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童话小说《文身狗》的“浓度和深度”
2017-12-15
























本文作者:李士勋

谨以此文,祝贺德国作家保罗•马尔80诞辰! !

《文身狗》是保罗•马尔(Paul Maar)的代表作,也是他的第一部童话小说。

保罗•马尔他在《谈阅读和写作》一文中说:“我知道,我在自己的故事中试图实现的许多东西,也许是大部分东西,都还没有被阅读的年轻人注意到,至少还没有意识到。年轻的、更多的是少年读者,他们最感兴趣的首先是故事情节的发展。尽管如此,对文本的细致加工也并非徒劳,因为这种工作赋予了文本以浓度和深度。”

这就是说,他的作品的“浓度和深度”尚未完全被发掘出来。这是文学研究者应该关注的问题。

笔者试图在这篇短文中谈谈《文身狗》的“浓度和深度”,也就是作品的内涵。

马尔童年时期被父亲限制阅读,1967年,他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他深知自己童年缺少什么,所以很清楚孩子需要什么。

这本书1968年出版之后,第二年即入围德国青少年文学奖,而且很快被选为学校的教材,进入学校课堂。这足以说明此书多么符合儿童的心理需求。

评论认为:“保罗•马尔的书精神内涵丰富,充满想象力,是理想的教材,不仅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同时也表现出从内容的充实走向深刻,能在教学中提供许多可能的关联。他的书很适合引导学生走进文学世界,其叙事形式和语言游戏方式,使教学内容显得更加丰富多彩。”

《文身狗》的结构:翻开这本书,我们看不到目录,在“故事中讲述的故事”标题下面列举了八个故事。

概括地说就是:文身狗和狮子的故事以及他们讲述的故事。因为小说使用拟人的手法,所以我们均以人物的他或她来表示。

他们一见面,狮子就问狗:“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到底是谁?”文身狗身上的图画刺激了狮子强烈的好奇心。当他听说狗身上的每一幅图画都是一个故事时,兴奋极了。他迫不及待地要求文身狗讲述那些图画背后的故事。

开始时,狮子老打岔,文身狗有些烦,在讲了一个故事后,就要求狮子也得讲一个。狮子只会讲一个故事,为了能够继续听故事,他只好献丑了,那以后也就不再插问,只是洗耳恭听,文身狗很满意,就主动地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最后,因为狮子说不清狗耳朵里的画中画之间的关系而生气走开了。没了听众,文身狗也百无聊赖地走了。这就是《文身狗》故事的大框架。下面,笔者综述八个故事的主要内容和突出特征。

有趣、幽默和讽刺是这本书的灵魂:虽然这些故事各自独立,但故事之间也有联系。在大部分故事中,猴子都在场。可以说猴子是第一主角,人、青蛙、猫、牛、驴、老鼠等等都是配角。细细品味这些故事,我们会发现“有趣、幽默和讽刺是这本书的灵魂”。

第一个故事前半部分讲两只猴子合谋施调虎离山计智胜坚果商人——人类的代表——顺手牵羊拿走了他的坚果口袋。坚果商人无可奈何,只能自认倒霉。猴子完胜了商人,表明猴子有时比人还聪明,或者说人有时比猴子还愚笨。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表现两只猴子互相欺骗,一个比一个机智。拿走口袋的猴子想独吞猎物,另一只猴子动脑筋想办法,拿回了他应该分享的一半。看来猴子与人类具有相同的秉性,也是可共苦不可同甘的生灵。在赛诗会上,两只自以为聪明的猴子却被一只青蛙骗得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他们捡到一板巧克力,在分享时意见不一,让青蛙钻了空子。青蛙说,那你们进行诗歌比赛,巧克力作为奖品,谁赢了归谁。结果赛诗会还没完,青蛙已经独吞了巧克力并跳入池塘深处,逃之夭夭。由此可见,山外有山啊,千万不要自作聪明!猴子会接受教训吗?不会接受教训是低级动物的特征。猴子还有一种秉性,喜欢捉弄别人。在猴子与老鼠的故事中,一只猴子为了排遣无聊,连续四天用椰子堵住了老鼠洞口;然后又凭借自己能上蹿下跳的本领,甚至敢于冒犯大象、犀牛和熊,最后却栽在臭鼬手里,弄了一身臊臭,而被欺负的老鼠看到那一幕,也借此实现了自己的“复仇”。在大与小、强与弱的较量中,显然没有常胜将军,似乎也证明了“因果报应”的普遍规律。

在“想当斑马的驴子”故事中,猴子为了能吃到香蕉,骗了驴子。驴子知道自己上当之后,自作聪明地想报复一下猴子,说他知道某处还有更多香蕉。他知道猴子不会游泳,过不了河,让猴子望着河对岸的香蕉园馋涎欲滴却吃不到香蕉,以此来报复猴子。驴子自以为大获全胜,没想到猴子用木炭画在他身上的条纹会被河水冲洗得干干净净。驴子以为达到了目的,却进一步暴露了自己的愚蠢。猴子垂头丧气地走开了,驴子也只能灰溜溜地返回家去。几次挫折之后,驴子终于不再想成为斑马。在魔法师的故事中,那两只聪明的猴子一只被变成了图画,另一只被变成看家狗。他在逃跑时又踩到魔法棒,并且中了魔法师的咒语,狗与图画合而为一,满身图画的狗就像文了身一样,故称之为“文身狗”。

与驴子的虚荣相似的还有小母牛:她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狮子说这是真人真事,不是道听途说或编造的故事。生为母牛本应好好吃草,长大产奶,可她偏偏想成为歌唱家和舞蹈家。可惜家庭再富有,也买不到优美的嗓音和婀娜的舞姿,她虽然很努力,但结果只能是尴尬收场,贻笑大方。这叫做缺乏自知之明。后来她移居河马群中,却立刻受到赞美!这意味着一切都是相对的吗?改变不了自身条件,那就换个环境,或许马上就会柳暗花明?

“猫怎么当上市长”的故事讲的是:猫弟弟勤快,好学不倦;猫哥哥懒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懒猫不爱运动、不爱学习,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根本抓不到老鼠,显然不是只好猫,但他的运气却好得不可思议!他不劳而获,就因为身上的毛色和条纹被误认为是老虎,躺在草地上就被人抬上轿子,前呼后拥地送进市政厅当了市长,过上养尊处优的生活;而勤快的猫弟,是一只好猫,却白忙活一场,连个工作单位也没找到!最后被狂吠的狗吓得蹿到树上。要不是狗饥渴难忍自动离开,他非饿死在树上不可。作者要借此嘲讽那些运交华盖的官僚吗?无论如何,这个故事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很荒诞,德才不是事儿,重要的是机会儿。不过这样的好事也是有条件的,除了自身条件还要有外部条件,那就是要有一群愚昧的市政参议!否则,再肥再懒也没用。所以,这个故事讽刺的对象就不仅仅是懒猫了。这个故事不但有趣、幽默,也辛辣地嘲讽和谴责了人世间的不平等。

狮子说他只会讲的一个故事是那个家喻户晓的格林童话《亨塞尔与格蕾特尔兄妹》的翻版。在他的这个故事版本里,巫婆改邪归正成了善良的化身,小兄妹则成了凶恶、狡猾、贪婪而又忘恩负义的孩子。这个故事似乎要说明:现实中巫婆不一定都坏,天真、纯洁、可爱的小孩,也会变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毕竟也是事实。狮子说,这是他亲耳听巫婆讲的。狗说,如果这一切合情合理,那他很想听听大灰狼讲《小红帽》的故事。因此,这个故事也可以做另一种解释!事实上,在历史上和现实社会里,像巫婆那样做了坏事,却编造出另一个相反的版本以欺世盗名的事情,古往今来还少吗?

不可忽略的还有:威风凛凛的兽中王狮子也是讽刺的对象。他大吼一声,地动山摇,所有的动物听见之后立刻从四面八方赶来,以为国王在召唤,甚至两公里之外的一只极乐鸟翅膀还没来得及张开就从树上掉了下去!——可见兽中王多么威风,他虽然老眼昏花,却还在统治着他的王国,虚荣到生怕别人看见他戴眼镜而失去威严。他的理解力已变得迟钝,表达能力更趋低下。最后,当他纠缠着非要听文身狗耳朵里的文身狗的故事时,却无论如何也理不清“文身狗左耳朵里的文身狗的左耳朵里的文身狗……”之间的关系,最后恼羞成怒,扬长而去。难道这不是任性的大人物们的缩影吗?

读者在阅读中获得了笑声和愉悦,静下来时,一定会反复咀嚼、思考并回味,问问自己他们中谁更聪明?谁更愚蠢?谁更虚荣?几乎所有的动物都那么自负、虚荣,五十步笑百步的例子不胜枚举。

另外,这本书反复提出相同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狮子这样问文身狗,猴子这样问树懒、问鹦鹉;驴子问斑马、问猴子……这是一个多么深奥而又带有人生哲学意味的问题啊!

除了故事情节之外,引人入胜、特别吸引少年读者的,当属那些跃然纸上的动物形象,非常符合儿童的好奇心。人成了配角,整本书中,包括仅仅提及的人一共只出现五、六个:一个坚果商人,一个皮货商人,一个老巫婆,一对凶恶的小兄妹和一个魔法师,而动物却多达36种,他们是:狗,狮子,猴子,长耳鸮,猞猁,牛,驴,青蛙,老鼠,猫,老虎,斑马,鸟,鹦鹉,树懒,沙鼠,沙漠甲虫,大象,犀牛,棕熊,臭鼬,跛脚鸭,狐狸,鹿,河马,蜗牛,松鼠,极乐鸟,鹬,鹅,啄木鸟,猫头鹰,双峰骆驼,皇冠鹤,鱼和刺猬,可能还有遗漏。

合上书本,闭上眼睛,那些动物会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而整本书的叙事结构首尾呼应,天衣无缝而又层次分明。从文身狗缓缓走来,到文身狗慢慢远去,读者会恍然大悟,原来文身狗不是狗,而是那两只猴子的化身。结尾处,狗远去的方向,就是开篇文身狗走来的方向。

少年读者多关注故事情节,成年读者会品味故事的深层含义——即作品的“浓度和深度”。随着年龄的增长,读者会逐步走向深刻!

相信读过《文身狗》、今天已成为大学生或者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当时的少年,重读《文身狗》时定会有许许多多感慨!

谨以此文,祝贺作者保罗•马尔80诞辰!祝他身体健康!

祝愿他继续为德国和全世界读者提供更精美的精神食粮!

2017年10月31日于北京

本文作者:李士勋

德国著名作家保罗•马尔的生平、著作及获奖情况