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青少年阅读倾向
2006-05-19

克劳斯•威贝尔科先生(Klaus Willberg)-德国青少年出版社联合会主席谈德国青少年阅读倾向。

我把青少年读物中的有性别差异的文学理解为以男孩女孩的青春期心理状态为主题的青少年文学。这些书中,一部分是女孩们的专利,另一部分则是男孩们的专利,他们会在各自的书中重新找到自我。而我们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男孩和女孩是有所不同的。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男孩和女孩们关心的话题,就会发现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最为关注以下几个问题:
—友谊
—音乐
—爱和共同生活
但是,当我们再问到他们爱读哪些方面的书时,答案就和我们上面了解的信息大相径庭了:那些讲述爱、友谊和家庭的图书很受女孩们欢迎,但它们在男孩子们中却几乎没有什么市场。
这种差异引发了如下的一些问题:
—男孩子们谈论的话题和他们想要从书中读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吗?
—即使题目很有意思,爱和友谊在书中也不能引起男孩们的注意力吗?
—男孩们究竟了解不了解这类书?
—这类书是否存在供应不足的问题

从出版社的选题中可以看出,专门为男孩准备的文学读物会时不时地以单册形式出现,但是通常不会整个一个大选题都带有浓重的性别取向色彩。女孩读物也是同样的情形。但是,就我所知也有两个例外。
这两个例外是奥廷根出版社(Oetinger)推出的以贝尔特为主人公的系列丛书(安德尔斯·雅克布森(Anders Jacobsson) 和绥伦·奥尔森(Sören Olsson)目前共创作了13本同系列的书,第一本《贝尔特的灾难》( Berts gesammelte Katastrophen) 于1990年出版)和Thienemann出版社推出的《女孩禁区》(Für Mädchen verboten)系列(埃尔哈尔德·迪特尔(Erhard Dietl)的《生活布满荆棘》(《Das Leben ist voll hart》)和克里斯蒂安·奥莱曼(Christian Oelemann)的Bingo,Ingo于2000年出版,为这套系列丛书揭开了序幕,目前丛书中已经有24本上市了)。

这种系列读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男孩女孩来说相当重要,因为他们可以从书里找到他们期待着东西。
男孩比女孩读书少,这种看法已经得到了大家的公认。对于少儿图书图版社的出版商而言,他们可能会放弃男孩读物,因为男孩读物带来的经济效益比女孩读物带来的经济效益要低。但是,实际上市场上还是有男孩们的专门读物的,所以我们就会问到第二个问题,男孩们究竟了解不了解这类书,或者他们究竟有没有机会去了解这类书。

“我们不购进男孩图书,因为男孩们不读书。”一个女书商在回绝图书代理人时,曾经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个说法尖锐地说明,批评青春期的男孩们不读书很容易,然而做出能反映男孩们现实生活世界的好书却难得多。这种说法还说明,在青少年性别取向文学中,男孩读物还在介绍和引入方面存在着问题。女性在图书的介绍和引入上占据着主导地位,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很主观的看法。出版社的女编辑、购置图书的女书商或者图书馆女管理员、幼儿园的女教师、给孩子买书的妈妈,向青少年介绍图书的人主要是女性。

这也说明了性别差异问题——女性会排斥那些专门为男孩创作的以爱、友谊和性为主题的图书。这很可能会导致这样一种后果,作家们在作品朗诵会大获好评,但是接下来在教师办公室里则会举步维艰。

举个例子来说,青春期的男孩们偶尔手淫的比率为100%,经常手淫的比率为50%。鉴于这种情况,男孩们很需要从一本专为自己而写得轻松又愉快的读物上知道自己是正常。

我们首先要意识到,青春期的男孩们是群可怜的小家伙,在读书方面,他们远远不如女孩们解放。根据经验,我建议:
—图书介绍和引进者们,请跳出你们原有的圈子,重视一下男孩子们,透过表层看看更本质的东西——即使这会很难
—评论家们,请多给予这个主题一些关注
—女图书馆管理员和女书商,请组织一些男孩和女孩分开来的作品朗诵会,那样男孩们的表现同和女孩们在一起时地表现会有所区别
—请把男孩的书放得离女孩的书远一些,否则男孩们是不会靠近书架的
—阅读推进者们,请不要做笼统性的青少年工作,而是要将男孩和女孩区分开来
—出版商们,请为男孩们做一些书

但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在读书方面,如果大家还没有关心过我们的男孩子们,那么从现在开始,请给他们更多的关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