时也上传自己的信息和观点,并从中得到乐趣。就这点来说,网络作为信息传播工具似乎比书籍更为合适。我把网络或者说数字传媒工具看作是对一种信息来源的有趣的补充。若把书籍,软件,和网络几种传媒工具结合起来应用,学习会变得更加行之有效。也正是出于这些因素,我们的许多产品都倾向于将几种媒体混合,这也正是青少年们所期待的。譬如中学生杜登词典系列,我们网上在线的中学生词汇入门,以及附带CD的学校基础知识系列。这样,我们就不需要惧怕网络带来的竞争,反而可以借此开发新的产品形式。

王星编译自德国图书商报(Ganz andere Gewohnheiten von Ulla Behrendt-Roden / Boersenblatt, 174. Jahrgang , 15.Februar 2007, Heft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