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的一个越来越年轻的书展—莱比锡书展
2006-04-04

 
从莱比锡书展回到北京,所遇到的中国人德国人都对我说:“听说今年的莱比锡书展非常成功,对不对?”我连连点头。没想到好消息也传的那末快。

莱比锡书展在3月16至19日举行。时值漫天飘雪,阴云满空,东部的德国好像还在一个冬天的童话里。然而,在53000平米的书展天地中,却是一个春天的世界:今年的莱比锡书展把重点放在推举年轻的作家,年轻独立的出版社上,整个书展趋向年轻化;而来自36个国家的2163参展商展示的全是春季新书。年轻的春天的柔和的气息弥漫在德国第二大书展上。

莱比锡书展是中东欧地区的一个重要书展,今年的国际展示重点放在斯洛韦尼亚和乌克兰。
乌克兰作家和翻译家Juri Andruchowytsch 获得了本届书展的最高奖项:15000欧元的欧洲理解奖。

作为欧洲最大的文学节,“莱比锡阅读”今年共举行了1800场活动,知名作家,演员,政治家,运动员,科学家都登台亮相,从书后走进读者的视野。整个高潮是在莱比锡地下古堡Moritzbastei举行的“莱比锡阅读长夜”,从傍晚18点进行到午夜,40余位德国文坛的后起之秀分散在古堡的不同房间里,同时地连续地面对密密麻麻的听众朗读他们的新作。这好像是一个新文学的party, 台上台下气氛热烈,颂者听者观者都专注而充满期待,令人心动。当最后一位作家读完最后一行,热烈掌声经久响起的时候,也是狂欢的开始。由德籍俄裔的“酷作家”卡民纳创意并当DJ开场的“俄罗斯迪斯科“把人从静带向动,无论是作家,还是编辑,出版社,还是年轻的学生,文学爱好者们都舞动起来,把文学节推向高潮。

就德国当代文学而言,在莱比锡最受关注的两本新书分别是Clemens Meyer的小说“往日梦想”和 Feridun Zaimoglus 的小说“蕾拉”。

与法兰克福迥然不同的是,莱比锡书展不是版权交易的场所,而是面向大众的图书盛会。就连大的出版社在这里租的也是小展台,重在参与,重在展示。今年的书展参观人数比去年增加了17%,达到126000人次。2500多名记者现场报道。书展的亮点是到处是年轻的好奇的面孔和征得大大的眼睛:许多中小学组织青少年来参加书展,不少中小学生还带着比和本子作记录和调查,把书展上观察到的新动态变成学习作业的一部分。在书展宽阔的空间中,有多出布置得温馨的朗读角落,这里,孩子们能舒舒服服地倚靠在沙发垫子上,聆听他们心意的作家亲自朗读自己的作品。此外,书展上还有一家美丽的儿童书店,在那里汇集了今春的儿童书精品。因世界杯足球赛临近,以足球运动为题的少儿书占了很抢眼的位置。

漫画区也是非常吸引人的去处,莱比锡书展的漫画发展成漫画迷心向神往的地方,而书展举办的“漫画才能发现奖”到目前是欧洲最大和最知名的漫画比赛,今年就有来自14个国家的2000名漫画家参赛。此外,莱比锡在享有阅读生命的同时,又被冠以“听书节”的盛名。原因在于,莱比锡书展的有声书展览成为被业界高度认可的一个亮点,做有声书的出版社和出书品种越来越多,有声书脱颖而出成为一个独立的展示板块。

莱比锡书展的另一个亮点是“世界最美图书”的颁奖盛会。这也是中国书籍装祯人士越来越关注的一个活动。由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举办的“世界最美图书”比赛,是国际上唯一的书籍艺术装祯的大奖。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最美图书也登上了这个国际舞台:2006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曹雪芹风筝艺术”获得“世界最美图书”的荣誉奖。

在莱比锡书展上,一股来自东方的风,由印度吹来。因为印度是今年十月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它把莱比锡书展作为自己的演习地。在书展头一天,印度成功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当晚在莱比锡古老雄伟的市政厅里,在印度古乐的陪伴下,印度驻德大使邀请德国政界,文化界和书业界的代表来参加招待会,领略今日印度的风采,结识随行的印度作家。所谓是春天的播种在莱比锡,期待秋日的收获在法兰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