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法兰克福书展世界同业交流培训项目有感
2006-04-04

 
在版权工作岗位上干了近2年,只知道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三大书展之一,从未听说过在书展举办的同时还有世界出版同业交流培训活动。直到2004年经过前《中国图书商报》的总编成三国先生的介绍,才开始留意这个奖学金项目。但是由于提出申请的时间太晚,所以当年未能如愿索偿。转眼到了2005年,经过德国图书信息中心(German Book Information Centre BIZ) 王竞 女士的再度引荐,我才在中信出版社的推荐以及业内前辈的推荐下得以顺利申请成功。

法兰克福出版同业交流培训项目是由该书展委员会主办的,旨在加强世界青年出版人的交流,增进各国出版界相互了解。每年的3月开始申请,当年的10月拉开序幕,历时大约10-12天左右,直到书展正式开始前。每次参加该项目的人约为20人的规模,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

2005年的交流培训项目历时12天。这期间,主办方为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17个国家和地区书业代表安排了紧凑和形式多样化的交流培训活动,包括相互间交流各国、各地区的出版业特点和工作经验,拜访德国各地有代表性的大、中、小型出版社,了解德国图书市场的特点和发展趋势,探讨德国书业固定定价体制,参观位于德国中西部的最大的分销中心,讨论活跃于世界各地的书探(Scout)对于出版业的贡献等。在这短短的12天中,不仅能够对世界各地的出版业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而且还与来自各地的同行建立了友谊,相互借鉴经验。

德国是世界上发达的图书市场之一,每年的新书品种在8万种左右,2004年的销售额达到91亿欧元的规模。相比起我国的430多亿元人民币的销售规模,大出了将近一倍的样子。尽管如此,德国同行还是略带遗憾地认为,近几年由于经济不景气,图书市场处在不断的萎缩之中。通过同期数据比较,传统的店面图书销售规模在下降,但是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得在线销售却得到了显著的增长。大型出版集团通过不断的兼并和收购努力扩展自己的势力,以此来控制对图书发行的话语权,小型独立的出版社则苦苦支撑,在细分市场领域寻找生存的空间。同时位于下游渠道的发行集团也在努力拓展店面和销售网络,以此来抵消出版集团的势力。

相比较德国出版业平均10%的退货率,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图书市场竟有着高达35%-50%的图书退货率。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编辑们每天要处理大量的选题信息,要向发行人员讲述选题的独特魅力和市场需求。即便如此,往往有心栽花花不开,大量的退货有时真让编辑感到伤心和迷茫。

而来自墨西哥的伙伴则用“高台跳水”来比喻来描述该国出版业竞争的残酷性。在墨西哥,出版业往往为少数几个大型出版巨鳄所垄断,小型的出版公司只能以难以想象的低折扣来获取图书的上架率。

在对当地出版社的拜访中,我发现通常小型的德国出版社只有6-7个人,每年出版图书也就是20种左右,同时兼营一些印刷业务来维持收支平衡。而大型的德国出版社约有70-100名员工,每年出版新书的品种达到700种以上。当我问及如何保持出版社对这么多图书费配资源保持盈利时,对方说并不是所有的图书都需要倾注精力。通常,只有40-50种图书需要出版社做大量的宣传和包装工作,而其他图书只要保持一定的销量即可。

而问到德国出版业的版权经理她的工作内容时,她介绍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将出版社的各种图书版权销售出去,包括平装书、精装书、口袋书、书友会图书版本、邮购图书版本等卖出去,一年下来大约要销售200多种图书版权。相比之下,作为国内出版社的版权经理,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购买版权上,而销售版权则只是一个副业。其实,更让我感叹的是,国外图书市场的发达和规范。一种图书能够以不同的版本进行版权销售,这已经是把图书版权做到了极致。难怪在国外,版权经理通常都隶属于销售部门,而在国内大多数出版社都放在了职能岗位上。这恐怕与我们当前的国内出版现状有关。稀缺的优质稿源、不规范的市场运作,盗版现象的猖獗,法制观念的淡薄,让我们的出版业只能徒享表面的繁荣。

在德国各地参观的间隙,我们这17个人也会经常交流工作心得。我发现全世界的出版人好像都是出于一种紧张忙碌的工作状态。他们往往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午饭只是三明治加咖啡就打发了。每天要处理大量的稿件,花大量的时间与作者进行沟通和交流。即便是在国外出差的旅途上,也要把稿件带在身边进行审读。即便如此,他们也依然很享受这次的培训机会,戏称这是一次休假。当然,17个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年轻人在一起交流也不仅仅限于工作,还会谈起各自的家庭、生活。谈到家庭时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他们工作的动力,也是他们摆脱紧张、疲惫状态的避风港。对于工作,他们也有各自的失落和迷茫;对于生活,有时也看不到方向。当被问到如果有一天不做出版了,将选择怎样的工作道路时,每个人都一脸迷茫。也许来自加拿大的代理人苏珊的回答最有代表性,“我想,我还是要做出版。尽管如此,我还是会选择出版行业,因为我真的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